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给一巴掌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给一巴掌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再骂我们院长试试!”

沐雨寒愤怒地看着胡宁说道。?

现在沐雨寒有种出手扇这三个女人的冲动,竟敢骂自己崇拜的院长。

太可恶!

这要是在中医院的话,大家的唾沫都能把她们仨给淹死。

“本来就是臭留氓、死变态,还怕别人骂!”

胡宁鄙视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就是,怕被人骂臭留氓、死变态,就不要做那种事情!敢做不敢当算是什么男人!”

李秀琦瞪眼眼睛看着叶荣耀和沐雨寒骂道。

尼玛的,这老天爷真的是瞎了眼了,竟然让这样死变态、臭留氓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臭留氓、死病态,害得本姑娘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你怎么还不去死啊!”

张玉莹指着叶荣耀大骂起来。

从小到大,张玉莹都没有遇上这样的变态,竟然准备连自己跳天桥死后的尸体都不放过。

“你……你……要干嘛!”

原本叶荣耀坐着,张玉莹三女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可现在一站起来,这身高,这体魄,让张玉莹三女紧张起来。

这也太强壮了吧,关键是他向自己这边走来。

他不会动手打女人吧?

想到这里张玉莹真的害怕了。

怎么自己只顾着逞口舌之快,忘了这男人是“死变态”、“臭留氓”,弄不好真的动手打女人的。

“啪!”

叶荣耀一巴掌扇在张玉莹的脸上。

“你……你打我!”

叶荣耀冷不丁一巴掌,把张玉莹打懵了,反应过来,一脸恐惧地看着叶荣耀说道:“你……你打我!”

“我就打你了,怎么地?”

叶荣耀冷冷地说道。

就算是泥人都有三分火,这左口一个“死变态”,右口一个“臭留氓”,叶荣耀心里多恼火啊!

本来看人家小姑娘不懂事,不准备理会的。

可看这个架势,她们是准备没完没了了,真当自己是好脾气了。

“你……”

张玉莹愤怒地盯着叶荣耀,说不出狠话。

真的害怕他还会给自己一巴掌。

“早知道,好心被当驴肝肺,老子懒得出手救你了,让你从天桥上跳下来死了算了。”

叶荣耀冷冷地看着张玉莹说道。

“救我?”

张玉莹懵懵地看着叶荣耀。

他说救我?

这怎么可能呢?

有他这样救人的吗?

“你以为自己长的有几分姿色就了不起了,比起我老婆,你还差的远呢,我有病才打你的主意呢,不要自我感觉太好了。”

叶荣耀不满地看着张玉莹说道。

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自我感觉太好了,就她这样,还真的以为自己对她有意思了。

自己认识的女孩子里,比她漂亮的多的去了,会看上她?

除非在自己还没有遇上自己老婆柳箐箐之前,自己还是小瘪三的时候,才会看上她。

现在自己的审美观被自己的老婆柳箐箐刷上了一个新的境界,就这样的女孩子,叶荣耀都懒的看第二遍。

“院长,不会她觉得你对她有意思吧?”

沐雨寒算是明白了这几个女孩子为什么骂自己院长是“臭留氓”、“死变态”了。

原来是这三个女人自我感觉好,以为自己院长喜欢她们了。

真是好笑!

就她们这样,比起自己都差的老远,自己院长会看上她们。

要知道,在解放军总医院里,有多少年轻漂亮的女医生、女护士对院长有意思啊。

要不是知道院长有一位天仙般的妻子,不知道有多少漂亮的女孩子会蠢蠢欲动了。

就算院长有妻子了,据沐雨寒知道在中医院里,就有不少未婚的漂亮女护士、女医生,都想着给院长做情人。

“对!上次这个女孩子要跳天桥寻短见,我就吓唬她一下,让她不敢寻短见,没有想到好心没有好报。”

叶荣耀点点头有些郁闷地说道。

“你……你是为了救我,才……故意那样说的?”

张玉莹不安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听叶荣耀这么一说,张玉莹再回想当时的情景,他除了用言语吓唬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其它不好举动。

当时自己一心想寻死,要不是他这么一吓唬,自己真的跳下去了。

这样一想,他真的是救了自己。

“你说呢,你就你这样长相,我们院长会看上你,我告诉你在我们医院不知道有多少比你漂亮的护士和医生喜欢我们院长,我们院长都瞧不上,会看上你这样的。”

沐雨寒鄙视地看着张玉莹说道。

长得这么普通,也没有自己漂亮,竟然以为自己院长会打她的主意。

她们真是想多了。

“莹莹,怎么回事?”

胡宁这时候,也觉得有些不对,觉得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我……我可能真的误会他了!”

张玉莹有些惭愧地说道。

哪天的情景回顾一遍,张玉莹真的觉得自己误会了这个男人。

他不是什么“臭流氓”、“死变态”,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什么叫可能,本来就这样,要不是我这样吓唬你,你会放弃跳天桥的想法,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学别人寻短见。”

叶荣耀不满地说道。

现在的有些女生太脆弱了,受了一点刺激,就想着寻短见。

也不想想,她这一死是痛快了,她的家人、她的朋友会多伤心啊!

“对不起,我……我误会了你!”

张玉莹红着脸,低着头不安地对叶荣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