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八四十七章 活过来了

第一千八四十七章 活过来了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想要干嘛?”

看着叶荣耀提着大铁锤向自己这一群“家属”走来,中年男子吓了一跳。

“我救人啊,都让开,不要妨碍我救人!”

叶荣耀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道。

“你休想伤害他们,我绝对不允许伤害他们的。”

“对,绝对不能让他伤害小吴和兰兰。”

“小吴和兰兰人都死了,绝对不能再遭受这样糟蹋。”

“想要伤害小吴和兰兰他们,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

这群“家属”立即拦住叶荣耀,不让叶荣耀靠近那两个年轻的死者。

“什么叫伤害啊,你们会不会用词语啊,他们都死了,我还伤害个毛球啊,我这是救他们,是要起死回生,懂不?”

叶荣耀白了这一群人说道。

“别说那些好听的,我这辈子都没有听谁说过,这砸碎脑袋,还能缝上活过来的。”

“你这是要毁坏尸体!”

“就是,你当我们是白痴啊!”

这群“家属”看着叶荣耀怒道。

“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上,你们不试试,怎么就知道我不可以救活他们呢,古人都说了,置之于死地而后生,他们现在死了,要想要再活过来,只能使用些特殊的方法,砸碎脑袋看似残忍,其实是非常有效果的。”

叶荣耀劝道。

按叶荣耀的性格,不会跟他们这么多废话的,不过为了某些目的,叶荣耀才选择跟他们这么多废话。

“我们不赌了,你赶紧走。”

中年男子盯着叶荣耀看了一会儿,沉着脸说道。

现在这事情,跟开始的预谋完全不一样,再这样下去,事情可能就要搞砸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弄不好煮熟的鸭子都要飞了。

“现在说这些晚了。”

叶荣耀摇摇头,提着大铁锤就走了过去。

“你……”

叶荣耀长的人高马大的,手上又拿着大铁锤,顿时把那群家属给吓到了。

“你不要过来!”

“虽然他们死了,但你用大铁锤砸他们脑袋,那是违法的,是要受法律严惩!”

“再过来,我们就不客气了!”

见叶荣耀一步步逼近,这群“家属”顿时慌了神了。

叶荣耀不管这些人,一步步地走过去。

“给我打!”

见叶荣耀来真的,中年男人怒了,立即对边上的人喊道。

虽然恐惧叶荣耀的战斗力,这时候大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毕竟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叶荣耀过去砸小吴和兰兰。

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这群家属,叶荣耀冷笑地迎了过去。

“嘭!”

“啪!”

“啊……”

“哎呦……”

随着一声声惨叫声,围观人都看傻了。

“我不是在看电影吧?”

“好厉害啊!”

“太酷了,简直就是霍元甲在世啊。”

“太快了,竟然没有一招之敌!”

“功夫,这才是真正的华夏功夫。”

“太厉害了,太帅气了!我要是有这么厉害的男朋友该多好啊!”

……

见叶荣耀三两下就把这一群所谓的“家属”全部给打趴下,围观的人们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吃惊地议论着。

尤其是那些正处于青春期的小姑娘,各个都眼冒金光,有种把叶荣耀给生吞的冲动。

还好叶荣耀背对着这些小姑娘,看不到这些小姑娘的眼神,要不然肯定会被吓到的。

把这些碍事的“家属”全部打趴下后,叶荣耀提着大铁锤来到这两具年轻的尸体前。

“先砸这男的,还是砸女的呢?”

叶荣耀拿着大铁锤在这两具尸体头上来回比画着,犹豫着要先砸哪个的脑袋。

“先砸女的的,女士优先!”

叶荣耀犹豫了下,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要,不要砸我!”

突然,原本倒在地上的女尸体突然坐了起来,惊恐地大声喊道。

“啊……”

“活了?”

“怎么就活了?”

“不是说停止心跳、停止呼吸了吗?不是说已经死亡了吗?怎么就活过来了呢?”

“这铁锤都还没有砸下去,就活过来一个人了,这也太奇怪了?”

“难道……”

围观的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愣住了,有些不明白这刚刚被医生给判断死亡的人,怎么就这么活过来了。

“咦,这铁锤都没有下去,就活过来一位,看来我这铁锤下去,这个男的也能得救。”

叶荣耀一副吃惊地说道,手上的铁锤高高举起,准备砸这男尸体的脑袋。

“停……停……”

原本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尸体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自己头上方的大铁锤,急忙大声地喊道。

“这都还没有砸脑袋呢,怎么就活过来了,这跟我想的不一样啊。”

叶荣耀举着大铁锤一副不可思议地说道。

“那……那个……你能不能把这大铁锤拿开啊?”

浑身是血的男青年不安地对叶荣耀说道。

这么大的铁锤就在自己的上方,男青年看着恐惧害怕啊。

这要是一不小心落下来,自己真的要脑袋开花了,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原来这对年轻男女一直都在装死,叶荣耀跟自己同伙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虽然心里很害怕,不过还是在心里抱着侥幸的心里,觉得这个人不会真的用铁锤来捶自己的,只不过是吓唬吓唬自己。

可现在这铁锤就在自己的脑袋上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年轻男女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