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苦肉计?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苦肉计?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们……”

穿着灰色衬衫的青年被叶荣耀顶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自己朋友是说了“你打我试试”这话,可那只是句气话而已,是“反话”,难道能当肯定的语气来听?

只要是正常的成年人,肯定还是能听出来这话的意思只是吓唬吓唬人来的。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没有把对方给吓住,自己还被打了一顿。

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在理上竟然没有办法说赢了。

穿着灰色衬衫的青年气得直哆嗦,狠狠瞪了一脸点萌的叶荣耀好半晌,根本就说不出后面的话。

好像也说不赢对方。

什么时候这打人也能打的如此理直气壮的。

这时候,大家都似乎都把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给忽视了,都没有人去管他。

这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被叶荣耀那一拳打得那叫一个眼冒金星,整个脑袋里嗡嗡嗡的乱响。

有种温热的东西流到嘴里,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用嘴舔了下,咸咸的,有些血腥味。

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顺手摸了一把脸,温热的鼻血流了一大滩。

心里一阵悲凉,自己这是被人给狠狠打了一拳啊……

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想要站起来跟着走掉,挣扎了几下,脑袋里晕晕的,居然没站起来。

这还是叶荣耀手下留情的原因,要不然以叶荣耀现在的力气,这一拳都能把这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的脑袋给打爆了。

“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情了?”

这京城大广场上无论是执勤警察,还便衣警察都特别地多,这一见一群人围在一起,很快就有几位执勤警察过来询问。

“警察同志你们来的正好,这人把我朋友打伤了,你们看,我朋友脸上都是血。”

那位穿着灰色衬衫的青年见警察来了,立即指着坐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朋友对警察说道。

看几位警察目光看向自己,那位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急忙点点头。

“是他说的这样吗?”

一名年轻的警察把目光看向叶荣耀问道。

“警察叔叔,是那位叔叔自己要求我叔叔打他的。”

叶荣耀还没有说话,小梦梦立即站出来说道。

“就是,本来就是他要求我姐夫打他的,我姐夫满足他的要求,我姐夫这是助人为乐。”

柳兮兮立即跟着说道。

助人为乐?

听到柳兮兮这话,白色短袖青年男子顿时有种吐血的冲动。

自己被打成这样了,他们竟然还振振有词说成“助人为乐”,这还要不要脸了。

“警察同志,事情是这样的,那位先生非要我打他一下试试,他这位朋友也是听到的,我还让他确认了下,我才动手打那位先生一下的。”

叶荣耀对警察解释了一遍后,然后来到那个白色短袖青年男子边上一把就把他从地上给拎起来,嘴里有些的埋怨地说道:“你说你这个人说点什么不行,非得让我打你?”

“我……”

被叶荣耀这么一下,白色短袖青年男子吓得有些说不出话。

主要就是被叶荣耀刚才的那一拳给打懵了,打怕了。

要知道平时都是自己欺负别人,殴打别人的,这突然被打,白色短袖青年男子才知道被打的感觉真的难受。

“真不好意思啊,我也不知道你这么不经打啊,早知道我就留点力气……真是不好意思。”

“你看我好心满足打你的要求,这都把警察给招来了,你赶紧跟警察同志解释下,是你要我出手打你的。”

叶荣耀的话把白色短袖青年男子给气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解释?

把自己打成这样了,还要自己向警察解释?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啊?

白色短袖青年男子浑身哆嗦,扬起一张血迹斑驳一塌糊涂的脸,颤抖着手指着叶荣耀气愤地说道:“警察同志,就是他打伤我的。”

他不说这话还好,这一说,柳兮兮顿时怒了。

“你这是什么人啊?是你让我姐夫打你的,我姐夫好心帮你,你竟然还告我姐夫。”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你这简直就是碰瓷,太缺德了。”

“警察哥哥,我怀疑他们是职业碰瓷的,他们分明是苦肉计,你们可不能上他们的当。”

叶荣耀还没有说话,柳兮兮这个“小辣椒”已经发飙了。

什么碰瓷!

什么苦肉计!

都出来了,连叶荣耀都听着有些汗颜。

自己这个小姨子这天马行空好像有些大了。

白色短袖青年男子和着灰色衬衫的青年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苦肉计?

你才苦肉计,你全家都苦肉计!

你特么看过有人这样施展苦肉计的?

这两青年算是明白自己惹上一群什么样的人了。

“到底怎么回事?”

一位警察一脸雾水地问道。

这几位警察都听糊涂了,这什么跟什么啊。

“警察哥哥,我跟你说说,事情是这样的……”

那两个青年都还没有开口,柳兮兮就抢着回答警察的问话。

柳兮兮自然站在自己姐夫的立场上说话了。

把叶荣耀形容成乐于助人的五好青年,在这白色短袖青年男子再三请求下,叶荣耀盛情难却,才为难地应这白色短袖青年男子的请求打了他一下。

柳兮兮很是强调自己姐夫就打一下,绝对没有打两下。

“是这样的吗?”

听完柳兮兮的话,那位年轻警察向白色短袖青年男子和着灰色衬衫的青年问道。

“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