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神丹妙药”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神丹妙药”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担心死了。?·”

柳箐箐轻轻地敲打叶荣耀的胸脯说道。

要不见到叶荣耀,柳箐箐连饭都吃不下。

“看你睡的那么沉,就没有叫醒你了,放心了,你老公这么厉害,不会有事的。”

叶荣耀抱着柳箐箐笑说道。

有一个这样关心自己的妻子,叶荣耀心里特别地幸福。

以后不能让自己在醉酒了,后面太严重了,还好这次没有酿成大错。

要不然,自己该怎么面对柳箐箐啊!

“嗯,老公,莎林娜大姐给我们准备好了早餐,我们去吃早餐吧。”

柳箐箐从叶荣耀的怀里出来,对叶荣耀说道。

“好,吃早餐去。”

叶荣耀拉着柳箐箐的手,点点头说道。

古蒙族人的早餐很简单,主要是古蒙奶酪和古蒙馅饼,外加一杯牛奶或者羊奶、马奶来的。

在古蒙大草原上,到这些牧民家作客,这奶制品是永远不会缺少。

“爸爸,嘟嘟还要奶酪。”

坐在叶荣耀边上的嘟嘟,指着桌上的奶酪对叶荣耀说道。

这种味道独特,有浓浓奶香味的奶酪,是小孩子最喜欢吃的。

“给。”

叶荣耀从桌上拿了一个奶酪递给嘟嘟。

古蒙族人吃早餐基本上不会使用筷子或者刀叉来的,基本上都用手抓着吃。

其实在五六十年前,古蒙大草原的人吃饭都是用手抓的,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越来越注重卫生,草原上的牧民也开始用筷子和刀叉吃东西了,不然就会被认为脏。

所以除了早餐外,午餐和晚餐基本上都会使用筷子和刀叉。

当然也有一部分大草原的牧民习惯用手抓食物吃。

这古蒙奶酪的味道非常不错,酸甜可口,叶荣耀一行人都很喜欢吃。

这古蒙奶酪俗称“酪蛋子”。

是将分离出酥油的酸奶,经微火煮熬后装入布袋,挤出酸水,成碎块状晾干即为奶酪,质硬而酸甜,是蒙古族民众喜爱的奶食品之一。

古蒙奶酪分生奶酪和熟奶酪两种。

生奶酪的做法是,把鲜奶倒入筒中,经过翻搅提取奶油后,将纯奶放置在热处,使其发酵,当鲜奶有酸味后,再倒入锅中煮熬,待酸奶呈现出豆腐形状时,将其舀进纱布里,挤压除去水份,然后,把奶渣放进模具或木盘中,或挤压成形,或用刀划成方块,生奶酪就制做成功了。·

熟奶酷的做法与生奶酪的做法略有不同,制做熟奶酪时,先把熬制奶皮剩下的鲜奶,或经过提取奶油后的鲜奶,放置几天,使其发酵。

当酸奶凝结成软块后,再用纱布把多余的水份过滤掉,放入锅内慢煮,并边煮边搅,待呈糊状时,将其舀进纱布里,挤压除去水份,然后,把奶渣放进模具或木盘中,或挤压成形,或用刀划成不同形状。

奶酷做成后,要放置在太阳下,或者通风处,使其变硬成干。

叶荣耀他们现在吃的奶酪就是熟奶酪。

这也是古蒙大草原上牧民最主要的主食,很多古蒙牧民长年累月都是食用这熟奶酪做主食的。

毕竟养的牛、马、羊这些牲口都是牧民的财富,除了来了尊贵客人的时候,才会杀羊招待客人,平时大家都是舍不得吃的。

“啊……头真疼……”

就在叶荣耀一群人津津有味地吃着早餐的时候,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听这声音,很明显是德格都巴雅尔大哥醒了。

“叶兄弟,你怎么这么早就醒过来了?”

看见叶荣耀一副神清气爽地吃早餐,德格都巴雅尔郁闷地说道。

自己整个部落酒量好的人齐上阵,竟然都没有把这位远道而来的“叶兄弟”给喝好,喝醉。

自己现在起床还头疼的很,他倒好,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德格都巴雅尔那个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要知道德格都巴雅尔现在还遭受‘宿醉’的折磨,享受起‘头痛欲裂’、‘双耳齐鸣’的感觉了。

“德格都巴雅尔大哥,你现在是不是很头疼吗?”

叶荣耀看德格都巴雅尔大哥,一脸痛苦的双手抱头,那锁着眉头纠结的样子,不禁莞道。

这位德格都巴雅尔大哥不愧是这个部落中年青一代最强壮的男人,要知道昨天除了叶荣耀之外,喝的最多的他。

叶荣耀估摸着他最少也有喝五斤马奶酒或白酒,现在能醒过来,真的不容易啊!

“是啊,头疼的很。”

德格都巴雅尔点点头说道。

德格都巴雅尔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喉咙焦干,声音听起来仄仄的。

毕竟草原上的牧民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还处于刚刚解决温饱问题。

他们平时喝的白酒,还是酿造马奶酒用的白酒,基本上都是五块,十块一斤的白酒,再奢侈的也就是二十块钱的白酒。

加上草原上牧民酒量大,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喝酒,来不来就是一斤一斤地喝,这酒水消耗速度很快,自然消费不起那些价格昂贵的高档酒。

这便宜的酒,因为其制作的材料差和工艺简单,这酿造的酒喝多了,就容易上头。

所以这德格都巴雅尔宿醉后的口干、舌燥、头痛、头晕,身子骨酸痛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了。

“活该,谁让你们想着灌醉人家叶兄弟,现在是自作自受。”

莎林娜白了一眼自己男人笑骂道。

“谁知道叶兄弟酒量这么好啊,早知道他酒量这么好,谁跟他这么喝啊!”

德格都巴雅尔郁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