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众人的担心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众人的担心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姐夫,刚才那接水你怎么做到的啊?”

在回来的车上,柳兮兮激动地问道。

柳兮兮才不相信这么草原之神的旨意来的,在柳兮兮看来,肯定是自己姐夫搞得。

自己姐夫实在太厉害了,太神秘了。

“呵呵,这是秘密!”

叶荣耀笑了笑说道。

至于怎么做到,叶荣耀自然不会告诉别人的。

毕竟“念力”这东西太过玄乎了。

“肯定是草原之神保佑的。”

吉仁泰激动地说道。

现在吉仁泰还在心里默念经文感激无所不能的草原之神呢。

“对,就是草原之神保佑的。”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今天的事情,算是有个圆满的结局了,虽然阿如娜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回来,但是最起码的她父母已经承诺不再阻止阿如娜跟吉仁泰交往了。

自己也算是完成了“懒人系统”的任务了。

“恭喜宿主完成‘有情人终成眷属’任务,促成阿如娜和吉仁泰的好事,懒人系统奖励宿主荣耀值200点。”

就在这个时候,叶荣耀的脑海里响起“懒人系统”的电子合成声。

任务完成了,叶荣耀顿时心情大好。

200荣耀值都可以在“懒人系统”里抽奖两次了。

“哼,我才不相信呢!”

柳兮兮有些不满地说道。

反正柳兮兮是不相信什么“草原之神”的说法的,只是自己姐夫不说,柳兮兮就算是咬牙切齿也没有用。

叶荣耀没有理会柳兮兮,而是闭上眼睛睡觉。

最近天天晚上喝酒喝到大半夜,大早上的就被人叫起来吃早餐,叶荣耀这是睡觉严重不足啊!

……

回来后,柳兮兮把在阿如娜家里发生的事情跟大家一说,大家看叶荣耀的眼神都变了,尤其是这部落里的这些牧民,都快把叶荣耀当成草原之神的使者了。

叶荣耀也没有办法解释自己原因,被缠着烦的叶荣耀,心里打定主意,惹不起,总躲的起吧。

晚上,两人亲热完后,叶荣耀抱着柳箐箐对她说道:“你先在这里待几天,或者先回去,我明天一早就要离开这个部落。”

柳箐箐闻言一愣疑惑地问道:“那你准备到那里去?”

“我准备到草原深处的雪山上拜访一位朋友。”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

这是叶荣耀这两天想出来的借口,毕竟没有借口,也没有办法一个人离开。

“我跟你一起去吧。”

柳箐箐抬头看着叶荣耀的眼睛轻声说道。

“不,草原深处很危险,还要攀爬很高的雪山,太危险了,你们不能去。”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寻找“天马”可不是什么容易的活,这其中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艰辛,叶荣耀可不想自己老婆陪着自己去受苦。

可是这“懒人系统”的任务是有时间限制的,叶荣耀又不能再拖着了,毕竟留给叶荣耀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可是!”

柳箐箐还想说什么。

“没有可是了,我那位朋友不是什么普通人,除了我,他不会想看到其他任何人的。”

叶荣耀打断柳箐箐的话说道。

“不是普通人?难道……”

说道这里,柳箐箐就打住了。

看来,自己老公这位朋友,肯定跟自己老公一样,有着特殊本领的人。

以前柳箐箐不相信鬼神之说,可是跟自己这个男人接触久了,柳箐箐反而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之说了。

因为在自己男人身上有太多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东西。

比如他为什么会飞?

比如救了自己妹妹命的符咒。

这些都是那么地神秘。

“对,它不是普通人。”

为了打消柳箐箐要跟着自己的念头,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在叶荣耀看来,这不是欺骗,而是为了自己老婆好。

“那,你一个人去会危险吗?”

柳箐箐担心地问道。

“呵呵,你老公上天入地都没有问题了,还会有什么危险啊!”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这话可是一点都没有夸张,对于现在的叶荣耀来说,这上天下地入海真的都不是什么问题。

“那好吧!”

见自己男人都这么说了,柳箐箐也不再强求跟着去了。

柳箐箐相信自己男人这么厉害,肯定不会有危险的。

“睡吧!”

见柳箐箐被自己说服了,叶荣耀搂着柳箐箐高兴地说道。

“嗯!”

柳箐箐点点头,就趴在叶荣耀的怀里睡觉。

……

早上。

“叶兄弟,你打算一个人去草原深处去?”

德格都巴雅尔有些惊讶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草原看起来平静水美草绿好似没有一点危险,但事实上这只是草原边缘而已,草原的深处,可是危险重重啊。

草原深处的狼群危险就不说了,在草原深处可不止都是草原,还有很多隐藏在草原里的沼泽,那些沼泽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不好,一脚踩到沼泽上,就别想在出来了。

甚至德格都巴雅尔曾经在草原深处的边缘看到鳄鱼、狮子的存在。

古蒙大草原除了草原外,还有沙漠,在古蒙大草原深处的沙漠里也是极度危险的,有毒蜘蛛、毒蝎子等可怕的毒物出没。

草原深处的危险,在草原上生活的人们都知道的,没有人敢深入这草原深处,因为深入草原深处的人,就没有见到活着出来的。

草原上的人们都认为草原深处是被神诅咒的地方,在那里关押着一种草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