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遛狼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遛狼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怎么回事?”

叶荣耀皱着眉头看着门口跟三个陌生男子争吵的翁涛问道。

“老板,这几个人说他们是记者,想要进院子,不让他们进去,他们还不高兴,还想要硬闯。”

翁涛见叶荣耀出来,急忙跑到叶荣耀身边说道。

“你是这个院子的主人吗?我们是南方早报的记者,听说这里出现带翅膀的马,我们是过来采访的,请你行个方便。”

李刚一听叶荣耀是这个院子的主人,立即对叶荣耀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谢绝采访,你们从哪里来,就往哪里走!”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本来这些天村里人不断地来自己院子,熙熙攘攘的,已经让叶荣耀不高兴了,好不容易这新鲜感过去了,村民们不怎么来院子了,这记者来了。

叶荣耀可是非常不欢迎这记者。

这些记者一报道,还不得满世界都知道自己家里养着一匹带翅膀的马儿,自己家还能有什么安静的日子过啊。

所以绝对不会让这些记者到自己家采访的,自己家这院子的大门都不会让他们进。

“我们是记者,有采访权,你不能阻止我们采访。”

见叶荣耀不让自己这些人进去,这位年轻记者立即嚷道。

要知道现在的记者可是有无冕之王,到哪里别人都得礼待,生怕记者报道些不利于自己的新闻。

所以这位年轻的记者见叶荣耀这么干脆地拒绝自己采访的要求,立即不高兴起来。

他不高兴,叶荣耀更加不高兴!

这里可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地盘,自己说的算,一个小小的记者就跟自己嘚瑟,叶荣耀心里自然不爽了。

“滚!”

叶荣耀不高兴地喝道。

“你……”

年轻记者气氛地指着叶荣耀,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呵斥自己,气得年轻记者说不出话。

“翁涛,如果这几个人再在门口啰嗦的话,直接放狗咬人。”

叶荣耀对翁涛交代了声。

对于有些给脸不要脸的人,叶荣耀觉得没有必要跟他客气什么。

“好!”

翁涛点点头。

对这几个人,翁涛早就看他们不爽了,叽叽歪歪的,烦死了。

没有理会这几个记者,叶荣耀带着“小灰”悠闲地往村中心位置走去。

“荣耀早啊!这么早就出来溜……溜狼啊!”

一位村民远远地跟叶荣耀打招呼道,主要是叶荣耀身边的这两头大野狼看着让人心里发毛。

虽然这位村民也知道,有叶荣耀在,这两头看起来凶猛的大野狼不会咬人,可心里还是害怕,不敢靠近。

“天文叔,现在都快十点了,不早了。”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这倒是,荣耀,你这两头狼从哪里抓来的,这么大的狼,在咱们这里根本就看不到。”

叶天文好奇地问道。

桃源村后山上以前是有狼群的,叶天文也见过野狼,可那些野狼个头都没有叶荣耀家里这两头野狼大。

像这样大的野狼,一般都是大狼群里的头狼或者狼王。

要知道这狼可是非常凶残的动物,尤其是头狼和狼王,更是凶残,也不知道叶荣耀怎么驯服它们的。

别的不说,这村里人看着这两头凶残的狼,都害怕。

“草原带来的,可能我这个人魅力大,这两头野狼非要跟着我,我也没办法,这不家里又多了两个大吃货。”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确实,就这么两个大家伙,一般人家还真养不起。”

叶天文点点头说道。

这狼可是食肉动物,现在这猪肉价贵着呢,农村里,普通老百姓家一天能吃上半斤猪肉已经非常不错了。

可这两头野狼光看这个头就知道这食量很大,一顿吃上十几、二十斤的猪肉还未必能吃饱。

就这两头野狼,叶天文估摸这一天的食量大概在百斤猪肉左右。

这一天消耗的猪肉钱,都抵得上普通农民十天挣的钱了。

普通人肯定是养不起的,也就是叶荣耀家有这个钱养这些大家伙。

跟叶天文聊了一会儿天,叶荣耀就带着两只的大野狼在村里溜达着。

“妈妈,你快看,好大的两只狗狗哦。”

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指着叶荣耀身后的“小灰”和“小花”,对她妈妈说道。

“真的是好大的狗……不对,那不是狗,那是狼……我们赶紧走。”

那位年轻的妈妈看了叶荣耀身后的两头大野狼,吓得脸色都苍白了,抱起小女孩赶紧就跑。

“这女人肯定不是附近村子的人。”

叶荣耀瞄了瞄那个抱着小女孩跑得老远的年轻女子,摇摇头说道。

如果是附近村子的人,他们基本上都认识叶荣耀,也知道叶荣耀家养得这些猛兽,只要你不主动招惹它们不高兴的话,它们是不会咬人的。

附近村子里的人都不怎么害怕叶荣耀家养的猛兽,尤其是村里的那群熊孩子,还经常喂食这些猛兽,还跟它们一起玩耍。

一路慢悠悠地往“桃源老人之家”走去,那里现在是整个桃源村最热闹的地方,尤其是外地过来看病的人特别多。

叶荣耀都快有一个月时间没有来这“桃源老人之家”走走了,顺路就过来看看。

“叶院长好!”

“叶院长好!”

一看叶荣耀走进“老人之家”,那些老人之家的工作人员都紧张地跟叶荣耀打招呼。

现在叶荣耀在这些年轻的工作者眼里,特别地神秘,是他们崇拜的对象。

他们在心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