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条件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条件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不过很快浙南大学的保安过来,帮叶荣耀解了围。

“叶教授,恭喜了!”

校园里一位女学生对叶教授喊道。

现在叶荣耀可是浙南大学的风云人物,大学里的大学生们基本上都记清楚叶荣耀的长相了。

“谢谢!”

叶教授点头说道。

“叶教授,恭喜你,给我签个名吧!”

一位女大学生跑到叶荣耀身边激动地说道。

“好!”

“叶教授,我也要您的签名!”

……

一路上,叶荣耀被好多大学生围着要签名。

弄的叶荣耀都想买个蛤蟆镜戴起来,让别人认不出自己了。

以前叶荣耀还耻笑那些明星戴蛤蟆镜呢,现在叶荣耀算是明白这些明星的苦楚了。

这不戴蛤蟆镜不行啊,这一路上找你签字的人,都能让你头疼。

“叶教授,恭喜你!”

刚到杨纯洁办公室门口,叶荣耀遇上了自己的老同学温海棠。

“这都还没影的事呢,这都还没有颁奖呢!”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还说没有影啊,人家拉斯克医学奖负责人都亲自找上门了,记得请客哦!”

温海棠笑笑地说道。

“那是肯定的,不会忘了你这位老同学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这还差不多,杨院长就在办公室里,你进去吧!”

温海棠这才满意地说道。

“那我们回头再聚。”

叶荣耀对温海棠说了句,就推开杨纯洁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叶荣耀推开门走进去,杨纯洁办公室里坐着好些位医学院的重量级医学教授。

“哈哈哈,说曹操,曹操就到,叶教授,祝贺你啊!”

见叶荣耀进办公室,杨纯洁高兴地从沙上站起来,对叶荣耀说道。

其他在办公室的教授们也纷纷对叶荣耀道贺。

“叶教授恭喜了!”

“叶教授,你可给咱们华夏医学界争脸了!”

“这可是咱们华夏医学界在国际上拿到第一个重量级的大奖啊!”

“叶教授,你现在可是一举世界成名啊!”

……

大家都非常高兴,叶荣耀这次在国际医学界获得这么重量级的奖项。

这是华夏医学界的荣誉,同样更是他们浙南大学医学院的荣誉,大家都很激动,叶荣耀为他们浙南大学医学院带来的光环,显然很不一般。

要知道华夏那么多的医务工作者,就叶荣耀一个人拿到这拉斯克医学奖,这是何等的荣誉啊!

见这么多重量级老教授这么恭维自己,这叶荣耀受宠若惊,急忙说道:“各位前辈可不要这么说,我只是运气比别人好那么一点点而已。”

“叶教授你也不要谦虚了,你的医术在华夏医学界,现在绝对是这个。”

一位老教授竖起大拇指对叶荣耀说道。

叶荣耀出任解放军总医院中医院院长的几个月,可是治疗不少别人治不好的疑难杂症,他的医术被华夏医学界公认为第一。

当然,华夏医学界那些多高手,自然有不服气的。

可是自从知道现在解放军总医院中医院的那四位神医,都是叶荣耀的学生。

而且跟叶荣耀学医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医术已经让华夏无数医务工作者望尘莫及。

这让华夏医学界很多自以为医术高的人,都熄了跟叶荣耀较量的心。

“过奖了,过奖了!”

叶荣耀脸微红地说道。

被这老教授说自己医术是华夏第一,天生脸皮厚的叶荣耀都有些脸红了。

这个评价也太高了吧!

“李教授可没有说错,叶教授,你现在在咱们医学界的地位,觉得是泰山北斗的存在。”

一位白苍苍的老教授笑着对叶荣耀说道。

大家真得高兴啊,多少年了,华夏医学界终于出了一个叶荣耀这等惊才艳艳的人物,年纪轻轻就拿到了“拉斯克医学奖”这样国际性重量级的大奖项。

要知道华夏医学界那些多人前辈们奋斗一辈子都没有拿到这样的国际性重量大奖。

这就是人家的本事啊!

就算是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他都有机会争一争。

当然,大家知道这个难道有些大,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没有多久浙南大学的校领导也接踵而来,向叶荣耀道贺。

……

下午两点钟,拉斯克基金会的负责人过来了。

这次来的负责人叫约翰塞纳,一个长的很高的白种人,五十岁左右,是个镁国人。

他是前天从镁国人坐飞机专程来华夏的,来华夏的目的,就是代表拉斯克基金会先跟叶荣耀沟通。

“你好,约翰塞纳先生。”

杨纯洁跟这位镁国人见过面,还算熟悉。

“你好,杨院长!”

约翰塞纳在华夏工作过很多年,汉语说的很流利,这也是拉斯克基金会派他过来的原因,主要是方便他跟叶荣耀的沟通。

“这位一定是叶教授吧,真的是年轻有为。”

约翰塞纳看着叶荣耀高兴地伸出手说道。

“你好,约翰塞纳先生。”

叶荣耀跟约翰塞纳握握手说道。

“叶教授你真的太棒了,禽流感的世界难题都被你给攻克了,真的太了不起了。”

约翰塞纳握着叶荣耀的手激动地说道。

“约翰塞纳先生你太客气了!”

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杨院长,我能跟叶教授单独沟通吗?”

约翰塞纳看着杨纯洁问道。

“好的,你们谈,我先去学院视察下。”

杨纯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