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梁朝语参加面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梁朝语参加面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我尿床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尿床的。”

嘟嘟一副做错事情的乖宝宝样子对叶荣耀说道。

“妈**评你了?”

叶荣耀摸摸嘟嘟的小脑袋问道。

“嗯。”

嘟嘟点点头,继续说道:“爸爸,我以后不会再尿床了。”

“知道错了,愿意改正的孩子,还是好孩子,这次爸爸原谅你。”

叶荣耀摸着嘟嘟的头说道。

“嗯,嘟嘟是好孩子。”

嘟嘟开心地说道。

……

梁朝语一个人忐忑不安地坐在会议室里,等待面试。

梁朝语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个漂亮的老婆和可爱的媳妇。

可这一切从他扶起一个老太太后,整个生活全变了。

那位老太太说自己把她给撞伤了,要赔偿,开口就要五十万。

自己是做好事扶这老太太了,竟然被讹要钱,梁朝语自然不干了。

最后这事情闹到法院,原本梁朝语觉得自己是出于好心扶这位老太太,行为坦荡荡,是助人为乐,这官司肯定会赢。

可结果让梁朝语万万没有想到,法院竟然判自己输,需要赔偿老太太伤害损失、精神损失、后期治疗损失,包括支付打官司所有费用,一共要四十万。

用法院的法官的话,“不是你撞倒,你为什么去扶。”

就这么一句话,让梁朝语背上了四十万的债务。

虽然梁朝语花了不少钱上诉了,可没有用,仍然维持原判。

对于家境普通的梁朝语来说,四十万无疑是要他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最后房子卖了,东借西借二十多万块钱,才把这四十万块钱给凑齐。

可是这样一来,梁朝语家底就空了,老婆和孩子都养不活了。

梁朝语的老婆埋怨梁朝语多管闲事,弄的家里欠下如此巨大的债务。

要知道那时候是2008年,梁朝语在工厂里上班,一个月才一千两百块钱。

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情况下,这样的工资,这辈子都未必能偿还上这笔巨款,梁朝语的老婆不愿意跟梁朝语一起背着这样巨额的债务,就跟梁朝语离婚了,带着儿子离开了梁朝语。

梁朝语的老父亲也受不了这个打击,明明自己儿子是做好事的,可结果法律却判他赔偿别人巨额的赔偿。

还世界还有公道吗?

看着自己儿子遭受这样的屈辱,又看他妻离子散,年纪已高的梁朝语父亲也在郁郁寡欢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从此以后,梁朝语成为孤家寡人了。

在梁朝语看来,造成自己妻离子散的罪魁祸首就是这种“碰瓷”的不良社会风气。

尤其是随着自己的案子之后,这种“碰瓷”的事情越演越烈,沦落到开车的都在车里装行车记录仪,怕被碰瓷,而路上有人倒地,人们不敢再轻易地去扶了,因为像自己这样被讹诈的事件也越来越多了。

自从老父亲离世后,梁朝语毅然走上于碰瓷的人做斗争的路,把一个个碰瓷的人碰瓷的过程给录下来,发送在网上,让人们警惕这些碰瓷的人。

也让那些被碰瓷的人们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因为没有证据的话,法院就会判你有罪,要赔巨额的赔偿。

梁朝语就是因为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没有碰倒那个老太太,自己是做好事扶起那位老人的。

结果一句,“不是你撞倒,你为什么去扶”,就把梁朝语给定罪了,赔偿巨额的赔偿。

虽然现在碰瓷的人越来越多,老人倒地都没几个人敢去扶了,可几千年的美德,是不会消失殆尽的,还是有人用善良的心去扶那些倒地的人。

可是现实一次次伤害善良的人,很多人因为好心好意去扶那些倒地的人们,最后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清白,那么最后的结果肯定判你赔偿。

当然如果你能拿出证据,你最多是不用赔偿了,对于碰瓷的人来说,就是讹不到你的钱而已。

梁朝语曾经接触过京城的一位65岁的老者孙某,他常年坚持在京城东城区北新桥路口的西北角斑马线上“碰瓷”。

9年共“碰瓷”341起。每次私了的款项最少是400元,最多上万元,碰瓷次数之多,时间之长,令人发指。

341次的“碰瓷”,终于让办案的警察和地方法院意识到了这老人就是专业的“碰瓷”。

梁朝语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对这位孙某的处理,是“拘留”。

341次的“碰瓷”,“碰瓷”的获得的金额将近百万,最后的给予的处罚竟然是“拘留”。

要知道在华夏,对拘留的最长时限是一般现行犯、重大嫌疑分子刑事拘留的最长期限是14日,对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的最长拘留期限为37日,而行政拘留的最长期限是20日。

也就是这孙某最多也就是被拘留37天。

如此低的犯罪成本,以至于现在的碰瓷现象横行。

梁朝语不是救世主,也不能阻止这碰瓷现在越来越严重,但是作为曾经的受害者,梁朝语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别人遇到碰瓷,不至于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也希望自己把拍摄到的碰瓷视频和图片发到网络上,引起人们的重视,

这些年,因为拍摄这些碰瓷人碰瓷过程的录像和图片,梁朝语曾被人打过很多次,具体多少次,梁朝语也记不清楚了。

总之这碰瓷从刚开始的个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