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悬丝诊脉”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悬丝诊脉”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王妃……”

“王妃您不能哭啊……”

这米娜王妃身边的几位侍女急忙对米娜王妃劝道。

作为王妃,是不允许在别的男人面前哭泣的,这要是传到国内,米娜王妃要受到处罚,这些侍女们也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呜呜……”

米娜王妃也知道自己不能哭,可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啊。

自从一个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米娜王妃全身上下出现一片片红色的斑点,看起来非常地吓人。

在自己国家的女子医院根本查不出病因,更不要说治疗了。

于是这个月米娜王妃到全世界的知名的医院治疗,可是到现在为止,自己这到底是什么病,都还没有查清楚,更不要说有一个医生能治好自己的病。

都说华夏的中医有神奇的治疗效果,米娜王妃一行人就来华夏治疗,可是在这解放军总医院都住了四、五天过去了,来给自己看病的女医生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来自己得了什么病,更不要说治好自己这病了。

如果自己这病不治好的话,自己这身上的红斑点就没有办法消去,那样的话,自己就是一个大丑女了。

从原本的国色天香,变成满身红色斑点的丑八怪,米娜王妃不能接受这样的变故。

更重要的是,自己变成这鬼样,根本就没有办法见人,不但会被人嘲笑,还会丢王室的脸,最后的结果,米娜王妃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哭起来。

“王妃……”

见米娜王妃哭泣,艾哈迈德也吓的脸色发白。

作为内务长,艾哈迈德全权负责带米娜王妃到国外治病,除了找医生给米娜王妃治病外,艾哈迈德还负责监管米娜王妃,绝对不能让米娜王妃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

可现在这米娜王妃竟然当着外人的面哭泣,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这要是被人告到国内的话,自己也是要担很多责任的。

弄不好都可能有牢狱之灾。

“呜呜……不要管我,你请他们出去吧!”

米娜王妃强忍着自己的情绪,对艾哈迈德说道。

“真是可怜的女人!”

徐克明不由地摇摇头感慨地说道。

这一些国家,女人真的没有一点地位,都生这么重病了,都不让男医生给她看病,真的够可悲的。

“是挺可怜的。”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么热的天,连生病都要这样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不能见人,甚至还不能让男医生治病。

这样的女人活得真的是一点地位都没有,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贵为王妃又怎么了?

真心不如华夏的普通女孩子过得滋润。

叶荣耀实在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还有很多华夏女孩子想要嫁到这样的国家。

在这样国度女人一年四季只要出门,都要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不能和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接触。

甚至还要忍受自己老公娶好几个老婆,如果嫁得男人不好的话,还经常要被家暴。

在这些神奇的国度,女人被自己丈夫打骂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连哭诉的地方都没有。

更不要想着远在万里之外的娘家会出来给你撑腰。

不得不是华夏有些女孩子活到钱眼里了,脑子都不多想想就嫁过去了,最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荣耀,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帮帮她吧!”

徐克明有些于心不忍地看了一眼米娜王妃,对叶荣耀说道。

医者父母心,听着这么年轻的女子无助的哭泣声,徐克明起了恻隐之心了。

“你说什么治啊,这位王妃把自己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怎么给她瞧病啊。”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确实。”

徐克明看了一眼米娜王妃,无奈地点点头说道。

“关键是不能近距离接触,不能给她号脉,如果可以给她号脉的话,她的病情我也能号出来……”

叶荣耀说到这里突然愣住了。

“荣耀,你怎么样?”

徐克明见叶荣耀突然愣住不说话,疑惑地问道。

“我想到办法了,我想到怎么不跟她近距离接触,就可以号她的脉搏了。”

叶荣耀有些兴奋地说道。

“什么办法?”

徐克明好奇地问道。

“悬丝诊脉。”

叶荣耀有些兴奋地说道。

“悬丝诊脉?”

顿时徐克明脑海里出现一部宫廷戏的一段故事情节。

一位太医去王府给寝食不宁的格格看病,经过望、闻、问后,用一根长长的丝线,隔帘给病床上的格格悬丝诊脉。

太医接受线那端脉搏微弱的讯息,片刻功夫,太医诊出尚未出阁的格格有孕在身。

王爷顿时铁青着脸。

这还了得,尚未出阁的格格有孕在身,传出去对体面的王府来说是奇耻大辱,王爷及格格的颜面要毁在这一根丝线上。

最后因为这次悬丝诊脉,为太医跌宕起伏的命运埋下了隐患,并引来杀身之祸。

当然这只是电视剧里为了突出主角的本事特意增加的情节,根本就不能当真来的。

作为解放军总医院的院长,徐克明可以肯定“悬丝诊脉”只是传说,现实里根本没有办法实现。

一根长长的丝线既不能导电,又没有感应,怎么可能隔那么远的距离号人的脉搏的跳动呢。

“对,就是悬丝诊脉。”

叶荣耀非常肯定地说道。

在封建社会,悬丝诊脉是为皇亲国戚的夫人千金们准备的一种诊病方式。

由下人将一根丝线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