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都是穷造的孽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都是穷造的孽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是啊,来,两位抽烟!”

叶荣耀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华夏烟,给两人分烟。w?ww.

“华夏烟,好烟啊!”

穿破旧大棉袄的老人拿着一根华夏烟,在鼻子上嗅了嗅,开心地说道。

村里穷啊,平时大家抽的烟是两块钱一包的烟,也就是谁家办喜事的时候,能分到几根华夏烟。

老人可是听说了,山下的人办喜事的时候,可是每一桌酒席都有一条华夏烟,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包华夏烟了。

只是自己村里人太穷了,这办喜事的时候,还跟以前一样,每一桌酒席就一包华夏烟,喝酒的时候,大家拿出来分,一个人分两根烟。

这华夏烟珍贵着呢,平时的时候可舍不得抽啊!

“老人家,你喜欢抽,这包烟都给你。”

叶荣耀把一包华夏烟直接给了老人。

现在叶荣耀的干坤戒里华夏烟多的是,这些都不是叶荣耀买的,一部分是上次在超市里没收的,还有一部分是别人送的。

现在叶荣耀认识的有钱人多,这些人知道叶荣耀不收贵重礼物,于是逢年过节就往叶荣耀家送烟酒,弄得叶荣耀家都可以开烟酒店了。

“这多不好意思!”

穿破旧大棉袄的老人虽然嘴上说不好意思,手上动作可是不慢,一手就接过叶荣耀手上的华夏烟。

在华夏,烟酒是最容易拉近人之间的关系的。

这不,叶荣耀一包华夏烟过去,大家的关系立即熟络起来了。

叶荣耀也知道了老人的名字叫章天山,还是元山村的村民,中年男子叫许永新,是安瑞县县城里人。

“许大哥,你这次也是来元山村探亲的吗?”

方博琳对许永新问道。

“不是!”

许永新看了方博琳一眼,有些脸红地说道。

说实在话,许永新活了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跟这么俊俏的姑娘近距离说道。

“他啊,是到村里娶媳妇的。”

章天山笑笑地说道。

一包华夏烟,让章天山把叶荣耀他们当成自己人了,什么话都说了。

“娶媳妇?”

柳箐箐她们有些吃惊地问道。

毕竟这许永新一看都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娶媳妇啊!

难道他离异了。

“这还不是穷字闹得。”

许永新叹了一口气说道。

年轻的时候,家里穷,兄弟多,这大哥、二哥都娶了媳妇后,家里也没有钱了。

轮到许永新要结婚的年龄,家里要房没有房,要钱没有钱,媒人也不愿给他说媒了。

没有什么文化的许永新是靠干体力活来挣钱的,前些年工地里干活薪水低,还经常干了大半年,结果还拿不到钱。

也就这几年国家政策好了,这干体力活的工资也高了,这几年也存下了不少钱了,于是想着娶一个媳妇。

可是城里的女孩子看不上他这个大龄的大叔,那些老娘们,许永新又看不上她们。

有些存款的许永新不想委屈自己,想要娶一个黄花大闺女。

城里的女孩子看不上他,就想着到乡下找,只不过现在安瑞县的乡下人生活条件也都好了,家里日子也过得不错。

谁家也不愿意把自己家年轻的闺女嫁给许永新这个半老的中年人。

要是许永新是有钱的大老板,或许还有年轻的闺女愿意嫁给他,关键这个许永新只是一个干体力活的中年大叔。

买不起洋楼,开不起豪车,自然不会有年轻的闺女嫁给他了。

想要黄花大闺女,他更是在做梦。

不过经过打听,听说元山村里的女孩子很想嫁到村外面,只要花三、五万块钱的聘礼,就能在元山村里娶上一个如花似玉的黄花大闺女。

因为元山村很穷,这娶媳妇很省钱,只要给女方家买些媳妇,给聘礼,在村子里摆上酒席,请全村人吃一顿酒席,这闺女就算是嫁出去了,这黄花闺女就可以领回家了。

许永新打听清楚后,就托关系找人,终于找到了这位章天山老人,经过几次讨价还价,以五万元的聘礼娶一位黄花大闺女,今天就是许永新跟章天山到山上看媳妇了。

只要满意的话,就可以把婚事给办了,把媳妇领回家了。

“到元山村娶媳妇,女方看好了?”

叶荣耀问道。

“还没有,不过听章大叔说是一位十九岁的黄花大闺女,你也知道,我这年龄能娶上这么年轻的黄花大闺女,心里就满足了,只要人健康,没有什么毛病,这婚事就办了。”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许永新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

再说了,像他这个年龄的中年人,还能娶上十九岁的黄花大闺女,其实是一件很得意的事情。

要知道在城里,就他这样,别说娶上年轻的黄花大闺女了,就是那些离过婚的年轻的少妇,都不愿意嫁给他。

“这跟买媳妇有什么区别!”

方博琳不满地说道。

从小接受高等教育的方博琳,见不得这种事情,非常不满地说道。

“你说什么呢!”

章天山顿时不满地看着方博琳说道。

这怎么能说买媳妇呢,村里穷,村里的年轻姑娘想要嫁到村外面有什么不对的,这都是自愿的。

“琳琳!”

叶荣耀对方博琳使一个眼色说道。

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可以了,不要说出去,免得的让别人不高兴。

而且这种事情,说实在话,很多年前在农村里经常出现。

穷的地方的女孩子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或者想嫁给家庭好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