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竞价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竞价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一亿五千一百万!”

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一名代表激动地大声喊道。

这回终于可以拿回自己国家的国宝《比较阿尔玛?塔得玛》了,自从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失窃后,鹰国国家博物馆整个管理层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还好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不是在鹰国国家博物馆内被失窃的,而是在斯德哥尔摩,要不然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人都要遭殃了。

“一亿六千万!”

很快有人跟上喊价。

毕竟对于很多人来说,鹰国已经不是曾经辉煌的“日不落帝国”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把它给打垮了。

现在的鹰国说白了,就是一个纸老虎,只能算是强国,但想像曾经那样主导世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来参加拍卖会的人,都是每一个国家权贵级别的人物,自然敢跟鹰国竞争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了。

“一亿六千万一百万!”

鹰国国家博物馆那位代表瞪着那位敢跟自己鹰国国家博物馆竞价的中年男子,咬着牙举牌说道。

原本以为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是鹰国的国宝,大家会很给面子,不会跟着竞价的,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参加竞价。

真的以为鹰国政府好欺负的吗?

“一亿七千万!”

那个中年男子继续漫不经心地喊道。

这个中年男子可是镁国石油大亨的二儿子,人家可是镁国大财团的重要人物,自然不会把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人放在眼里。

在中年男子看来,现在鹰国都是镁国的小弟,哪有做大哥怕小弟来的。

“一亿七千一百万!”

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代表咬牙切齿地举牌喊道。

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可是上面大人物指明无论花多大代价都要拍卖回去的,这位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代表虽然很气愤,还是咬着牙加价。

“一亿八千万!”

那位中年男子有些鄙视地看着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代表说道。

还代表鹰国政府呢,这才一百万,一百万地加,丢不丢人啊!

看自己多牛逼啊,这一加价就是一千万。

中年男子有些得意,有种自己压着一个国家打的成就感。

“一亿八千一百万!”

虽然很气愤,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代表还是无奈地跟上。

“一亿九千万!”

“一亿九千一百万!”

“两亿!”

“两亿零一百万!”

……

“三亿!”

叶荣耀举牌喊道。

什么玩意啊,这样慢慢喊价,真是浪费时间!

叶荣耀有些不耐烦了,这一千万、一百万地往上加,要加到什么时候啊!

看来还得自己出马抬价才行!

“三亿?”

叶荣耀喊出来的价格,顿时把很多人给吓到了,这两亿三千一百万,直接跳到三亿,这个跳跃也太大了吧!

顿时很多人把目光看向叶荣耀。

“日笨人?”

鹰国国家博物馆和鹰国政府的代表们不由地皱起眉头来。

人家镁国人来捣乱,也就是算了。

谁让人家拳头大呢,你一个日笨人也敢参合。

有钱了不起啊,我大鹰帝国可是有军队,你们日笨有什么啊,不就一支自卫队吗?

也敢参合这事情!

甚至这些鹰国代表觉得,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失窃,或许跟日笨人有关系。

要不然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怎么会在日笨的拍卖行拍卖的呢?

本来鹰国政府怀疑是华夏人盗取了《比较阿尔玛?塔得玛》,现在又多了一个怀疑对象。

不过这毕竟是在日笨国内,这些鹰国代表虽然心里很不爽,可也没有办法,只能咬牙继续竞价。

“三亿零一百万!”

鹰国博物馆的代表眼里冒着火光看着叶荣耀,举起牌子喊道。

“四亿!”

叶荣耀继续喊道。

“噗……”

一位鹰国政府代表刚喝一口水,就被叶荣耀喊出的竞拍价给吓了把水都喷出来了。

能不能好好玩了?

有这么竞价的吗?

还要不要别人活了?

叶荣耀报的竞拍价,不但把鹰国人给吓到了,也引起了拍卖大厅其他人的注意,不少人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

“这个人是谁啊?这么牛叉!”

“没有见过,从来没有见过!”

“能喊出四亿的竞拍价,

这个人的家产肯定非常雄厚,应该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难道是某个大财团的子弟!”

“日笨的大财团就那么几个,年轻人里面,我基本上都认识,可就是没有这个人啊!”

“我可以保证,在我们大日笨的几个大财团的子弟里,就没有这号人!”

“那这个牛逼的日笨人从哪里冒出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

……

“四亿,58号喊出四亿美金的天价,真的是大土豪啊,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啊!”

虽然美女拍卖师也被叶荣耀喊出来的高价愣了下,不过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回过神来,对下面的人们喊道。

“四亿零一百万!”

不管怎么样,这国宝《比较阿尔玛?塔得玛》一定要拿回来,鹰国国家博物馆的代表无奈地举起牌子喊道。

原本以为要拍回这《比较阿尔玛?塔得玛》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谁知道这半路跳出两个“程咬金”来。

“四亿零一百万!101号喊出四亿零一百万,还有更高的吗?”

美女拍卖师激动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