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五彩哈达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五彩哈达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不贵,都是自己弄一些中草药熬制而成的,一颗药丸成本也就几毛钱。”

叶荣耀实话实说道。

这也是因为豪爽的德格都巴雅尔让叶荣耀心生好感,要不然叶荣耀不会说这么实在的。

要是遇上那些叶荣耀看不爽的人,叶荣耀能把这几毛钱成本的药丸喊出几万元的高价。

“叶兄弟,你是萨满?”

德格都巴雅尔一脸吃惊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古蒙族也有自己的医学系统,只不过古蒙族的医疗是和部族信仰的‘萨满’融合在一起,在古蒙大草原上给人看病的大部分都是部落萨满祭祀。

德格都巴雅尔从小就在古蒙大草原里长大,给他看病的都是部落的萨满,所以习惯称医生为萨满。

在古蒙大草原里,萨满都是地位的非常崇高的。

哪怕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保持着古蒙族传统生活方式的古蒙草原上的部族,萨满的地位仍然是崇高无比的。

所以这古蒙包里的德格都巴雅尔和莎林娜都用仰视、崇敬的眼神看向叶荣耀。

“我不是萨满,我只是医生。”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在古蒙族里萨满的地位可不只是医生,更多的是祭祀。

“医生?医生也是很了不起啊。”

德格都巴雅尔钦佩地说道。

在古蒙大草原里,纯粹的医生地位虽然略不如萨满祭祀,可也是地位崇高的,是最令人羡慕的职业。

“还行吧!”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现在叶荣耀的身份比较杂,是大学教授、医院医生、网络作家、社会慈善家等,叶荣耀现在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身份了。

“叶兄弟,你这个药丸真的只需要几毛钱的成本?”

德格都巴雅尔看着叶荣耀问道。

“是,就五毛钱不到的成本。”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醒酒药丸”是叶荣耀使用最普通的中草药熬制而成的,普通的中草药很便宜,有的一块钱都能买一斤。

除去叶荣耀个人的人工费,炼制一炉的成本也就两百多块钱,一次可以炼制一千多颗这样的“醒酒药丸”,其实这成本费用也就两毛钱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看中医比看西医便宜的原因,中医的中草药价格便宜,不像西药经过层层加价,到病人手里,这药物的价格早就翻了十倍,乃至几十倍了。

“那……叶兄弟,你能不能把这一瓶药丸都送给我啊,昨天晚上我们部落好多人都喝多了,我想他们肯定跟我一样头痛的很。”

德格都巴雅尔一听这黑色药丸成本不超过五毛钱,不值几个钱,就打起这瓷瓶的注意了。

毕竟这黑色药丸实在是太好用了。

“给。”

叶荣耀自己把这一瓷瓶的醒酒药丸递给德格都巴雅尔。

这种醒酒药丸自己乾坤戒里还有好几十瓶呢。

“谢谢!我这就给部落里的兄弟送去。”

叶荣耀的慷慨,让德格都巴雅尔越发的觉着叶荣耀顺眼了。

德格都巴雅尔感激地说了声,就接过叶荣耀递过来的白瓷瓶,要往外走。

有这个黑色药丸在,以后喝再多酒都不会头疼了,德格都巴雅尔心里特兴奋。

“巴雅尔,你还没有吃早餐呢。”

见自己男人没有吃早餐就要往外面走,莎林娜立即说道。

“等我回来再吃,先给巴尔图他们送这黑色药丸。”

德格都巴雅尔说了声,就已经走出古蒙包了。

……

“德格都巴雅尔大哥,这什么药丸,吃下去这么神奇,我头一点都不痛了,简直就是神丹妙药。”

“这可是叶兄弟酿制的醒酒的药丸,神奇吧?”

“叶兄弟酿制的?”

“德格都巴雅尔,这黑黑的药丸,有啥用啊?”

“你吃了就知道了。”

“啊……我头不痛了,整个人都精神了,太神奇了!”

“要药丸太神奇了,真的是那叶兄弟给的?”

“对,这还是叶兄弟亲自炼制的,他简直跟咱们的萨满还厉害。”

“这小小的黑色药丸,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作用,肯定很贵吧?”

“什么?成本不到五毛钱?德格都巴雅尔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想到那位叶兄弟不但酒量厉害,还有这医术,还这么慷慨。

“这叶兄弟肯定是外族的‘萨满’,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厉害呢。”

随着德格都巴雅尔给部落里那些人送解酒药,叶荣耀的的形象在整个卡勒克旗部落牧民心中更上一层楼了。

原来这叶兄弟不但酒量深不可测,这医术也是深不可测啊。

“能人!”

“大能人啊!”

这是卡勒克旗部落里所有人对叶荣耀的印象。

现在叶荣耀对于这些古蒙朋友而言,已经是“能人”级人物了。

这不,叶荣耀才吃完早餐,这卡勒克旗部落的萨满就找上门了,愣是要跟叶荣耀讨教这医术上的知识。

还好叶荣耀有“高级医术”,这“高级医术”也包含古蒙族的医学体系,也就是这些萨满祭祀体系会的医学。

一番交流下来,让这位在卡勒克旗部落,甚至在整个古蒙大草原里都有着崇高地位的萨满对叶荣耀钦佩无比,把叶荣耀定为卡勒克旗部落最尊贵的客人。

为此,这位萨满还特意举行了一个献哈达的仪式,亲自给叶荣耀献哈达。

献“哈达”是古蒙族人民最普遍,也是最贵鬼的一种礼节,是向对方表达自己的纯洁、诚心、忠诚和尊敬。

在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