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八五十三章 疯了

第一千八五十三章 疯了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撞上了人?”

吴怀运的话,可把李小花和马燕给吓坏了,反应过来后,大家急忙打开车门下车出去看看。

“呜呜呜……我的儿啊!你可千万不要死啊!”

李小花他们一下车,还没有来得及看被车撞到的人,不怎么从哪里窜出一群人来,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抱着那个被车撞到在地上的年轻男子哭泣道。

“你撞死我们家肖凯了,我跟你们拼了。”

这群家属见吴怀运从车上下来,其中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冲向吴怀运,那个架势是准备跟吴怀运拼命。

“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冲动。”

李小花急忙拦住这年轻女子说道。

“呜呜呜……你们把我老公给撞死了,还怎么好好说,呜呜呜……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年轻女子哭泣道。

“也许还没有死,咱们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马燕急忙说道。

“没死?”

年轻女子看向马燕骂道:“被你们这车撞这么严重,就算是不死,也要残废,这家上有老,下有小的,这日子怎么过啊,呜呜呜……呜呜呜,你这个天杀的,怎么开车的……”

“你们是碰瓷的吧?”

李小花越看越这群人的架势不对劲,怎么跟自己以前碰瓷的架势一样啊。

“啥……你们撞死人了,还诬陷我们碰瓷,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你们还有没有良知了。”

“太可恶了,竟然说我们碰瓷!”

“报警,我们要报警,我们不要赔偿,我们就要让这个人牢底坐穿。”

……

李小花的话顿时激怒了这群家属,这群家属立即嚷着不干了,要告吴怀运牢底坐穿了。

可是越是这样,李小花越是断定这群人就是碰瓷的,因为这些人玩的这些招数,都是自己曾经玩过的。

在碰瓷方面,自己可以说是他们的前辈,是他们的老师,是不是碰瓷自己只要观察几眼,就能看出来。

别看那个抱着伤者痛哭的老妇女哭的很悲伤,可是一颗眼泪都没有,那哪里是像死了儿子啊。

就算是家里死了一只猫儿,也比这强多了。

“好了,你们不要再演戏了,我以前也是干这行当的,就你们这样的演技,骗不了我,你们还是换别人去碰瓷吧。”

“对了,那位妹子,麻烦你下次抱着你儿子哭的时候,在眼睛上抹点辣椒水,这样的话能流点眼泪,看起来真实些,现在这样死了儿子,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明眼的人都看出来,你们是碰瓷的。”

李小花看这一群碰瓷的,得意地说道。

就这演技,还玩碰瓷,这水平也太差了吧,根本就不专业啊!

“死老太婆,你瞎说什么啊?谁……谁碰瓷了!”

“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别以为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就可以乱说话了。”

“撞死人了,你们还有理了?”

“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群家属顿时不满地对李小花骂道。

“怀运,马燕,咱们走,这群人就是碰瓷的,甭管他们。”

李小花对自己孙子和孙媳妇说道。

对于这些碰瓷的,就不能理会,你越是害怕,他们越是得寸进尺。

老实人、怕事的人,是这些碰瓷者最喜欢碰的人,这些人一般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多少钱,反而最好讹钱。

“啥,把人给撞了,就这么想跑了,没门。”

一听李小花她们要走,这群碰瓷的立即不干了,马上把李小花她们给围住不让他们走。

“你们让开,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吴怀运不客气地喝道。

“反了,这开车撞人的,还有理了!”

“就是,现在这些有钱人开起车,就不把咱们这些穷人放在眼里了,好像我们这些人撞死也是白撞了。”

“想走没门,今天不给个说法就别想走了。”

这些碰瓷的人多势众,自然不会被吴怀运这两句话给吓到的。

“你们再这样,我们可要报警了。”

马燕急忙说道。

“报警啊,你们把我们的人给撞伤了,我们还怕警察不成,等警察来了,看看最后倒霉的是谁。”

“就是,不知道这里是单行线吗?竟然逆向行驶,现在撞人了,还有理不成,就算交警来了,这主要责任还是你们。”

“来啊,赶紧报警啊,我们还等着交警过来处理事故呢。”

这些碰瓷有恃无恐地说道。

碰瓷也是有讲究的,首先选择下手的大部分是开普通小轿车的,开普通小轿车的人基本上都有些小钱,容易讹到钱。

当然开大货车的司机也是有些小钱的,可碰瓷者是不会傻乎乎地去碰大货车的,大货车车身重,难刹车,只要被它撞上绝对死翘翘,平时开车,大家都躲着大货车,更不要说找大货车碰瓷了,那简直就是找死。

其次就是选择那些违反交通规章行驶的普通小轿车,因为它违法行驶,只要出交通事故,绝对地负主要责任。

而且这种有违反交通规章撞人的司机,往往为了逃避交警的处罚,喜欢赔点钱了事。

“我跟你们说,我以前也是碰瓷的,你们是骗不了我的,赶紧让开,不让我可报警抓你们了。”

李小花说道。

李小花跟她丈夫组团碰瓷十几年,没有想到急流勇退二十年后,竟然遇上碰瓷的了,这些碰瓷的,还碰到自己家里了。

“谁碰瓷了,别他玛地乱说。”

“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