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岁月真是把杀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岁月真是把杀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陈曼珊看着叶校长轻轻松松地提着袋子,不由地脸微红。

这实在有些丢人。

还好这里的人都不认识自己。

“校长,你等等我!”

见叶荣耀走远,陈曼珊急忙追上去。

“校长,你真的要把学校的所有人的手机都换成这种老人机?”

陈曼珊好奇地问道。

“对!”

叶荣耀肯定地说道。

这是叶荣耀一定要做的事情,阻力再大也要做。

“可是现在大家都习惯使用只能手机了,你让大家用这种不能上网的老人机,我估计很多人都不愿意。”

陈曼珊说道。

“其中包括你是吧?”

叶荣耀转头看着陈曼珊说道。

“那个……”

陈曼珊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说了。

用习惯智能手机,突然不让用,这真的比杀了陈曼珊还难受。

“不用那个这个了,这事情我已经定下了,所有人都换成这种非智能手机,在学校区域里,都必须使用非智能手机。”

叶荣耀强势地说道。

“桃源小学”是私立学校,股东就两个,一个是叶荣耀自己,一个是柳箐箐,这“桃源小学”就是叶荣耀的私人财产,他的话就是圣旨,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

叶荣耀都决定好了,不愿意接受换手机的教职工一律开除。

“哦!”

面对强势的校长,陈曼珊连多一句话都不敢说。

心里不由地为自己默哀。

以后没有智能手机的日子怎么过啊!

……

快走到商城门口的时候,叶荣耀突然愣住了。

“校长,怎么了?”

跟着叶荣耀身后的陈曼珊差点就撞上了,还好及时停住脚步。

“校长……”

见叶荣耀没有回答自己,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面,不由地用手在叶荣耀眼前挥挥手喊道。

“张老师?”

叶荣耀对不远处的一位中年女子喊道。

“妈,有人喊你哦。”

林凡真对自己母亲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喊我啊,可能喊别人呢?”

张映岚笑笑地摇摇头说道。

“当然喊你了,你是老师,又姓张,而且他的目光还盯着你看,肯定是喊你了。”

林凡真笑笑地说道。

“你看,他向这边走来了,这人好魁梧啊!”

见叶荣耀向自己这边走来,林凡真对自己母亲说道。

“难道是我哪位学生的家长?”

张映岚有些疑惑。

“你是张老师吧?”

叶荣耀看着自己眼前的中年女子问道。

由于时间的久远,叶荣耀已经忘记了这位张老师的名字了,只记得她叫“张老师”。

“我姓张,我也是老师,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口里的那位张老师。”

张映岚看了看叶荣耀说道。

主要是张映岚对叶荣耀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当老师二十多年,教过无数的学生,张映岚真的记不住多少学生了。

更何况自己教的是小学的音乐,这小学生长成这么大,整个人都大变样了,谁还能记得住啊。

“十几年前,你是肖江三小的音乐老师,对吗?”

叶荣耀盯着这位中年妇女问道。

虽然这眼前的这位张老师已经变样了,不再是叶荣耀印象中那么年轻漂亮了,不过叶荣耀还是能认出这位自己曾经的美女老师。

毕竟这位张老师在自己小学时代,给自己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痕。

“对,我现在还在肖江三小当音乐老师。”

张映岚点点头说道。

眼前这个魁梧的男子,难道是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

张映岚心里疑惑。

“张老师,我是你的学生,你可能记不起来我了,可我还记得你,虽然十几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漂亮。”

叶荣耀有些激动地说道。

前些天自己在听段涵秀上音乐课的时候,想起自己这位小学的音乐老师,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再见到这位音乐老师呢。

没有想到这都没过几天,就真的见到了自己曾经的小学音乐老师了。

“都老了,还漂亮什么啊。”

被自己曾经的学生说自己还跟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漂亮,张映岚心里特别地高兴,不过岁月不饶人,张映岚清楚自己不服老都不行了。

“不,在我心里老师你是永远是那么地漂亮。”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看着脸上已经有明显皱纹的张老师,叶荣耀心里有些感慨。

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慢慢地变老了。

曾经的美丽也凋谢成黄花菜了,唯有留在心里曾经的回忆是不变的。

“呵呵,妈,看来这位可是你忠实的粉丝啊!”

林凡真笑笑地说道。

“是吗,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张映岚看着叶荣耀问道。

实在是自己教过的学生太多了,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毕竟自己不是教主要课程,是教选修课的,一个班级一个星期也就一节音乐课,对于自己教过学生,张映岚还真的叫不出几个学生的名字。

“张老师,我叫叶荣耀。”

叶荣耀说道。

对于自己这位老师记不住自己,叶荣耀一点都不奇怪。

读小学的时候,因为身高的原因,叶荣耀都是坐在最后一排的,上音乐课的时候,这张老师也不点名,她要是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那才奇怪呢。

“你好,这位是你妻子吧,长得真漂亮。”

张映岚看了一眼陈曼珊后,对叶荣耀说道。

这不是恭维的话,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