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安全隐患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安全隐患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很不错,挺好吃的,不过还有进步的空间,再努力点,这味道会更好。”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位小姨难得第一次下厨房,不管这个面包多难吃,叶荣耀都会说不错的。

不能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啊!

只希望她下次不要再把盐和糖弄混了,不然真的苦了自己这位小姨夫了。

“真的!”

一听叶荣耀也说自己的做的面包好吃,欧阳丽娟心都开花了。

看来自己也不是什么都不行的,最起码的,自己还有这厨艺天赋,这第一次下厨做东西,就这么好的成绩。

突然,欧阳丽娟喜欢上厨艺了。

“老公,你分给我尝尝,我都还没有吃过自己做的面包呢?”

欧阳丽娟对在狼吞虎咽吃着自己做的爱心面包的黄祖成说道。

看着自己男人夸张的吃样,欧阳丽娟真的很好奇自己做的早餐到底有多好吃。

“这不行,这是你给我做的爱心早餐,肯定是我一个人吃了。”

黄祖成说了一声,就继续吃着面包。

很快就把一大盘的面包都给吃光了。

……

吃完早餐,叶荣耀和黄祖成都走出小院子去上班。

“荣耀,谢谢你!”

走出小院子,黄祖成对叶荣耀感激道。

“小姨夫你客气了,那些咸的面包,你也能吃的下那么多,我服了你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虽然味道咸了点,可我心里甜啊!”

黄祖成开心地说道。

这可是结婚这么多年,自己妻子第一次给自己下厨做早餐的,这意义可大着呢。

虽然不明白自己妻子怎么突然变了个性子,不过有一点黄祖成非常肯定,这是自己的老婆没有错。

“呵呵,小姨夫,以后有你苦日子过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就欧阳丽娟这厨艺水平,这要想有明显的进步,必须要练个几个月才能做出像样的菜肴。

以后自己这个小姨夫,就天天试毒好了。

“不说这个了,我现在口渴死了,我先开车到外面买水喝。”

黄祖成说了声,就上自己的车开了出去。

也不知道到自己老婆放了多少盐进去,竟然咸成那样,跟直接吃盐没有什么区别了。

……

“怎么样?味道好吗?”

欧阳丽娟看着柳箐箐和欧阳丽珠问道。

原来,吃完早餐后,对厨艺产生浓厚兴趣的欧阳丽娟,又下厨做起自己“拿手”的小面包了。

这不,没有上班或者上课的欧阳丽珠和柳箐箐母女被欧阳丽娟拉过来试手艺。

“好……好吃!”

吃了一口,欧阳丽娟做的早餐,欧阳丽珠脸色怪怪地说道。

“是……是挺好吃的!”

柳箐箐咬了一口,就把面包放到碗里。

这面包实在是太咸了,柳箐箐可是吃不下。

现在柳箐箐有些明白自己老公为什么要跟自己抢面包了,肯定是他知道这面包很咸,所以才不让自己吃的。

顿时,柳箐箐心里满满的幸福。

“哈哈哈,我就说我这个人有厨艺天赋吧。”

说着,欧阳丽娟就夹起一块自己做的面包咬了一口。

顿时,欧阳丽娟脸色一变。

“嗷……”

欧阳丽娟立马把自己吃进肚子里的面包给吐了出来。

太难吃了,太咸了。

这得放多少盐才会这么咸啊?

自己明明是放糖的,怎么不是甜的,而是这么咸呢?

欧阳丽娟迷糊了,有些想不明白。

“你们太坏了,这么难吃,你们竟然说好吃。”

把嘴里的面包吐出来后,欧阳丽娟白了欧阳丽珠和柳箐箐母女一眼说道。

骗子!

他们都是骗子!

自己老公骗自己,叶荣耀骗自己,就连自己的姐姐也骗自己。

这让欧阳丽娟有些难过。

尤其想起自己老公早上狼吞虎咽地吃下自己早上做的那么多面包,欧阳丽娟心里有种心疼,有种幸福复杂的感觉。

这么咸的面包,自己吃一口就吐了。

可是自己男人眉毛都没有皱一下,把满满的一大盘的面包给吃下了。

那表情好像吃到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似的。

这是为什么?

正如叶荣耀昨天说的,他要是不爱自己的话,愿意遭这个罪吗?

“呜呜……”

想到这里欧阳丽娟忍不住哭泣起来。

这样的好老公到哪里找啊?

自己竟然还嫌弃他这里不好,那里不好。

可他何曾嫌弃过自己啊,自己做的这么难吃的面包,他都吃的津津有味。

这不是哪个男人都心甘情愿地遭这罪的。

……

早上叶荣耀来到办公室,只见自己办公室门口围满的人。

很多叶荣耀都眼熟,大部分都是现在还在医院看病的病人或者他们的家属。

“叶院长来了。”

有人眼尖,一眼就看到过来了的叶荣耀。

立即一大群人就跑过来围着叶荣耀。

“叶院长听说您要走了?”

“叶院长您不能走啊!”

“叶院长,我家孩子的病都还没有治好呢,您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

一群人围着叶荣耀七嘴八舌地着急地说道。

原来这些人昨天晚上或者今天大清早听到叶荣耀要离开中医院的消息,都跑到院长办公室来,不想叶荣耀走。

“谁说我要走了?”

叶荣耀眼睛一瞪说道。

这消息也传的太快了,怎么就这么快传到病人和病人家属的耳朵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