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潘诚晨的决然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潘诚晨的决然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强扭的瓜不甜,小肆,我不想跟你对簿公堂。”

潘诚晨平静地看着小肆儿说道。

“真的要离婚?我哪里做错了,或者我哪里没有做好,你告诉我,我改行不?请不要跟我离婚,你知道,我是那么地爱你。”

小肆儿哀求地看着潘诚晨说道。

潘诚晨嘴里的这“离婚”两个字,让小肆儿听着心都碎了!

小肆儿真的好爱好爱潘诚晨,一直想着跟她白头偕老。

可现在,结婚都还没有两年时间,潘诚晨竟然就要跟自己离婚,这让小肆儿难以接受。

“不要这样,我们真的结束了,与其这样彼此都煎熬,真的不如离婚,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潘诚晨心一横看着小肆儿说道。

一日夫妻百日恩,要说对小肆儿没有一点感情,那可是太假了。

当时选择嫁给小肆儿的时候,就是因为自己喜欢他,才要嫁给他的。

可是随着自己接触成功的男人越多,潘诚晨越觉得小肆儿没有用,没有本事,又不懂得浪漫。

平时自己生日,过情人节,别的男人都给自己送花,送礼物,还约自己出去吃饭,看电影。

虽然潘诚晨都拒绝了这些成功男人的邀请和礼物,可长时间下来,潘诚晨还是有些心动。

跟那些成功的男人比较,自己老公小肆儿就差的太远了。

那些人不是上市公司的老总,就是地方政斧的年轻有为的官员。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都很有情调,还很懂得浪漫,是真心地关心自己的。

“真的要离婚吗?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小肆儿痛苦地看着潘诚晨说道。

“我们真的结束了!别闹了大家开开心心地离婚不是挺好的吗?”

潘诚晨说道。

“开开心心地离婚?”

小肆儿一脸绝望地看着潘诚晨,沉默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说道:“如果……如果你觉得跟我离婚你会开心的话,我答应你!”

爱一个人,就是希望她幸福,既然潘诚晨觉得跟着自己一起生活,她过得不开心,不幸福,小肆儿也不再强求了。

强扭的瓜不甜,既然自己爱她,就需要学会放手,让她追求她的幸福去。

“谢谢!”

潘诚晨感激地说道。

真的没有想到小肆儿会这么爽快地答应跟自己离婚,这让潘诚晨有些意外。

不过潘诚晨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最起码的能这样心平气和地离婚,少了很多事情,也少了很多麻烦。

更加不会闹得沸沸腾腾,潘诚晨真的不想跟小肆儿对簿公堂啊!

“只要你幸福就好!”

小肆儿情绪落寞地说道。

“对不起!”

面对情绪低落的小肆儿,潘诚晨歉疚地说道。

其实小肆儿对自己真心不错。

结婚后,什么都听自己的,对自己也很宠,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可惜……

潘诚晨顿时也有些迷茫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怎么样的男人。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一个初中文化的农村汉能娶上你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本来就是一种奢望,谢谢你陪我一起度过一年多的美好时光。”

小肆儿痛苦地说道。

正如自己母亲说的,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吼不住漂亮的媳妇,娶这么漂亮的媳妇,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对不起!”

面对这样的一幕,潘诚晨除了说对不起,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自己真的对不起小肆儿,他是一个不错的男人,真心对自己好的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潘诚晨有些后悔了!

“要不就不离婚了?”

不过这个念头恍惚了下,潘诚晨就摇摇头。

这小肆不是自己想要的男人,这样的日子也不是自己想要过的日子。

虽然已经衣食无忧了,日子过得也还好,可是潘诚晨不满足于这些。

潘诚晨觉得自己还有更高、更好的追求。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小肆儿收拾下悲痛的情绪,看着潘诚晨问道。

自从结婚以来,潘诚晨不是一直都认为自己不够男人吗?

这次自己男人一回!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下午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办完离婚手续,我就搬出去。”

潘诚晨说道。

难得现在小肆儿答应得这么爽快,潘诚晨担心会夜长梦多,明天小肆儿就会反悔。

“好,我去拿户口本!”

小肆儿说道。

“不需要户口本,我户口没有迁过来,离婚不需要户口本。”

潘诚晨说道。

“有个东西给你!”

说着,潘诚晨用钥匙打开抽屉,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小肆儿:“这是你的钱,我全部还给你。”

自从结婚,小肆儿的所有钱都交给潘诚晨管了,每一个月也就是给小肆儿两百块钱的零花钱。

这次离婚了,潘诚晨准备把这钱全部还给小肆儿。

这样自己跟小肆儿算是两清了。

“哦!”

小肆儿木讷地接过银行卡往口袋里一放,就没有啃声了!

“那我们准备下,等会开车去民政局。”

潘诚晨说道。

虽然潘诚晨在叶荣耀的基金会才干一年多,但基金会的优厚待遇,让潘诚晨也有属于自己的小轿车了。

在这一点上,潘诚晨的收入确实是比小肆儿多。

“好,那我先下去了!”

小肆儿点点头就出了卧室。

……

“怎么?又被她骂,我说你……”

见小肆儿情绪低落地从楼上下来,小肆儿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