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八七十七章 作死?

第一千八七十七章 作死?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川口先生,还希望你给我一点面子,不要在这里闹事。”

那位带队警官皱着眉头对川口督史说道。

“你算老几啊,老子干嘛给你面子,我告诉你,这事情你们最好不要插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得罪我们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川口督史根本就不把这几个日笨警察放在眼里,还开口威胁道。

听川口督史这话,那位领队警官顿时变了脸色!

很明显这位领队警官很忌讳这川口督史。

“要打架找个偏僻的地方,不要在这里打架,这里是闹区,事情闹大的,对谁都不好。”

那位领队警察明显畏惧川口督史这群人,竟然退宿了,不想管这事情了。

他们都是当着叶荣耀的面说这些话的,叶荣耀和柳箐箐当然也听见了。

“老公,这些日笨警察怎么可以这样!”

柳箐箐难以置信地对叶荣耀小声说道。

“这日笨暗势力很强大,警察也怕他们,不奇怪。”

叶荣耀表情没有什么变法,反而越来越诡异地平淡了起来,心中冷了下来。

有些人是自己活得不耐烦,叶荣耀自然成全他们。

“把他们带走!”

川口督史也明白这里是闹市,事情弄大,上面追究起来,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准备让人把叶荣耀和柳箐箐带走到别处处理。

“老婆,帮我拿下衣服。”

叶荣耀不紧不慢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交给柳箐箐说道。

柳箐箐嗯了声说道:“老公,你小心点。”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有事的是他们。”

叶荣耀说完,活动了活动胳膊和膀子,慢慢将手腕上的袖子往上挽了挽,这是准备动手了。

要不是四周都是监控,还有围观的人们,叶荣耀都不需要这么麻烦,几下子就能把这群人都给打趴下。

不过因为有太多人看着,还有那么多的监控,叶荣耀也不想表现的太出格,免得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有些麻烦是很烦人的。

“这人太嚣张了吧!”

“麻痹的,这小子还敢跟咱们动手?”

“找死!”

这群人见叶荣耀将手腕上的袖子往上挽了挽,准备跟他们对干,顿时火大了。

要知道自己这边这么多人,一般人这时候早就吓得跪地求饶了,这人倒好,还敢对一个人挑战自己这么多人,简直活腻了。

这下可惹恼了这群人,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青年男子抡起了手里的棍子,“砰”地一下就重重打在了叶荣耀的脑袋上。

这一下太狠了,随着“砰”的一声响,那木头棍子都断了开来,当啷掉在地上!

顿时场面一静。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人的脑袋竟然比这木棍硬!

“呵呵呵……”

这时候,叶荣耀笑了,笑得毛骨悚然地动了动自己的脖子和脑袋,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那个样子,让人看着发毛!

……

被打了!

自己头上竟然被打了一棍子!

叶荣耀都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多久没挨过棍子了?

好像自从得到过“懒人系统”之后,就没有挨过棍子了,因为自己变的太强了,别人甚至都还没有靠近自己身子,就被自己给放到了。

叶荣耀从小就不是一个乖宝宝,打架斗殴是寻常事,只不过娶了老婆后,就很少主动跟人打架了。

这突然挨了一棍子,叶荣耀心里面生起了一种久违的兴奋和激动。

“老公,你没事吧?”

柳箐箐回过神来,站在远处关心地大声问道。

“老婆,我没事。”

叶荣耀对柳箐箐摆摆手说道。

那一棍子,也正是像叶荣耀说的那样,他确实一点事都没有,别说这种小木头棍子了,就是铁棍子也休想伤到叶荣耀分毫。

铁布衫大成的叶荣耀,完全已经是刀枪不入的金刚之身了。

这一棍叶荣耀不生气,甚至叶荣耀很高兴。

这棍子打得好啊!

打得太好了!

等会自己就算把这群人都打残了,自己都有理由了!

自己这是正当防卫啊!

就算是正当防卫过当又能怎么样?

自己可是有身份地位的,还次还是受日笨官方的邀请来日笨参加交流会的。

竟然在日笨街头遭到混混的殴打,边上的警察还光看着不管事,这事情到哪里说理,都是日笨方面的理亏。

甚至叶荣耀怀疑自己把这群人全杀了,这日笨方面无话可说。

毕竟自己背后可是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存在。

当然这种杀人的事情,叶荣耀可不想在这么多围观的人面前做,那样有损自己的光辉形象。

远处围观的人们和那些想出面阻止又不太敢的日笨警察看着叶荣耀那一脸笑眯眯的表情。

实在想不明白这人被挨打了,还能这么开心。

被这么多人围着要揍他,他还这么高兴?

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大家都看到了,是这些人要动手打我的,都用木棍打我的头了,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这事情也不是我引起的,手儿也不是我先动的,不管接下来出了什么事,我都是正当防卫,迫不得已的啊!”

叶荣耀见自己对面这群人都傻愣愣地看着自己,顿时大声地喊道。

围观的人们顿时:“……”

那些警察们也:“……”

这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说这种风凉话,真的让大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川口督史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