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队长,你快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队长,你快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走!”

一位保安伸手要抓叶荣耀的胳膊,想要拽他出去。

“哎呦,疼……”

可惜这位保安的手还没有抓住叶荣耀的手臂,就被叶荣耀捏住手,疼的他整个人都蹲在地上喊疼。

“什么?”

另一个保安吓了一跳,自己这位同事的力气,自己是清楚的,这么轻易地被捏住,失去反抗力,这男人的力气有多大啊!

虽然很不安,不过这位保安也不能就这么不作为,要不然绝对会被火锅店给炒鱿鱼了。

这位保安急忙拿起手上的警棍向叶荣耀身上砸去。

你力气再大,能敌的过警棍吗?

“小心!”

看到保安用警棍袭击叶荣耀,沐雨寒急忙喊道。

叶荣耀冷冷地看一眼挥动警棍向自己袭来的保安,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踢出。

“啊……”

这位保安急忙避开叶荣耀踢过来的腿。

可惜他的反应度根本比不过叶荣耀的出腿的度,来不及避开,就被叶荣耀一脚给踢飞过去。

“啊……哎呦……”

保安接连撞倒几张桌子,最后倒在地上呼疼,愣是起不来。

“你也给我一边去!”

叶荣耀手一推,直接把自己手上的这个保安往外一推,保安已经倒退三、四米远,倒在地上疼的起不来了。

“这个男人也太厉害了吧!”

“碰上硬角色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这个男人肯定是会功夫!”

……

看热闹的,永远不会嫌事大,见叶荣耀跟保安打架,大厅上的食客们都兴奋起来。

这可是比看电视剧有意思多了。

“你……”

中年男子也被叶荣耀吓了一跳,店里仅有的两位保安,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弄倒了。

这还怎么赶他走啊!

“你什么你啊,把你老板叫过来,今天不给个说法,我不走了。”

叶荣耀在座位上坐好,冷眼看着这中年男子说道。

现在之所以有那么多黑心商人,敢使用有毒有害的食物做生意,就是因为人们对这些黑心商人的软弱,加上一些监督部门的不作为。

只要人人对这些黑心商人零容忍,那么食品安全问题就不会这么严重。

遇上了,叶荣耀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今天叶荣耀就要让这个黑心商人对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以前叶荣耀没有能力,也没有那个本事,遇上这种事情,只能选择退缩,吃哑巴亏。

现在自己有这个实力,有这个本事,让这黑心商人倾家荡产,为他的黑心付出代价,还选择退缩的话。

叶荣耀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句话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要去做。

上天给自己“懒人系统”,不是让自己容忍这些不良的事情生的。

如果有能力,有本事的人不出面,那些弱势群体怎么办?

能在这京城开这么高档的火锅店,这实力是非常大的,普通老百姓是没有办法撼动他的。

甚至你举报这家火锅店使用地沟油的话,还会受到打击报复。

“好,你给我等着!”

中年男子恶狠狠地盯着叶荣耀看了一眼,就走到一边打电话了。

“院长,我们要不要叫人!”

沐雨寒对叶荣耀问道。

毕竟在这火锅店里,就自己和院长,这要是火锅店老板叫来一帮人的话,自己这边就太吃亏了。

所以沐雨寒想着打电话叫人。

作为解放军总医院中医院的副政委,沐雨寒一个电话,也能叫来几位武警过来保护叶荣耀的。

“不需要!”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虽然这个中年男子离叶荣耀比较远的地方打电话,叶荣耀的听力很厉害,还是听出来,这个中年男子是打电话报警。

所以也没有必要叫人过来,通过合法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错。

毕竟是京城,而且这家高档火锅店就位于京城繁华街道,附近都有警察巡逻,不到五分钟,就有五位民警走进了火锅店。

“李队长,就是这两位顾客在店里捣乱!”

中年男子见警察进来,急忙迎了过去,指着叶荣耀和沐雨寒对带头的警察说道。

“怎么回事?”

李队长皱着眉头问道。

毕竟这家火锅店可是京城最出名的高档火锅店之一,这里的消费水平,可不是一般人吃的起的。

就拿李队长的工资,也舍不得来这里吃火锅。

毕竟一家人来这里吃一顿火锅,点便宜的菜,一顿下来都要三、五千块钱,这都抵上李队长半个月的工资了。

当然李队长要是在这里吃火锅的话,火锅店八成会给免单或者打折,不过李队长可不敢这么做。

这里可是京城,对于歪风邪气抓的可是比地方严格多了。

李队长可不想因为吃一顿火锅,把自己的工作都给丢了。

“这两位顾客在诬陷我们火锅店使用地沟油,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这里可是高档火锅店,是经过卫生部门严格检查合格的,怎么可能使用地沟油呢,这是对我们火锅店的诬蔑,还有他打伤我们店里的工作人员。”

中年男子说着,就指着倒在地上,一时半会起不来的两位保安说道。

“哎呀……疼死我了!”

“我……我骨头都断了……”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本来缓过劲,就可以起来的两位保安,也不从地上起来了,而是躺在地上哀嚎着,好些他们真的受到很重的伤似得。

“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