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翁涛的心上人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翁涛的心上人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很快,这个滑不溜湫的被叶荣耀抓出水面。

“泥鳅,金色的大泥鳅!”

叶荣耀有些意外地看着手上的泥鳅。

这条泥鳅长约二十厘米,除了鳍是黄色的,身体其他部分呈金黄色,就像披了黄金甲似得。

黄色的泥鳅,叶荣耀小的时候见过,可是金黄色的泥鳅,叶荣耀还是第一次见到过。

不过叶荣耀在武侠小说里看到过,这种金黄色的泥鳅,在武侠小说里被称为“金鳅”。

在武侠小说里,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奇珍异宝,吃了不但延年益寿,功夫大涨,还能解百毒。

当然现实中的“金鳅”,只不过是泥鳅发生基因突变后的产物,营养价值跟普通的野生泥鳅一样。

虽然说这种金黄色营养价值跟普通野生的泥鳅一样,可是它们市场价格可是相差很大。

要知道黄颜色在华夏可是最为尊贵的颜色,在古代只有帝王之家或者庙宇里的仙佛才可以使用这种颜色,普通老百姓是不允许使用黄颜色的布料之类的东西。

要不然就是犯大不敬罪,要知道在古代犯大不敬罪,可是要杀头的。

在市场上野生黄色的泥鳅的市场价比普通野生泥鳅要贵上一、两倍的价格。

更不要说,叶荣耀手上这条大“金鳅”了,简直是有价无市。

就叶荣耀手上这只大“金鳅”,在市场上最少都能买上万的价钱。

不过对于现在不缺钱的叶荣耀来说,自然不会把这泥鳅拿到市场去卖。

把这只大“金鳅”往水桶里一放,叶荣耀也上岸。

把身上稍微清理下,穿上衣裤,把在岸边玩耍的“小白”叫到身边,叶荣耀就提着水桶往自己家的院子走去。

……

“我给你织的围巾,你试试!”

“我不喜欢戴围巾!”

“我让你试试,就试试,听话!”

“姐,我们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翁涛,姐都老了,而且还离过婚,不适合你,你完全可以找年轻漂亮的姑娘结婚。”

“可我就喜欢你,我不喜欢别的女人!”

“你会后悔的,好了,不要说这些,姐帮你把围巾围上看看。”

刘研说这,就把自己亲手织好的围巾给翁涛围上。

恋爱中的女人,喜欢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织围巾,以表达自己的心意。

当然这是对刘研这个年纪段的女人来说,那个时候人民的生活条件没有这么好,恋爱中的女人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的东西,大部分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比如自己亲手织的围巾、自己折叠的千纸鹤。

“姐,你就嫁给我吧,除了你,我谁也不娶!”

翁涛深情地看着刘研说道。

“不要开玩笑了!姐都这么大岁数了,不适合你,你娶了我,以后会被人耻笑的。”

刘研摇摇头说道。

这命运真的是很抓弄人,自己都守寡十几年了,也没再有再嫁的念想了。

可命运偏偏让自己遇上翁涛。

自己喜欢翁涛,翁涛也喜欢自己。

彼此间暗暗地交往了一段时时间后,现在刘研后悔了。

不是后悔自己爱上翁涛,而是后悔自己忍不住内心的冲动,答应跟翁涛交往一段时间。

毕竟自己都快四十的女人了,而翁涛才三十出头,自己整整大了他九岁。

“女大三,抱金砖”,那是旧时代的思想。

现在这个时代,结婚的男女,都是男的比女的大几岁。

当然最重要的是,刘研是一个寡妇,而且还有一个十八、九岁女儿的寡妇,如果再结婚的话,就属于二婚。

而人家翁涛还是一个没有结过婚的小伙子,村里还有好几个小姑娘喜欢他。

自己不能这么自私,自己要是答应跟翁涛结婚的话,就会害了他,让他一辈子被人取笑,一辈子都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

“我不在意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我,我就喜欢你,我就是要娶你!”

翁涛摇摇头说道。

从见到刘研的那一天开始,翁涛就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大很多岁的女人,而且这种情感越来越不能自拔。

“你不在意,我在意啊!我不想被人嘲笑我老牛吃嫩草,我不想被人指责不守妇道。”

刘研流着眼泪说道。

自己跟翁涛真的是有缘无份。

要是自己在年轻十几岁,要是自己还没有嫁过人,该多好啊!

可惜那些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我不,明天,明天我们就去办结婚证!”

翁涛一把抱着刘研,整个人情绪激动地说道。

“翁涛,快放开我,要是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刘研吓了一跳,急忙对翁涛说道。

这要是被人看见的话,就完了。

不用一天时间,这风言风语就传遍桃源村了。

自己以后就没有脸出门了,还会败坏了翁涛的名声,让他以后很难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是刘研不想要的结果。

刘研真的不想害了翁涛,他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结婚。

而不是跟自己一个守寡的中年妇女过一辈子。

“爱一个人,就必须学会放手!”

刘研记不清这句话是谁说的,但是刘研知道,自己现在就应该放手,不能在错误的方向继续走下去了。

翁涛他还年轻,现在只是一时的冲动,自己已经是过来人了,不能跟他一样不懂事。

自己要为他多多考虑。

“被人看见,就被人看见好了,反正早晚别人都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