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草原牛粪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草原牛粪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看了看那一片掩盖着草原原蚊的土堆,叶荣耀就离开了。

相信有这些草原原蚊做养料,这片土会很快长出草来。

有“探测术”在,叶荣耀很快就捡了一大袋的牛粪,草原牧民烧的都是牛的粪便,牛粪在古蒙语中发音为“给旺”,是牧民们的宝贝,古蒙人对于牛粪的深厚感情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最近这一段时间都是晴朗的好天气,气候晴朗干燥,这些牛粪都已经烘晒干燥,已经变成了极好的燃料。

这草原牛粪经过大自然的烘干,倒是一点都不臭,要不然叶荣耀还真的不愿意捡牛粪。

……

在天色完全暗淡下来前,叶荣耀回到了营地。

“老公……”

“姐夫……”

“爸爸……”

“老板……”

见叶荣耀的身影出现,柳箐箐一群人激动地迎了过去。

叶荣耀是这群人里的主心骨,没有这个主心骨在,大家心里一直都非常不安。

现在终于看到叶荣耀的身影,大家心不由地一定。

叶荣耀属于那种给人十足安全感的存在。

有他在,他塌下来,大家都不怕。

“呵呵,我这不回来了吗,看你们紧张的,帐篷都搭好没?”

叶荣耀笑笑地问道。

“姐夫,都搭好了,这次我可是出了不少力气哦。”

柳小辉急忙向叶荣耀邀功地说道。

“呵呵,不错!”

叶荣耀难得表扬了下柳小辉,让这柳小辉特别地兴奋。

“老板,那蚊子群还会飞过来吗?”

南宫紫嫣有些担心地问道。

毕竟刚才那个铺天盖地的蚊子群,真的太恐怖了。

要不是这突然出现的龙卷风把那些铺天盖地的蚊子群给卷走的话,真的太危险了。

南宫紫嫣作为特种兵,也去来过这草原上执行过任务,可从来没有遇到这样恐怖的情景。

要知道这可是比满天的蝗虫更加恐怖,毕竟蝗虫是啃吃庄稼,可这蚊子可是吸人血的。

还好大家的运气不错,刚好有一股小龙卷风从这里经过。

“姐夫,你手里提着是什么啊?”

柳兮兮好奇地看着叶荣耀手里的大黑袋子问道。

“牛粪!”

叶荣耀说道。

“牛粪?”

原本想走近看看这黑色袋子里是什么东西的柳兮兮急忙往后退了退。

牛粪,好恶心的东西。

自己姐夫怎么去捡这玩意啊,真的臭死了!

“老公,捡牛粪干嘛啊?”

柳箐箐好奇地问道。

毕竟不管是什么动物的“粪”,都是那么地恶心。

“烧火用,这草原的牛粪燃烧不但不臭,还会散发芳草的香味,这香味可是有很强的驱虫作用。”

叶荣耀说道。

毕竟在这草原上露宿,叶荣耀可不想大半夜里帐篷里爬进什么虫蚁来的。

要知道这草原上有些虫蚁是非常毒的,要是被咬上,那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在草原上,牛粪在草原牧民的眼中更加重要,牛粪不再是肥料,而是日常生活中比不可少的燃料,是人们的生活和信仰中一种吉祥物。

一个草原人如果在马路或田野上看见一堆牛粪时,会说:“好一朵漂亮的黄蘑菇哟!”赶紧捡回家中。

通常他们将牛圈中的牛粪铲出来拌些麦杆草屑调匀,再贴到院墙上,几天后,再把干透的牛粪取下来,整整齐齐地码成牛粪垛。

有的还码成各式各样的花样,也不失为一种环境装饰艺术。

其实草原人把牛粪当燃料对草原也有一定的好处,因为牛粪中纤维多,降解慢,大量的牛粪散落在草原上,积累多了会影响草儿的发芽和生长。

“可这还是牛粪啊!”

柳兮兮有些嫌弃地说道。

“如果你不想晚上睡觉的时候,什么蜘蛛、蜈蚣之类的东西爬进这帐篷,那我就把这些牛粪给扔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那还是烧牛粪吧!”

一想到自己睡觉的时候,蜈蚣、蜘蛛之类的虫子跑进自己的床里,柳兮兮觉得还是烧牛粪好了。

……

“小辉,你坐远点,臭死了,居然用手去拿这些大便。”

柳兮兮嫌弃地捂着鼻子,冲正拿着一块牛粪往火堆里扔的柳小辉喊道。

“不臭,这些牛粪挺香的,不信你闻闻!”

柳小辉拿起一块牛粪直接放到柳兮兮面前,把柳兮兮吓得尖叫着离开了。

这个柳小辉真的学坏了,竟然摸牛大便了,太恶心了。

柳箐箐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嫌弃地离柳小远点。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老公拿着牛粪烧,自己不觉得恶心,可是自己弟弟用手抓牛粪,柳箐箐觉得特恶心。

难道这就是女人的两重标准吗?

“二姐,这牛粪真挺香的呀,有股芳草的味道,这草原的牛吃的都是草,拉出来的粪便也是香的,没准还有人吃呢!”

柳小辉促狭地对说着。

她柳小辉这是成心说这些恶心自己两个姐姐的。

凭什么嫌弃自己来的,姐夫他摸牛粪可比我多多了,这些牛粪可都是他捡过来的。

怎么就没有见自己这两个姐姐嫌弃他呢?

自己就是学姐夫的样子把这牛粪扔进火堆里而已,就被两个姐姐嫌弃,太不公平了!

“小辉,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柳兮兮听得花容失色,连声干呕地说道。

这牛的大便,还不一样是大便,看上去就恶心,臭哄哄的,这个小辉竟然说吃,真的是太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