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梦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梦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叶灵虽然不喜欢这个老混混,可女人到了三十岁也想有个孩子,有一个家,加上其它各种原因,叶灵还是跟这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老混混结婚了。????壹?看??书看·?

等孩子生下来,已经年老色衰,加上没有什么生活技能的叶灵,已经没有挣钱的能力了。

孩子生下来需要人带,叶灵甚至连去工厂干体力活都去不了了,这时候叶灵才懂得挣钱的重要性。

自己没有挣钱能力也就算了,叶灵的那个混混丈夫也没有能力在正道上挣钱,只能再混混这条道上走的更远。

一次给赌场看场子的时候跟人打架,叶灵那个混混老公失手把人砍成重伤,被送进了大牢里。

这让刚刚有了孩子的叶灵顿时雪上加霜了。

已经走投无路的叶灵只能回到桃源村,回到自己父亲的身边。

因为自己的事情,自己父亲叶荣岳六十多岁的人还要拼命地挣钱养她和她的孩子。

村里、村外人的闲言闲语,加上父亲叶荣岳积劳成疾,以肺癌为主的一些列病症发作,因为没钱得到好的治疗,最终去世。

可是她连给父亲买坟地和送葬的钱都没有,最后还荣耀叔出钱才给自己父亲买了块坟地,出钱给自己父亲送葬。

因为什么也不会,年龄也大了,叶灵什么工作都找不到,只能靠着政府的救济金和村里的补助勉强度日,艰难地把孩子养大。

还好无论是读小学、初中、甚至大学,孩子读书所有的费用都是荣耀叔出的。

一直等到自己儿子娶媳妇。

可是自己那个儿媳妇嫌弃自己这个丢人的婆婆,不愿意跟自己这个婆婆生活在一起,甚至不认自己这个婆婆。

结婚没有多久,自己的儿子和他媳妇就去国外工作和生活了,从此两、三年都不回来看她一次。

甚至自己的孙子出生了,叶灵想去看看,都被她儿媳妇拒绝了。

孤单寂寞的叶灵,开始终日用不多的救济金买醉,露宿街头,很快就积累了一身病症。

等被村里人送到医院时,已经无法救治了,只能慢慢的等死。

独自一人躺在一个空荡荡的病房里,听到死神的脚步一点点的走近,叶灵不由回忆起自己这一生。

这时候她不由想,如果当初上大学时,她不贪墨虚荣,按照父亲、荣耀叔、老师的意思,改过自新,好好学习的话,那么现在绝对是另一番光景。???????·

可是这世界有反悔药吗?

如果有的话,叶灵多么希望能吃上一颗。

感觉到自己身体越来越冷,过往的一切在叶灵眼前如同电影倒放般回溯,曾经没有珍惜的一切,此时变得清清楚楚。

思念、悔恨、不甘……

各种情绪都在叶灵的脑海里浮现。

“哎……”

叶灵懊悔地用尽最后的力气长叹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行悔恨的浊泪从她的双颊流了下来。

这是悔悟的眼泪,可惜流的太迟了。

当感觉到自己的世界一切一切都要陷入黑暗时,叶灵不由想:“如果能回到大学的时候,一切都堆倒重来的话,自己一定会跪在父亲的跟前向他认错,自己一定会痛改前非。

“灵灵……灵灵,你起床没?”

当叶灵的意识完全陷入黑暗后,脑海里突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年轻女子的声音。

这是箐箐婶子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漆黑一片的世界猛烈地震动起来,让叶灵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窗外传来的亮光让叶灵不由一些不适应,整个脑子还蒙着。

这……这是在哪啊?

地狱?

天堂?

不过等叶灵看清这房间的摆设,叶灵愣住了!

这不是自己读大学的时候,自己跟自己父亲吵架后,住在荣耀叔的四合院的那个房间吗?

没有错,就是那个房间!

叶灵很肯定!

难道上苍可怜自己,给自己推倒重来的机会吗?

“灵灵,你起床没?”

屋外传来箐箐婶子的声音。

“婶婶,我起床了!”

回过神来,叶灵急忙说道。

看来,昨天自己昨晚只是做了一个梦。

叶灵觉得这个梦实在是不可思议,居然一梦就让她走完了一生。

一个悲伤的一生。

可当叶灵还想要回忆其中的一些生活细节时,却发现什么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大概的人生经历而已,里面的人和事都模模糊糊看不清,也记不起来了。

甚至自己梦里的那个丈夫和儿子也很模糊,模糊到自己都忘记了他们的长相和名字。

一切一切都变得跟过往云烟,消散的毫无踪迹可寻了。

不过,梦里她临死时那种“悔悟”的感觉确实极其清晰、深刻,就如同她真的经历了梦中那悲惨的一生,最终悔悟了一样。

即使叶灵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可是心中的那思念、悔恨、不甘……

还满满地在脑海里塞着,让叶灵十分难受。

“梳洗下,起床吃早餐了,你爸今天上午还要坐动车回去呢。”

柳箐箐说了声,就离开了。

“嗯。”

叶灵应了一声,立马起床穿衣服了。

等叶灵走到院子的时候,父亲叶荣岳和荣耀叔两人在院子里聊天。

“爸……”

看着自己父亲活生生地在自己的眼前,叶灵泪水止不住地从双颊流下。

回想梦里,自己父亲为了给自己撑起一个家,积劳成疾,去世的时候,自己连一块棺材板的钱都拿不出来,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