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半夜来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半夜来客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桃花劫不是血光之灾,还不至于要命,到不用太紧张,既然小磊跟那位什么啊的……”

“亚莉克希亚!”

王小磊不高兴地说道。

对于叶荣耀叫不全自己女朋友的名字,王小磊心里非常地不满意。

“呵呵,是亚莉克希亚,既然他们相爱,我们也不能棒打鸳鸯,随他好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这王小磊虽然命犯桃花,不过从面相来看,是有惊无险,虽然可能要遭受点罪,不过如果是真爱的话,受到罪,彼此考验一下,也是不错的。

真爱总是要经历考验和磨难的。

“可是……”

王泽亿不放心地说道。

毕竟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王泽亿可不想他受到什么伤害啊。

“放心,小磊怎么说也是我的晚辈,也叫我一声叔爷爷,真的遇事了,我总不会不管的。”

叶荣耀知道王泽亿担心什么,就开口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

听叶荣耀说他不会不管小磊的,王泽亿夫妻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两人知道叶荣耀的本事和身份,既然叶荣耀不会不管小磊,小磊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是平安符,就送给小磊,戴在身上,可保平安。”

叶荣耀说着就从乾坤戒里拿出一张“平安符”递给王小磊说道。

这“平安符”,叶荣耀做了不少,都放在乾坤戒里,就拿一张送给王小磊,要知道这个平安符,在关键的时候,可是能救人一命的。

“愣着干嘛,还不谢谢你叔爷爷。”

见王小磊愣着没有去接“护身符”,王泽亿不高兴地对自己儿子喝道。

“哦,谢谢叔爷爷!”

王小磊有些不情不愿地接过这护身符。

就这么一张画着奇怪符号的黄纸,王小磊心里暗暗不以为然。

认为叶荣耀这是封建迷信,但他明白自己父母亲都非常尊重这位叔爷爷,自己要是不接的话,自己父母肯定不高兴。

算了,不就一张黄纸吗,等出去往垃圾桶里一扔就可以了。

“呵呵,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不以为然,不过以后你会明白的,记着一定要贴身携带。”

叶荣耀自然看出来王小磊的心思了,笑笑地对他说道。

“叔,您放心,我亲自监督他!”

王泽亿说道。

“哈哈,好了不说这些事情了,我们吃饭!”

叶荣耀朗爽笑了下,就对大家说道。

现在叶荣耀肚子真的饿了。

……

这顿饭吃到晚上九点半才结束。

拒绝王泽亿开车送自己回酒店,叶荣耀一个人坐出租车回酒店。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叶荣耀稍微梳洗下,就准备上床睡觉了。

“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轻轻地被敲了几下。

“这么晚了,谁啊?”

叶荣耀有些疑惑,还是起床去开门。

叶荣耀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二十来岁,一脸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不过整体还算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当然这化妆,叶荣耀估计占一半的功劳。

“你有事?”

叶荣耀皱着眉头看着这位女郎问道。

叶荣耀总觉的这位女郎有些像“卖唱”的。

以前叶荣耀听人说,这住高档酒店,晚上经常有漂亮的女孩子上来敲门,大部分都是“卖唱”的,当然不排除有的借“卖唱”的名头搞敲诈,唱双簧。

叶荣耀没有想到自己来魔都第一个晚上,就遇上这么一个卖唱的。

“帅哥,玩不!”

年轻女子给叶荣耀抛了个媚眼说道。

“没有兴……”

叶荣耀话还没有说完,这位年轻女子扭着水蛇腰进房间了,还顺手把房门给关了。

还不等叶荣耀做出动作,这女孩子把裸露的身体蹭了上叶荣耀。

叶荣耀略瞥了眼女郎,身材倒还不错,银白色的小短裙几乎包裹不住那浑圆的翘臂,小短裙差点就可以当内裤穿了。

现在是冬天,穿成这样,真的难为她了。

这挣钱也不容易啊!

“帅哥,你真的很强壮!”

年轻女子做出一个让叶荣耀傻愣的动作,她竟然抱着叶荣耀的胳膊,撒娇道。

“好了,我不需要服务,你走吧!”

面对这位年轻女子的撒娇,叶荣耀不动于衷。

叶荣耀现在身边都围绕了大美女,自己老婆又是绝色的尤物,哪里会看上这年轻女子这点姿色啊!

“帅哥,不要这么快拒绝嘛,长夜漫漫,有个漂亮女孩子陪着,也不会寂寞的。”

说着,年轻女子用自己的胸部在叶荣耀的手臂上蹭了蹭,吹着热气在叶荣耀的耳边小声地说道:“我的功夫很好的,保证你很舒服。”

这年轻女子使出浑身妖术要诱惑叶荣耀。

其实来之前,年轻女子打听清楚了,今天晚上住在这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有很多网络作者。

他们都是来参加阅文集团的年会了。

能有资格参加阅文集团年会的网络作家,都是些身价不菲的年轻作家,这网络作家基本上都是宅男,属于闷骚型,属于容易被诱惑的存在。

每年阅文集团的年会,这位年轻的“卖唱”的姑娘也会蜂拥而来,勾搭这些网络作家。

只要攻陷一位网络作家,这钱就来的特别快。

这些年轻的网络作家出手都很大方,而且都是年轻人,比起找那些有钱的老头强多了。

“谢谢,我想我真的不需要,你还是找隔壁吧,我听说隔壁住着的是台灯下的节奏,他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