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李八万被吓坏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李八万被吓坏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老公,这位就是郑大师吗?”

王莎莎这时候也从院子里出来,看着李八万身边的一位穿着旧道袍的老人,对李八万问道。

“对,这位就是郑大师,郑大师……郑大师……”

李八万要给郑大师介绍自己的妻子王莎莎,却发现郑大师的目光不在这里,而是看四周的环境。

“郑大师,这里风水有问题吗?”

李八万见郑大师表情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立即不安地问道。

“大问题到没有,只是这别墅的位置风水不怎么好。”

郑大师谈谈地说道。

按照风水学来说,住在这个位置的人家,大的问题是没有,就是不能大富大贵。

“不好,不是背靠山,有靠山,这风水很好吗?”

王莎莎愣了下,疑惑地问道。

上次自己闺蜜请来的那位赖大师可是说了,这别墅正背靠山,有雄厚的“靠山”,住在这里肯定会飞黄腾达的。

要知道那位懒大师可是华夏有名的风水宗师赖布衣的弟四十五代嫡传弟子来的。

“不错,风水学中楼房后面的玄武位有高楼或山,称为靠山,如果没山或楼房,就是没靠山,可这也要看情况的,你们看到你们别墅正对面的楼房没?”

郑大师指着别墅正对面的那一栋几十层高的住宅楼对李八万夫妻说道。

“看到了!”

王莎莎点点头说道。

“这栋别墅背后的靠山比这前面的楼房要低很多,这是靠山无力的意思,还有这前面的高楼,正对着你们的别墅,这煞气直冲别墅而来,压制着别墅,完全无视后面的靠山,长期住在这里,这靠山不是要倒了,就是离你而去。”

郑大师严肃地说道。

“不会吧,这……”

王莎莎听到郑大师的话,脑子乱了,不明白到底是谁在骗自己。

难道自己好闺蜜请来的那位赖大师是个骗子?

这怎么可能呢?

自己那位闺蜜可是对自己誓誓旦旦地告诉自己那位赖大师可是国内非常厉害的风水大师,要不是跟她有些亲戚关系还请不过来呢。

“不说这靠山了,在风水上也又左青龙,右白虎,你们看这别墅右边有是高层住宅了,这就意味着白虎挡道,在风水上来说,长久以往,这会有两个后果,第一,不利财;第二,不利健康。”

郑大师继续指着别墅右边的高层住宅楼对李八万夫妻说道。

“这么严重!”

李八万吓了一大跳说道。

怪不得叶荣耀让自己再请一位风水大师来看看,这不,马上就看出来不同的地方了。

尼玛的,还好……还好叶荣耀提醒自己,要不然自己真的要被自己老婆那位闺蜜请来的风水师给害了。

李八万觉得那个风水师肯定是个骗子,把大家都骗了。

“也不是很严重了,毕竟有些距离,影响也是局限的,不过有一点非常肯定,就是这栋别墅的位置非常不好。”

郑大师很肯定地说道。

“郑大师,您请到屋里看看。”

李八万有些着急地说道。

这别墅的外面的风水那么差,这屋里的风水,李八万也没有信心了。

“好。”

郑大师跟着李八万走进别墅大门。

“这……”

在别墅大门口,郑大师脸色大变。

“大师怎么了?”

王莎莎紧张地看着郑大师问道。

记得昨天晚上,叶荣耀叶大哥也是站在这个位置愣了下,还皱起眉头,难道自己家里有问道。

“好重的煞气啊!”

郑大师脸色凝重地说道。

毕竟这么强烈的煞气,一般情况下不可能出现在人们居住的房屋里,除非两种情况,一种就是这房屋建在墓地或者不祥之地上方,还有一种是风水阵。

如果这别墅是建在墓地或者不祥之地,自己刚才在外面应该会感应到的,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屋里有制造煞气的风水阵。

“煞气!”

李八万和王莎莎吓得一跳。

什么是煞气,两人上次可是听那位赖大师说过,说起来很渗人了。

可是自己这屋里完全是按赖大师的要求布置的,而且他都亲自检查过的,怎么可能有很重的煞气呢?

“进去看看吧!”

郑大师没有多说,就率先走进这别墅。

“这鱼缸!”

一走进客厅,郑大师就注意到沙发后面的鱼缸了。

“这鱼缸有问题?”

李八万紧张地问道。

“嗯,这鱼缸摆放的方位不对,摆在房屋的吉地位置了,还有……”

“难道鱼缸不是摆在吉方位置吗?”

王莎莎疑惑地问道。

“谁告诉你的,这鱼缸要摆在吉方位置的。”

郑大师皱着眉头看着王莎莎说道。

实在是这客厅的摆设,到处都犯了风水的大忌了。

一般的老百姓能摆出这样的差的风水阵,可能性微乎其微,郑大师很疑惑这李八万怎么会摆出这样的风水阵来的。

“是一位姓赖的风水大师。”

王莎莎有些迟疑地说道。

“那他是不是跟你们家有仇啊!”

郑大师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

王莎莎摇摇头说道。

这时候王莎莎也记起来叶荣耀也说过这样的话。

难道是那个赖大师真的要害自己家,可是自己家跟他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这么做。

王莎莎有些想不明白。

“大师,这金鱼缸有什么说法没?”

李八万紧皱这眉头问道。

现在李八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