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喷子”云集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喷子”云集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隐士怎么了,怎么写这美食类了。”

办公室里,阅文网站主编青山皱着眉头道。

看过桃源隐士写的完本感言,青山也知道,这桃源隐士要写一本众类的。

在青山原本想法里,这桃源隐士要写的众类的,应该是这两年特别火的乡土类。

所以也没有怎么在意,因为乡土文只要不是写的太差,在悦文网站的极力运营下,这成绩就不会差。

可是这美食类?

实在是太冷门,就算再怎么运营,这读者们都不怎么会买账。

这让青山都头疼了。

要是一般的白金作者,青山都能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改写其它,不然就不给他运营。

可是对于这个桃源隐士?

青山也就敢在心里想想,可不敢打电话让他不要写这本《超级美食者》。

毕竟人家可是大人物,就算自己大老板,都要讨好这位桃源隐士,自己这个层面的人,哪里敢对他指手画脚啊!

算了,不管这本《超级美食者》多么冷门,悦文集团必须全力地运营这本,这是集团最高管理层的决定。

“我也不知道啊,这桃源隐士开新书前,也没有跟我沟通他写的书的内容,我也不好去问。”

麒麟也一脸郁闷地道。

现在麒麟对叶荣耀有种恨铁不成钢。

你你写的《诛魔》这么火爆,你就应该趁热打铁,在写一本玄幻、仙侠之类的,哪里有像你这样的,直接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改写都市文了。

如果写正常的都市文也好,毕竟都市文也很火爆,可是麒麟怎么也没有想到叶荣耀会选择都市文里,最最冷门,都已经没有人写的美食类了。

要知道这美食类这几年,绝对是谁写,谁扑街来的,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看,更不要订阅了。

这任性,也不能这样任性吧!

不过这样的话,麒麟也只能在心里嘀咕,可不敢出去,毕竟叶荣耀的身份、地位摆着,自己要是几句关于叶荣耀的坏话,弄不好明天自己就要打包走人了。

“算了,这事情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大家都各就各位,等这桃源隐士把章节上传上去后,就大力运营,把所有悦文集团网站的大风推都换成它。”

青山交代道。

要知道网站的排行第一的大推荐,就是大风推,悦文集团网站,包括手机端在内,最少几十个,每一个网站的大风推都给叶荣耀的新书,这个决定,作为主编的青山是没有决定权的。

这个重大的决定,是悦文集团的最高管理层的决定,青山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是!”

大家立即各就各位准备给叶荣耀的这本新书《超级美食者》大力运营起来。

……

虽然一部分《诛魔》的粉丝,都不怎么看好叶荣耀的新书《超级美食者》,不过还是有很多理解叶荣耀的铁杆粉丝一直在默默的支持。

甚至有叶荣耀的铁杆粉丝在评论上发布信息,“隐士大大,不管你这本《超级美食者》好不好看,我都大力支持,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直接太监掉好了,我们绝对理解,咱们可以继续写仙侠。”

有支持的人,自然也有反对的人。

本来叶荣耀的《诛魔》火遍整个网络文学,让很多人嫉妒,尤其是同样写网络的那些网络作者。

数九隆冬盼春光,夜半三更盼朝阳;

花容月貌盼大款,闲散贰奶盼留氓;

夜读才子盼女鬼,光棍老头盼大娘;

演戏盼着能得奖,写盼着死同行!

这一点都没有错,一些写的人特别的容易眼红,很多稍微有些好点成绩,就有很多喷子出现,甚至很多连书的内容都没有看,就黑的头头是道。

美其曰:“试毒完毕,此书剧毒!”

等等各种黑评出现。

其实真的去查的话,就会发现,这些给黑评的人,十之**都是写网络的作者,甚至有些眼红的作者想要拉黑别人的,花钱找水军黑别人的。

这种情况在现在的网络文学里,实在是太普遍了。

这不,一看这次叶荣耀居然写非常冷门的美食类,顿时,书评区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新书第一章还没发布,书评区贬低,谩骂声就一片接着一片。

“这桃源隐士这是江郎才尽啊,这是要废了吗?”

“这是要写做菜文吗?太可惜了,预计这剧毒!”

“看看这简介,都不用看书了,这绝对是一个水逼文,没有什么看头。”

“历数悦文网站的所有关于美食类,基本上都是太监文,我预计这本美食书也写不到上架,就会太监!”

“肯定的,大家都不要看了,这书注定要太监,看了只是浪费时间。”

“可惜了,这么一个白金作者,就要这么陨落了!”

……

看着这么多人在黑叶荣耀的新书,叶荣耀的很多铁杆粉迷都在暗暗地为叶荣耀焦急。

“这些人太坏了,隐士大大的新书都还没有出章节,竟然就这么诋毁隐士大大的新书,真是可恶。”

“没有办法,这世界上永远不会缺少眼红的人,谁让我们的大大书写的好呢。”

“也是,这些诋毁大大新书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网络作者群里的人,现在有些网络作者不好好想想怎么写好,就是心理不平衡,老是去黑那些写的好的作者。”

“是啊,有那个时间去琢磨怎么写好,都能写出精品了,可惜有些人的心理就是那么地不成熟。”

“你不知道一句话吗?演戏盼着能得奖,写盼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