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谁都不缺奶奶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谁都不缺奶奶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院长,你看我的工作?”

吴天宇紧张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你负责医院的纪委的工作吧!”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

中医院纪委负责人昨天被调离了,现在中医院纪委还没有新的负责人,叶荣耀觉得还是让吴天宇负责好了。

虽然他也是新来的,最起码的自己看着顺眼。

免得到时候,总医院给自己调来一个让自己看着不顺眼的人。

“这个需要总医院同意吧?”

吴天宇说道。

在海军医院干过,知道这分院的纪委干部,是要总医院安排的。

“这个,我明天跟徐院长、李院长说下,你是新来的中医院副院长,又做过政委工作,还在纪委系统做过,负责这一块正好。”

叶荣耀说道。

“那我服从安排。”

吴天宇说道。

“那就这样说,我先回去了。”

叶荣耀跟吴天宇说了声,就坐上车了。

……

等叶荣耀开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老公,你回来了。”

见叶荣耀走进来,柳箐箐立即从客厅里沙发上站起来,迎上叶荣耀说道。

“怎么了?”

叶荣耀看了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尤其是看到哭泣的那位少妇,就小声地对柳箐箐问道。

“小姨跟小姨夫又闹别扭了,这不,跑过来跟我妈这诉苦了。”

柳箐箐小声地对叶荣耀说道。

那位哭泣的少妇,是欧阳丽珠的三妹,是柳箐箐的三姨,因为最小,所以也叫小姨,叫欧阳丽娟。

叶荣耀对她不算熟,就见过两、三回面,知道她老公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两口子的感情,怎么说呢,老是闹矛盾。

这或许是两人的家世关系的,欧阳丽娟出生显赫的欧阳世家,而她的丈夫是大学认识的同学,家庭条件一般。

当时欧阳丽娟不顾家里的反对,毅然嫁给了家庭条件一般的同学。

开始几年两年感情都不错,只是最近这几年开始,欧阳丽娟老是跟她丈夫闹别扭。

具体的原因,叶荣耀没有那个好奇心想知道,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哦,那我先上楼了。”

叶荣耀对柳箐箐小声地说道。

看着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叶荣耀就烦。

“老公,你陪我坐一会儿吧,等会我跟你一起上去。”

柳箐箐握住叶荣耀的手说道。

看到自己小姨痛苦的样子,柳箐箐觉得自己好幸福啊,自己有一个这么疼爱自己的男人,柳箐箐怕自己是在做梦,握住叶荣耀的手不想放手。

这辈子,就想着都这样静静地握住自己男人的温暖的大手。

“好吧!”

叶荣耀现在也没有困意,就陪自己老婆坐一会儿。

“呜呜……荣耀回来了。”

在哭泣的欧阳丽娟见叶荣耀过来,哭着对叶荣耀说了句。

“嗯,小姨好。”

叶荣耀点点头应道。

“呜呜,小姨我不好,你那个没有良心的姨夫,他对我一点都不好,今天竟然还吼我,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样吼过我……”

欧阳丽娟一边哭泣,一边对叶荣耀说道。

“小姨,姨夫怎么吼你了?”

原本叶荣耀不想多管闲事的,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是这欧阳丽娟说她老公,也就是叶荣耀的小姨夫黄祖成对她一点都不好,在这一点上,叶荣耀是很不认同。

那位小姨夫黄祖成,叶荣耀见过两次,面从心生,从面相上看,那位小姨夫就是老实巴交的人。

这点上,柳箐箐也证实了。

欧阳家族最后之所以还是同意欧阳丽娟跟黄祖成的婚事,主要原因就是欧阳丽娟的大小姐脾气很大,很多世家子弟都不愿意娶这样大小姐脾气的女人。

当然除了世家子弟们不愿意娶外,那些世家子弟的家长,也不想自己未来媳妇脾气不好,毕竟这娶儿媳,肯定是要娶贤惠的,谁也不愿意家里娶个不好的儿媳。

娶个媳妇在家里当“老佛爷”给供着,这样的事情,没有谁愿意干的。

以致于欧阳丽娟三十多岁了,都还没有嫁出去。

后来欧阳世家的几位当家人想了想,觉得这个黄祖成老实巴交,是一个挺不错的人,加上欧阳丽娟一个心地要嫁给黄祖成。

于是欧阳世家几位当家人也就成全他们了。

婚后,欧阳丽娟大小姐脾气一直不改,黄祖成这个人也好,从来不还口,什么事情都让着欧阳丽娟。

结果这个欧阳丽娟的大小姐脾气是越来越大。

开始嫌弃琪黄祖成了,不是今天说他没有本事,就是明天说他跟一个“闷头鹅”似得,不懂得浪漫。

反正就是经常嫌弃黄祖成,来不来无缘无故地发脾气跑到娘家哭诉。

开始的时候,欧阳丽娟父母还会把黄祖成叫过来说道几次。

久了,也觉得自己家这个闺女不对,欧阳丽娟的父母都不好意思再说道自己小女婿了。

说到底,都是自己小女儿的错,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也发个脾气。

欧阳丽娟的父母也知道,都是自己从小把这个小女儿娇生惯养坏了,都不懂得体谅她自己的老公。

说道了几次自己的小女儿,见没有什么效果,欧阳丽娟的父母也不再爱听自己女儿的哭诉了,也不给她出头了。

见自己父母不为自己出头,这欧阳丽娟就找她大姐欧阳丽珠哭诉了。

“他晚上很迟回来,我说道他几句,他就吼我,让我消停。”

“呜呜,姐,他这是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