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哭声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哭声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结婚肯定要在自己家里,父母含辛茹苦地把你养大,儿子结婚,对于父母来说,是他们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回家去结婚吧,不要让你父母伤心!”

叶荣耀对马少华说道。.』.

对于父母来说,从生下儿子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为儿子的婚事操劳了,只要儿子还没有结婚,他们就会觉得他们的人生任务没有完成。

只要给自己的儿子风风光光地把婚事操办了,他们才觉得自己人生才算无憾。

华夏人的传统观念里,成家立业,如果儿子没有成家,这是父母的责任,儿子成家,也是父母的义务。

只有儿子成家了,有他自己的家了,父母才算完成了任务。

“恩,我们听院长的!”

朱晓红点点头说道。

朱晓红最崇拜叶荣耀了,自然听叶荣耀的话了。

“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死板,你们完全可以在老家办完婚礼后,回京城再办一场小婚礼,请京城的朋友同事们喝喜酒啊,其实也等于在京城办了一场婚礼。”

叶荣耀说道。

现在很多人结婚都是这样的,在自己老家办一场婚礼,回到工作的城市,再举办一次婚礼。

反正只要不是换新娘或者新郎,怎么开心,怎么折腾都行。

“老师,谢谢您!”

马少华感激地对叶荣耀说道。

还是自己老师说的话管用,自己都说了好些天了,朱晓红就是听不进去,坚持要在京城办婚礼。

这下好了,自己老师一锤定音,算是解决自己现在最头疼的问题了。

“不要跟我说谢谢,你们真心要感谢地是含辛茹苦把你们养大的父母,他们把你们养大到你们结婚,是多么不容易啊。”

叶荣耀对马少华他们语重心长地说道。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没有为人父母,是不知道为人父母的不容易。

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叶荣耀真的是悔恨无比。

自己父母为了自己能讨上媳妇,真的是操碎了心。

以自己那时候的懒样,能娶上柳箐箐这样绝色的大美女,自己父母不知道给柳箐箐做了多少的思想工作。

可惜自己那时候混蛋,不知道父母的辛苦。

等自己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嗯!”

张少华点点头应道。

……

把两枚极品翡翠交给张万三,让他负责帮自己拿去拍卖,叶荣耀带着警卫乘直升飞机回桃源村了。

“堂哥,你可回来了?她们是?”

叶盈盈好奇地荣耀身后的一大群美女,对叶荣耀问道。

自己堂哥去京城,怎么带这么一大群美女回来。

他不担心堂嫂会生气吗?

“你怎么来了?”

叶荣耀有些疑惑地盈盈问道。

自己这位堂妹,在市里卫生局上班,今天怎么有空到自己家里来啊。

“怎么,表哥你不欢迎我!”

叶盈盈不满地说道。

“怎么会呢!你堂嫂呢?”

叶荣耀没有见到柳箐箐和自己的闺女嘟嘟,疑惑地问道。

“给嘟嘟洗澡呢!堂哥你还没有告诉我,她们是谁啊?”

叶盈盈宫紫嫣她们,对叶荣耀问道。

毕竟现在这些年轻的美女们每一个人最少都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很明显这些美女是准备在这里长住来的。

叶盈盈真的很好奇这些美女跟自己堂哥什么关系。

现在自己这位堂哥可是很有本事,有钱有地位有名气。

这男人有钱有势后,就容易变坏,叶盈盈还真的担心自己堂哥变坏了,变成花花公子。

那样真的会让自己堂嫂伤心。

堂嫂那么好,自己堂哥要辜负她,真的太不应该了。

那样的话,真的是可恶的负心汉了!

“她们是我的警卫!。”

叶荣耀说道。

“警卫?”

叶盈盈疑惑地荣耀问道。

自己堂哥怎么会有警卫,而且还全是年轻的美女警卫。

这可能吗?

叶盈盈有些不相信。

毕竟真的是警卫的话,也应该是男警卫才对的。

女警卫真的很少见,更不也说还是一群如此年轻漂亮的女警卫。

“你是赵素卿?”

叶荣耀盈盈身后的女孩子说道。

虽然跟这个赵素卿就接触过一次,叶荣耀还记得她。

一米六几的身高,四百多斤的体重,简直就跟一座会移动的肉山似得。

一年多没有见,这个赵素卿比以前胖更多了。

“叶大哥你好!”

赵素卿低着头对叶荣耀说道。

现在赵素卿很自卑。

去年的时候,赵素卿虽然很胖,可也没有像现在这么胖,现在胖的跟一个球似得。

现在赵素卿都不敢出门了,一出门就能感受到路上的人盯着自己身上在取笑自己长的跟猪似得。

作为一个女孩子,一个曾经漂亮的女孩子,现在变成一个跟肉球似的女胖子,赵素卿真的很自卑。

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去年开始自己胖的度越来越快了,哪怕自己不吃饭,天天就吃几个水果当饭,自己这身体还是在长胖。

为了减肥,自己可是多医院,根本就没有效果,也去专门的减肥中心减肥。

可是几个月下来,罪是没有少遭,可是这身体就是没有见廋下来,反而越来越胖。

这次来桃源村,就是叶大哥治自己这肥胖病的。

现在赵素卿可是把自己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叶荣耀的身上。

“堂哥,卿卿来这里,是让你能不能让她身体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