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八七十章 中毒

第一千八七十章 中毒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老板……”

南宫紫嫣几女感动地看着叶荣耀。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如果谁的检讨不深刻,我不满意的话,谁还必须继续面壁思过。”

叶荣耀说了声,就回卧室顺手把这卧室的门也关起来了。

“紫嫣姐姐,我姐夫就是面冷心软的人,看,他还是舍不得罚你们面壁思过哦。”

柳兮兮开心地对南宫紫嫣她们说道。

“不,老板他惩罚我们是对的,是我们没有做好警卫的工作。”

南宫紫嫣摇摇头说道。

现在南宫紫嫣还非常自责,作为警卫队的队长,这次事情自己的责任是最大的。

自己就不应该让陌生的人靠近,还让他跟自己这些人说那么多的话。

“紫嫣姐,我觉得这事情还真的不怨你们,谁知道那个坏人那么狡猾,竟然抽的烟是迷烟。”

柳兮兮摇摇头说道。

“坏人都狡猾,不狡猾,就不是坏人了,这不是我们可以找的借口。”

马钰说道。

“好了,我们赶紧回房间写检讨吧,大家都要深刻反思这次事情中我们的错误以及以后如果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南宫紫嫣对其他几位警卫说道。

……

“吉田厅长,你相信他的话?”

从酒店里出来,原野侍郎有些不满地看着吉田正一说道。

在原野侍郎看来,那个叶荣耀教授简直就是满嘴的假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相信的。

要不是他身份特殊,原野侍郎早就带他去警局协助调查了。

只要进了警局,各种手段下去,原野侍郎就不相信这个叶荣耀教授会不吐真话。

在原野侍郎看来,对于这些华夏人就不应该客气。

“人家叶教授可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医生,是世界名人,应该不会撒这种低级的谎言,再说了,我们去医院去测试一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吉田正一摇摇头说道。

毕竟在吉田正一看来,叶荣耀既然都这么说了,他肯定是有他的依据,应该没有骗自己这些人。

至于为什么仪器设备都检测不出来这毒性,这也可以理解,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未知的毒物,现在的仪器设备检测不出毒性。

在这一点上,一直在医疗阵线上工作的吉田正一还是很理解的。

再说了,现在去医院测试一下,不就是什么都知道了吗?

不过吉田正一现在心里最惦记还是叶教授说的那个药物,心里想着怎么才能弄到一颗。

至于叶荣耀说的,那几乎可以起死回生功效的药物没有的话,吉田正一根本就不会相信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吉田正一很理解叶教授担心什么,哪怕自己有这么厉害的药丸,自己也会当宝贝一样深藏不露,绝对不让别人知道自己手上有这等宝贝。

“这倒是!”

原野侍郎点点头说道。

半个小时后,吉田正一一群人来到了冬京医院。

“尸检的结果都出来没?”

吉田正一对东京医院副院长小本原子问道。

“都出来了,这些死亡的原因基本上都是一致的,甚至的致命人体部位被未知微小的物质击穿造成的死亡。”

小本原子说道。

“人体的致命位置被瞬间击穿的话,会立即失去知觉晕倒吗?”

原野侍郎问道。

“这是要看伤口的,伤口越小,人体越不会瞬间失去知觉,这跟子弹贯穿人体心脏或者脑袋一样,人不会立即死亡,有几秒,几十秒,甚至更长的时间还保持清醒,身体情况跟正常人无异。”

小本原田解释道。

人体的生命力也是很旺盛的,只要不是被一下子炸个稀巴烂,一般情况下不会立马死掉的,会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的。

在缓冲期里,这人看起来跟正常人没有区别。

二战时期,曾经就有人心脏中子弹后,自己都不知道,还能活蹦乱跳地走动,跟别人聊天,好一会儿才突然倒地一命呼,大家才知道他中子弹了,子弹还击中了他的心脏,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中子弹了。

“那如何解释他们进入警戒区内一下子就晕倒,毕竟像报告说的那么微小的伤口,根本不可能让人立马就倒地晕死过去。”

吉田正一说道。

“这也是我们感到奇怪的原因,除了这个致命伤口,我们没有再其它任何致命的伤。”

小本原田说道。

毕竟如果就从这伤口的情况看,根本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根本就不符合人体的正常反应。

“你现在就去找一只狼狗过来。”

吉田正一对身边的一位助理说道。

“嗨!”

……

十几分钟后,这位男助理带来一只大狼狗过来,这是一只看起来非常凶猛的狼狗,吓的屋里好些女医务人员脸色都变白了。

“去他身上割一块肉喂这狼狗。”

吉田正一指着一位死者,对边上的一位医务人员说道。

“这……”

这位医务人员有些犹豫了。

毕竟这人都已经死了,这还要割他的肉喂这狼狗,这也太残忍了吧,也太不人道了。

“吉田厅长……”

小本原子脸色也变了,疑惑地看着吉田正一,主要是这割死者的肉喂狼狗,这要是传出去,对冬京医院的影响可大了,甚至可以说严重影响冬京医院的形象。

毕竟这里人这么多,人多嘴杂,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管不住嘴,把这事情给传出去的。

“按我的要求做,出事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