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赐姓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赐姓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请主人给我赐姓!”

说着,吉田飘月就跪在叶荣耀面前。

叶荣耀也被吉田飘月这一下给弄懵了,反应过来,急忙对她说道:“你快起来,这里是机场,很多人看着呢。”

“请主人给我赐姓!”

吉田飘月倔强地看着叶荣耀。

“你……”

叶荣耀现在有些后悔答应让这吉田飘月给自己当丫鬟了,这来不来就喜欢下跪,还这么倔强,以后有自己头疼了。

“飘月你先起来吧,什么事情等回家再说。”

柳箐箐也开口对吉田飘月劝道。

“请主人赐姓!”

吉田飘月还是倔强地跪在叶荣耀的跟前求道。

赐姓是姓氏的主要来源之一,早在氏族社会的神话传说时代就己经出现了。自秦汉以来,赐姓现象越来越普遍,唐五代规模之大、范围之广。

赐姓即皇帝赐给臣民姓氏,是古代统治者用来维持和加强统治的手段之一,后来慢慢地有钱有势的家主也给自己家的家奴赐姓,以示恩宠。

只是叶荣耀没有想到这吉田飘月会闹这出,竟然要自己给她赐姓。

“好了,你就跟我姓好了,姓叶。”

叶荣耀想了想,无奈地说道。

自己的性格已经够倔强的了,没有想到这个吉田飘月的性格比自己一点都不差。

“谢谢主人,从今天开始我就姓叶了,以后我就叫叶飘月。”

吉田飘月在向叶荣耀跪拜了一下后,开心地说道。

“好了,走吧!”

见很多人目光都盯着自己这边看,叶荣耀无奈地说道。

这都被人当猴看热闹了。

……

等飞机在京城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老师!”

“叶教授!”

“叶院长!”

叶荣耀他们刚刚走出通道,立即有一群人迎了过来。

“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

叶荣耀有些吃惊地看着这群来接机的人。

毕竟这些可是凌晨两点钟,按时间算的话,现在大家应该都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着呢。

而且叶荣耀在回来之前可是交代过,回国的事情,不要跟国内的人讲,免得大半夜的有一大帮人接机。

尤其是那些记者,叶荣耀可不想上什么新闻。

像叶荣耀这样身份地位的人物,都不想上新闻。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名气大了,这麻烦事情叶多了。

这一两年,叶荣耀可是深有体会啊!

“叶教授,祝贺你带队赴日笨参加交流会圆满完成任务,我可是听说了,那些外国医学专家都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啊,你可是咱们解放军总医院的功臣,是咱们华夏医学界的骄傲,别说现在是凌晨两点钟,就是一个晚上不睡觉,咱们也得来接机。”

徐克明激动地对叶荣耀说道。

这么多年了,解放军总医院这次总算在国际医学交流会上终于扬眉吐气了,这徐克明能不高兴吗?

“我可不是什么大功臣,这大功臣在这呢。”

叶荣耀指着身后的欧阳倩倩对大家说道。

“对……对,欧阳医生可是咱们医院的大功臣,欧阳医生,我代表解放军总医院谢谢你!”

徐克明越过叶荣耀,跟欧阳倩倩握握手,感激地说道。

“院长你过奖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欧阳倩倩谦虚地说道。

“欧阳医生,你的医术在咱们医院,那是有目共睹的,你可不能学你老师那么谦虚,过分谦虚就不好了!”

徐克明笑笑地说道。

这次代表团参加国际交流会的情况,徐克明都知道了,自然也清楚这欧阳倩倩的功劳。

现在徐克明真的很庆幸把叶荣耀请到解放军总医院当中医院院长,要不然的话,医院也不会有欧阳倩倩这么多优秀的人才到来。

“有什么事情,咱们能明天再说吗,太晚了,我们还要回去睡觉呢。”

叶荣耀看了看被柳箐箐抱着熟睡的嘟嘟,对徐克明说道。

现在都凌晨两点半了,正是人最犯困的时候,不要说小孩要睡觉,叶荣耀自己现在都犯困厉害。

“是太晚了,看我高兴的都忘了时间了,咱们明天说,明天说,荣耀,我们从另一个出口走。”

徐克明拉着叶荣耀往出口里面走。

“怎么往里走了?”

叶荣耀有些疑惑地问道。

“外面都是记者,不换个出口走的话,要被记者们给堵住了。”

徐克明说道。

“记者?记者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这个时间回来。”

叶荣耀有些疑惑。

“现在的记者厉害着呢,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都能第一时间知道,你们在日笨参加交流会的情况,都已经在国内报道了,都在国内出名了,这些记者几个小时前就在这飞机场出口等着呢。”

张缅淮笑笑地说道。

“在交流会上出风头的可不是我,是欧阳倩倩,我估计这些记者在等她呢。”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因为叶荣耀的身份特殊,在国内的新闻里,对于叶荣耀的新闻报道是要经过相当级别的审批后才能播报的,所以现在在国内的新闻报道里基本上不会出现叶荣耀的名字。

“你啊,就是太低调了。”

徐克明笑笑地说道。

“不低调不行啊,谁让我们是医生呢,这太高调了,这天天有人上门找你看病,累都能累死,我这么年轻可不想英年早逝。”

叶荣耀开玩笑地说道。

“反正你都有理,说不过你。”

徐克明摇摇头无奈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