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雷声般的呼噜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雷声般的呼噜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真美!”

看着马钰婀娜多姿的舞蹈,柳小辉口水都流下来了。

这动作,这身形,让正处于朦胧期的柳小辉遐想连篇。

一曲跳完,马钰微微有些气喘,羞涩地朝叶荣耀那边看了过去。

“跳的不错!”

叶荣耀带头鼓掌说道。

“谢谢!”

在大家的鼓掌声中,马钰开心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大家这么开心,我也给大家跳一段舞蹈吧,刚才马钰跳的是古蒙族舞蹈,我就跳一段《孔雀东南飞》吧。”

柳箐箐站起来,朝场中走去,很久没有跳舞,刚才看马钰跳舞,柳箐箐跳舞的心也被勾出来了。

最主要的,自己嫁给老公那么多年,都没有给他跳过舞,在这美丽的大草原上,在这火堆边,柳箐箐想给自己老公跳自己一支自己最擅长的舞蹈。

作为京城顶级世家的子女,柳箐箐可是从小都受到非常好的舞蹈教育。

“好啊!”

“太好了,老板娘亲自跳舞了。”

“我姐的舞蹈跳的可好了。”

一听柳箐箐要跳舞,大家立即兴奋起来。

柳箐箐人长的跟仙女似的,她跳舞肯定也跟仙女起舞一样,美不胜收。

“紫嫣,再麻烦你吹个《孔雀东南飞》吧!”

柳箐箐甜笑着地对南宫紫嫣说道。

“还是我来吧!”

南宫紫嫣还没有说话,叶荣耀开口说道。

“姐夫,你会吹口琴?”

柳兮兮吃惊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自己姐夫弹钢琴水平在柳兮兮看来那是这世界上最棒的,可是吹口琴跟弹钢琴完全是两回事。

弹钢琴是靠手指,这吹口琴是靠嘴,靠肺活量,完全是两种完全不同演奏方式。

这钢琴弹的再厉害,这口琴未必能吹的好。

“当然!”

叶荣耀肯定地点点头。

有“宗师级琴艺”技能在,对于任何乐器,叶荣耀都能游刃有余,而且水平都是最顶级的宗师级存在。

“老板,给你!”

南宫紫嫣脸有些微红地把自己的口琴递给叶荣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紫嫣的脑海里老是有种很可笑的想法,就是老板用自己吹奏过的口琴吹奏乐器,就像是跟自己间接接吻。

很快,南宫紫嫣不敢多想了。

自己一个还没有嫁人的女孩子,怎么可以有这么污的想法呢?

太不要脸了。

叶荣耀接过南宫紫嫣的口琴,放到嘴里,很快一首悠扬的乐器在这草原上响起。

至于这口琴上还留存着南宫紫嫣的口水,叶荣耀倒没有想那些。

“这……”

“太好听了……”

“口琴能吹出这么好听的乐曲!”

“姐夫,真的神了。”

“老板这口琴吹的水平比自己厉害好多好多……”

……

随着叶荣耀吹奏出悠扬动口琴乐曲,大家都愣住了,实在是太优美动听了。

这首《孔雀东南飞》舞蹈是柳箐箐读高中的时候跳的最多的舞蹈,因为柳箐箐喜欢这首古典乐曲,也很喜欢这曲的舞蹈,高中的时候就把这首舞蹈动作都几乎刻在心里成为了标版一般,将这套舞蹈动作回忆了一遍,一切oK!

刚才马钰跳的古蒙族舞蹈表现的是一种奔放之美,而柳箐箐这首古典的《孔雀东南飞》舞蹈,体现的是她的柔美与风情。

简直把叶荣耀给看痴了。

如果论舞蹈功底的话,柳箐箐不如马钰,可谁让情人眼里出西施呢,在叶荣耀看来,柳箐箐的每一个动作都美的动自己的心魄。

一曲跳完,柳箐箐也觉得极畅快,没想到好久没有跳舞,这身子柔韧性还很不错,跳起来还是轻松,舞蹈完毕后,她弯腰行了个礼。

“太好看了。”

“婶婶跳的太好看了。”

“妈妈是最棒的。”

“我姐跳舞就是好看。”

柳箐箐跳完舞后,立即引来大家的赞美声,尤其是嘟嘟和梦梦两个小丫头特别地兴奋。

“不行了,好久没有跳舞,跳一支舞就累的不行了。”

柳箐箐摇摇头说道。

“紫嫣,你也来表演一个节目。”

叶荣耀对柳兮兮说道。

“好,我给大家唱首《相思》。”

南宫紫嫣点点头说道。

……

在大家的欢歌笑语中,十点半后,焰火晚会也结束了,大家各自回到各自的帐篷里睡觉了。

因为只有三个帐篷,叶荣耀和柳小辉这两位男人住一个帐篷。

“老公,我现在不想睡觉,你陪我看看星星吧。”

柳箐箐拉住叶荣耀的手说道。

晚上不能跟自己男人睡在一个帐篷里,柳箐箐想多陪自己男人一会儿。

“好。”

叶荣耀点点头。

柳箐箐将头枕在叶荣耀的大腿上看星星。

“老公,给我轻唱一首歌吧!”

柳箐箐枕在叶荣耀的大腿上温柔地说道。

虽然自己老公唱歌跑调的厉害,虽然自己老公唱的歌不怎么好听,可不同于其他人,柳箐箐就是喜欢他唱歌。

在柳箐箐心里,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歌,无非是自己心爱的人唱的歌。

哪怕他跑调多么严重,都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歌,是自己百听不厌的歌。

“好!”

叶荣耀抱着柳箐箐的身子,轻唱起他最拿手的《凡人歌》。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

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你既然不是仙,就难免有杂念;

道义放两旁,把利字摆中间;

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