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幽冥之藓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幽冥之藓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虽然这山洞的光线极差,不过叶荣耀使用“探测术”根本就不受光线的限制,在这黑漆漆的山洞里,还是很清楚地看清绿蝙蝠所在区域的情况。

整个洞壁顶部石壁上,倒挂着密密麻麻拳头大小的绿蝙蝠,至于数量叶荣耀也数不过来,估计在一千只左右,算是一个不小的蝙蝠群了。

“奇怪,这些绿蝙蝠为什么都集中在这个山洞区域。”

叶荣耀有些疑惑起来。

毕竟这个山洞如此深,按照这蝙蝠胆小、谨慎的习性,一般都会栖息在洞穴的深处。

可现在这些绿蝙蝠都集中在这离洞口不远的区域,叶荣耀估摸了下,这里离洞口直线距离,也就五十米不到。

“嗯,那是什么?”

叶荣耀突然主要到这洞壁上的植物,这洞壁位置有很多漆黑的苔藓,

生物学里介绍苔藓植物是一种小型的绿色植物,结构简单,仅包含茎和叶两部分,有时只有扁平的叶状体,没有真正的根和维管束。

苔藓植物喜欢阴暗潮湿的环境,一般生长在裸露的石壁上,或潮湿的森林和沼泽地。

洞壁上的奇怪的苔藓大致上跟生物学上介绍的苔藓非常一致,可有一点,是正常苔藓所没有的,那就是这苔藓颜色不是绿色的,而是一种漆黑之色。

如果不是叶荣耀使用“探测术”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这漆黑色的苔藓,一定会以为这是洞壁本身的颜色。

加上这漆黑的洞穴,这漆黑的苔藓很好地隐藏在这洞壁上,不容易被人给发现。

很快,叶荣耀脑海里出现这个漆黑苔藓的名字“幽冥之藓”。

华夏人熟识的冥界与西方人认识不同,没有凶恶的三头狗,但是却同样阴郁,有漫长而阴冷的黄泉路,亡灵们排队沿着它走向冥府。

整个黄泉路阴气浓烈,而且阴冷无比,在黄泉路上只生长着两只植物,一种是“彼岸花”。

“彼岸花”是生长在黄泉路上的接引之花,花香拥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亦是黄泉路上最美的风景。

“彼岸花”花开得凄美绝伦,不失优雅,却带一些华夏人特有的幽怨,花的颜色血红,花瓣的皱褶百转千回,丝丝缕缕的,似说不尽生死永隔的哀叹。

另一种就是这“幽冥之藓”,传说中这“幽冥之藓”是冥界最早的植物,比“彼岸花”还要早很多就出现在冥界。

传说六道轮回附近,鸿蒙开辟以来,生成地狱黄泉,其中有幽冥血海,在幽冥血海中,天生孕育了一个胎盘,后成为冥河教祖,有大神通,演阿修罗一族。

冥河教祖是圣人之下最强者之一,法力无边,堪比如来佛祖。

阿修罗一族吞噬六道轮回的生灵魂魄,增强自身实力。

因巫族势大,阿修罗一族不出血海,潜心静修,躲过了巫妖大战、封神之战等一些大劫。

封神之战后,巫族和妖族衰弱,一直在西方的佛教大兴,地藏王入主幽冥地狱,发誓要度尽阿修罗一族。

但是地藏王奈何不得冥河教祖,便请如来佛祖降服此魔,如来法力虽高,但是冥河教主魔功也深。

虽然被如来佛祖以五大明王所化的诛仙阵击败,但还是使其逃回了血海。

此战过后倒也让冥河教祖因祸得福,不破不立,道行法力也有所精进,连如来佛祖都奈何不了他。

“血海不枯,冥河不死”,想要杀死冥河教祖,需要把血海蒸干或杀尽血神子后杀掉冥河老祖。

无论是要把血海蒸干或杀尽血神子,虽然如来佛祖贵为圣人,也无法一个人做到。

但不得不说这冥河教祖脑子进水了,自己活腻了,他创阿修罗教,证道之法为杀:“杀天、杀地、杀众生。”

说直白一点,就是把所有的都杀上一遍,他的道就成了。

这可把其他的同时期的强者都得罪了,想把我们全杀了,让你证道。

开什么玩笑啊!

大家都是大神通的人,可不是泥捏的,连脾气最好的女娲娘娘都不能容忍这冥河教祖存在。

于是洪荒时代的所有强者联起手来,追杀这冥河教祖,最后杀到六道轮回附近的幽冥血海。

那个战争打的天昏地暗,整个阿修罗族被屠尽,幽冥血海也被几位圣人联手给蒸发殆尽,冥河教祖也被诸强联手给杀死了。

死后尸体就化成黑水融入黄泉路的泥土里,不久后就长出了这“幽冥之藓”,传说中这“幽冥之藓”可洗净因果。

鬼魂如果食用了这沾因果,前尘往事,因果轮回都将停止,从此“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

叶荣耀之所以知道这么多,主要是脑海里的中医学知识,这些传说也存在脑海里。

现实中的“幽冥之藓”,是一种非常奇缺的中草药,甚至可以说绝种了,叶荣耀没有想到在这山洞里能见到这“幽冥之藓”。

古方记载“幽冥之藓”能主治:攻毒拔毒,散瘀止痛,杀虫止痒

“这些蝙蝠都待在这‘幽冥之藓’的地方,难道这‘幽冥之藓’是历山病毒的解药?”

根据中医的“相生相克”的理论,这绿蝙蝠生活的地方,肯定有解这历山病毒的解药。

而这“幽冥之藓”是这区域唯一存在的植物,所以叶荣耀觉得这“幽冥之藓”就是这历山病毒的解药。

“叶教授,叶教授!”

见叶荣耀半天不吭声,李建生有些担心地叫了几声。

“怎么了?”

叶荣耀回过神,疑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