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自由职业者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自由职业者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进屋就舒服多了。”

进屋里,空调的凉气迎面而来,让柳亦菲整个人舒畅起来。

此时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柳亦菲的大姑柳筱芸,抬头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走进屋里的自己这位侄女。

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自己这个大侄女竟然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这还是自己那个对男人冷冰冰的侄女吗?

什么时候自己这大侄女有男朋友了,自己竟然不知道,这个保密工作也太好了吧!

想到这样,柳筱芸不由地仔细打量起叶荣耀来的。

见自己姑姑看过来,柳亦菲也注意到自己还挽着叶荣耀的手臂,急忙把手从叶荣耀的手臂位置拿开。

“菲菲,这是你男朋友?”

柳筱芸看了看叶荣耀后,对柳亦菲问道。

怪不得这亦菲一直拒绝家里给她介绍的那些成功男士,原来她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只是这个男人穿着普普通通,让柳筱芸有些担心他的家世能不能配上自己这个侄女。

虽然柳家对门户之见不是很重,可彼此也不能相差很大啊。

毕竟自己这个大侄女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处级干部,是一个大县城的父母官,她的另一半也不能太逊色不是。

“不是,姑姑,他是我的朋友,我们家不是最近生病的人多,我请他过来帮我们看看。”

柳亦菲有些脸红地解释道。

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这都进屋了,还挽着叶荣耀的手臂,这下好了,被自己这大姑姑看到了,真是羞死了了。

“是吗?不给姑姑介绍下吗?”

对于柳亦菲的话,柳筱芸自然不相信了。

要是关系这么简单,自己这个一直对男人敬而远之的大侄女会挽着他的手臂走路。

而且自己只是这么随意一问,柳亦菲就脸红。

这关系自己要是看不明白,自己这些年算是白活了。

“姑姑,你好,我叫叶荣耀,是柳亦菲的朋友。”

叶荣耀不等柳亦菲给自己介绍,自己大方地自我介绍起来。

“叶荣耀?”

柳筱芸点点头看着叶荣耀指着自己对面的沙发,对叶荣耀说道:“你坐吧!”

“谢谢!”

叶荣耀大方地沙发上坐下。

柳亦菲犹豫了下,在自己姑姑柳筱芸身边坐下。

“你是医生?”

柳筱芸看着叶荣耀问道。

虽然柳筱芸对这叶荣耀的医术持怀疑态度,毕竟省城那么多专家医生都看不出自己家人为什么接二连三生病,这个年轻人的医术能跟省城的专家医生比吗?所以柳筱芸才这样一问。

“算是吧!”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

“算是?”

柳筱芸楞了下,有些不明白,“算是”代表什么意思。

“我是自由职业者。”

叶荣耀解释道。

因为工作很自由,不受任何管束,所以叶荣耀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名自由职业者。

“哦。”

柳筱芸有些失望地点点头说道。

什么是“自由职业者”,这是好听的说法,说的不好听的,就是无职业者,就是没有工作的人。

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自己大侄女呢,顿时柳筱芸看叶荣耀的眼神变了。

“荣耀,我带你去我房间坐坐!”

自己姑姑的眼神变化,精明的柳亦菲自然感觉到了,怕叶荣耀不高兴,柳亦菲站起来对叶荣耀说道。

“好!”

叶荣耀自然也感觉到这柳筱芸态度的变化,也不想在这里热脸贴冷脸了。

柳亦菲的房间很漂亮,布局很好看,里面有很多布娃娃之了的女孩子喜欢的装饰物件,只是让叶荣耀意外的是,这个房间的床头柜上竟然摆着一张自己的照片。

“那个……”

柳亦菲也注意到自己房间床头柜上的那张叶荣耀的照片,顿时脸红起来,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自己怎么把自己房间里还摆着叶荣耀的照片的事情都给忘了。

这多尴尬啊!

“那个你在我房间休息下,我有些事情下去下。”

柳亦菲把床头的照片往柜子里一放,尴尬地说了句,就急忙地跑出房间。

现在柳亦菲觉得自己没脸面对叶荣耀了。

自己闺房里,尤其是自己睡觉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张叶荣耀的照片,这还被叶荣耀抓个正着,这是多么羞人的事情啊。

“哎……”

看着跑出房间的柳亦菲,叶荣耀不由地叹了口气。

这份情,自己这辈子估计要辜负了。

这让叶荣耀心里很难受。

……

“菲菲,你过来!”

见柳亦菲下楼,柳筱芸立即叫住柳亦菲说道。

“姑姑,什么事情啊?”

柳亦菲脸红红地说道。

现在柳亦菲都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叶荣耀解释自己闺房的床头柜上怎么摆着他的照片。

“你跟你姑姑说实话,那个叶荣耀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柳筱芸盯着柳亦菲严肃地问道。

“不是!”

柳亦菲有些伤感地摇摇头说道。

“真的?”

柳筱芸有些担心自己大侄女骗自己。

“真的,人家都有老婆了,怎么可能是我的男朋友呢!”

柳亦菲摇摇头,有些丧气地说道。

相逢不在他未娶时,这是柳亦菲最大的遗憾。

“有老婆了?”

这还真的出乎柳筱芸的预料。

不过一想到那个叶荣耀都有老婆了,自己这个一直对男人非常冷淡大侄女还对他这么亲密,而且还让他进她自己的闺房。

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