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你朋友让我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你朋友让我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亲爱的,我的意思是那个女人真难看,那男的长的还算可以,这真的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那位男青年一脸哭丧地昧着良心对自己女朋友说道。

摊上这么一个女老虎般的女朋友,男青年心里呜呼哀哉啊!

“真的?”

那个女孩子怀疑地看着自己男朋友问道。

“千真万确,如果半句假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男青年立即发誓地说道。

“亲爱地,我相信你!”

见自己男朋友都对自己发这么重的毒誓了,那个女孩子总算是心满意足了。

叶荣耀的耳力非常好,自然能听到这对年轻男女的对方,不由地感慨:“这从哪里冒出来的二货啊!”

叶荣耀还是第一次听有人把自己比喻成“好白菜”,把柳箐箐比喻成“猪”。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竟然还能这样解释。

叶荣耀不由地觉得好笑。

“老公,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啊?”

见叶荣耀笑嘻嘻的样子,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刚才听到两个二逼的对话,特别地好笑。”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姐夫,哪里有二逼啊?”

柳兮兮四周看看,疑惑地问道。

“呵呵,你这么关心二逼干嘛?”

叶荣耀微笑地看着柳兮兮问道。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

柳兮兮不满地哼了声,就去陪嘟嘟她们玩了。

柳兮兮明白,只要自己姐姐在,自己这个臭姐夫眼里就只有自己姐姐一个人,根本就没有自己什么地位。

“老公,我们过去跟孩子们一起拍几张照片吧。”

柳箐箐心情愉快的拉着叶荣耀的大手,往孩子们那边走去。

“兮兮,你给我们一家四口拍几张全家照。”

柳箐箐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柳兮兮说道。

“好,都站好了,对就这样,大家笑一个,茄子!”

柳兮兮按了下手机的拍照按钮。

“好了,姐,你看我这拍照技术不错吧。”

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柳兮兮把手机递还给柳箐箐说道。

“不错,拍的很好。”

柳箐箐对手机上的照片很满意。

“现在的美女眼光都这么了,这么就看上这么一个难看的男人?”

“可能他有钱吧?现在有钱才能娶上漂亮的女人,没有钱,你娶上漂亮的女人,早晚也跑了。”

“现在漂亮的女孩子都嫁给煤老板了,看来一点都没有错。”

这时候两个青年人从叶荣耀他们边上走过,眼睛一直色蜜蜜柳箐箐和柳兮兮,余光扫了几眼叶荣耀,开始议论起来。

两人的声音基本上都没有压低,很明显他们根本就不顾及叶荣耀他们听到他们的对话。

“爸爸,他们说你长的难看。”

嘟嘟立即跑到叶荣耀的身边,指着那两个青年对叶荣耀告状道。

“那是两傻逼,傻逼说爸爸难看,那是妒忌爸爸,知道吗?”

叶荣耀摸摸嘟嘟的头说道。

浑然没有把那两青年的话当回事。

很明显,这两青年是妒忌自己身边有这么多漂亮的女人,这话来话外酸溜溜的。

这种人现在叶荣耀都难得搭理。

“你骂谁傻逼啊?”

叶荣耀说话也没有故意压低声音,那两青年自然也听到了,立即就火起来,走到叶荣耀的面前喝道。

本来看到叶荣耀身边这么多美女,他们心情就非常不好,现在被叶荣耀骂“傻逼”,他们自然不干了。

“你们想干嘛?”

南宫紫嫣她们立即挡在叶荣耀的面前,警惕地看着这两青年说道。

作为警卫,南宫紫嫣她们时刻都要防止有人伤到叶荣耀一家。

“一个大男人躲在一群女人身后,你不觉得害臊吗?”

穿着白色短袖的青年看着叶荣耀说道。

“怎么准备跟我单挑不成?”

叶荣耀笑笑地走到南宫紫嫣她们前面,对着这两青年说道。

说实在话,叶荣耀本质上是个喜欢打架的人。

“你刚才骂谁傻逼了?”

那个穿着白色短袖的青年瞪着眼睛看着叶荣耀问道。

“原来你们是傻逼啊!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叶荣耀笑嘻嘻地说道。

“你找死!”

年轻人比较容易冲动,这个穿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自然受不了叶荣耀说他是傻逼了。

只见这穿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怒喝一声,挥动拳头准备打叶荣耀。

话音未落,这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的拳头便被叶荣耀一把抓住,往外一推:“一边儿去!”

叶荣耀那是什么劲头?这骨瘦如材的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被叶荣耀这一推,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个脚朝天。

顿时这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脸红如血,自己堂堂七寸男儿,在这么多美女面前被人差点推到个脚朝天,让这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只觉得羞愤欲死,立即大怒道:“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叶荣耀看了看这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然后对另一位穿着灰色衬衫的青年说道:“你听见了吧?”

穿着灰色衬衫的青年一愣,不明白叶荣耀话的意思:“听……听见什么了?”

“你朋友让我打他啊!”

叶荣耀笑道。

穿着灰色衬衫的青年有些没回过神:“啊,听见了,难道你……”

这个穿着灰色衬衫的青年话音未落,就见到叶荣耀矫健的身影猎豹一般窜出去,一个箭步到得白色短袖的青年男子面前,一个冲天炮照着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