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神秘的地方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神秘的地方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均均……你……你没事吧?”

见大野猪都走了,赵月急忙抱着倒在地上的男朋友陈泓均问道。

“我……我动不来了!”

陈泓均有些艰难地说道。

就刚才被那么大的野猪压在身上,陈泓均吓的脸色白的吓人了,现在都心有余悸,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呜呜……均均,都是我害了你。”

赵月抱着陈泓均大声地哭泣道。

要不是自己一定要采访叶荣耀,不是自己提议爬这篱笆墙,自己男朋友也不会被野猪给伤害了。

要是自己男朋友这辈子都不能动弹了,赵月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不要哭,只要你没事就好。”

陈泓均安慰赵月说道。

万幸这家主人及时出现,不然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不管怎么样,自己和赵月都还活着。

“不……呜呜,都是我害了你,就算你一辈子都动不了了,我……我都陪着你……呜呜……”

赵月紧紧地抱着陈泓均哭泣道。

“好了,别哭哭啼啼了,他没什么问题,只是被吓的脚发软起不来而已。”

叶荣耀见不得这哭哭啼啼的场景,就开口说的。

“真的,我男朋友真的没事?”

赵月惊喜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没事!”

叶荣耀肯定地说道。

以叶荣耀的医术,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陈泓均就擦破了点皮,属于皮外伤,还不至于动不了。

主要是被“金刚”吓的,现在两腿发颤使不上力而已。

“可……可我真得动不了啊!”

听到叶荣耀的话,陈泓均看着叶荣耀说道。

陈泓均到没有觉得自己会残废,只是觉得自己受伤比较重,要治疗,不然起不来身。

“好了,不要哭哭啼啼了,给我一边去。”

叶荣耀对抱着陈泓均的赵月说道。

“你……你想干嘛?”

赵月有些不安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赵月担心叶荣耀会伤害到自己的男朋友。

这或许就是关心则乱吧,也不想想,叶荣耀要是想害他们,刚才就不会从“金刚”的爪下救他们了。

“放心,就是给你男朋友治治。”

叶荣耀说道。

“哦。”

这时候,赵月也反应过来自己太紧张了,有些脸红地应了声,赶紧让开身子。

叶荣耀走到陈泓均的身边,用手在陈泓均的两脚上拍了拍。

“疼!”

陈泓均忍不住疼的叫出来。

“好了,可以起来了。”

叶荣耀拍了拍手,站起来说道。

“好了?”

陈泓均愣了下,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真的可以动弹了。

急忙从地上坐起来,激动地喊道:“我……我真的能动了,能动了。”

“呜呜……,太好了,太好了。”

赵月开心地抱着自己的男朋友哭泣道。

这女人就是这样,开心的时候哭,伤心的时候也哭。

女人是水做的,一点都没有错啊!

“好了,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爬进我家院子。”

叶荣耀盯着赵月和陈泓均问道。

“我们是玟州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记者,我们是来采访你的,门口的门卫不让我们进来,我们才爬篱笆墙进来的。”

见自己男朋友真的没事了,赵月情绪也稳定下来,流着眼泪看着叶荣耀说道。

“记者?”

叶荣耀刚才总觉的在哪里见过这个年轻女子,现在想起来,这不是昨天那个问自己的那个傻妞女记者吗?

还好赵月不知道叶荣耀心里把她定为傻瓜女记者,要不然肯定要疯掉的。

自己可是电视台里有名的才女,是优秀的女记者,怎么能接受“傻妞”的称号呢。

“对,我叫赵月,今天来这里就是采访你这位打虎英雄的。”

赵月看着叶荣耀说道。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叶荣耀摆摆手说道。

对于记者,叶荣耀觉得他们是一群很不错的人,报道很多社会上不良的事件,让很多不好的事情曝光在公众的视线里,最终得到解决。

他们是推动社会文明建设的很重要的一份子。

可是叶荣耀不想被采访,叶荣耀不喜欢上新闻,弄的人人都知道自己,走到大街上,路上指指点点的,叶荣耀很不喜欢。

就跟那些明星似的,吃个饭、上个厕所,跟谁说两句话,甚至打个喷嚏,都会被一些记者弄上新闻,一点个人*都没有。

那样的日子,叶荣耀可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所以上新闻,叶荣耀想想都算了,自己可没有想过成为别人的焦点。

“什么意思?”

赵月有些不明白叶荣耀话的意思,疑惑地问道。

“就是我不接受采访,你们可以走了。”

叶荣耀冷冷地说道。

对这两个记者,叶荣耀没有好感,没有经过自己同意,竟然爬篱笆墙闯入自己家里,这叫什么事啊。

要是今天自己不在家的话,弄不好可就要出人命了。

“我们真的诚心要采访你的,给我十分钟时间好不?”

赵月说道。

“你们走不走,不走我叫金刚过来了。”

叶荣耀看着赵月他们威胁地说道。

“我……我们这就走。”

陈泓均现在可知道刚才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那只巨型野猪叫“金刚”,现在陈泓均一想到它,就心里发凉。

“樱樱,你带他们离开。”

叶荣耀对“樱樱”说道。

毕竟这两个人是翻篱笆墙进来的,没有人带他们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