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医德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医德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不要说话了,院长来了!”

一见叶荣耀走进大礼堂,大礼堂里的所有人都停止说话了,原本站着的人,也急忙找位置坐下。

只从叶荣耀那次在大会上大发雷霆后,每次开会,只要叶荣耀的身影一出现,会议室绝对哑口无声。

现在叶荣耀在中医院的威望是非常高的,大家对叶荣耀又敬又畏。

叶荣耀在中医院,绝对是个说一不二,打个喷嚏,就地震的人物。

“很好,今天晚上大家基本上都来了。”

叶荣耀站在主席台上,往下看了看,很满意地说道。

今天晚上这么多人听自己的课,让叶荣耀觉得有面子。

“在上课之前,有个事情跟大家说一下,因为个人原因,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经常来医院上班了,中医院由纳兰海副院长全权代表我管理。”

“当然,这不是意味着我就完全不管中医院的,每周我都会跟中医院的管理层,我还是会管中医院的,只是管理方式改变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网络办公。”

“当然,大家如果有什么情况需要直接向我反馈的,就找我的助理章华,她会把你们的问题和建议,发邮件给我的。”

“好了,闲话说到这里,就不多说了,现在开始上课。”

叶荣耀说到这里,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在上课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医务人员,最重要的是什么?”

随着叶荣耀的话落,下面的医务人员都开始思考起来了。

“朱晓红,你来说!”

叶荣耀指着坐在前排的朱晓红说道。

“我?”

朱晓红有些紧张地站起来。

真的没有想到院长第一点的就是自己的名。

“对,就是你,你说作为医务人员,最重要的是什么?”

叶荣耀点点头对朱晓红说道。

“是医术!”

朱晓红红着脸有些紧张地说道。

“很好,她说医务人员最重要的是医术,大家还有没有其它意见啊?”

叶荣耀问道。

“这位小伙子,你来说一下,这医务人员最重要的是什么?”

叶荣耀又指着一位年轻的医务人员问道。

“我……我想应该也是医术。”

年轻医务人员站起来说道。

“很好,你也认为是医术!”

“他边上的这位美丽的女医生,你觉得作为医务人员,最重要的是什么?”

叶荣耀指着年轻医务人员边上的年轻女子问道。

“我觉得是细心!”

年轻女子想了想说道。

“细心,很好,又一个不同的答案!”

“还有没有其它的答案?”

叶荣耀对下面的人们问道。

“耐心!”

“责任心!”

“爱心!”

……

很快一个个答案出来了。

“很好,大家说了很多,有说医术的,也有说细心的,也有说耐心、责任心、爱心的,答案很多。”

“这也就是我要给大家上的第一节课,这课不是教你们如何辨别草药,配置药方;不是教你们如何如何望闻问切,给病人看病;也不是教你们如何提高医术,我今天要向你们上的课的内容,归纳起来就两个字,‘医德’。”

“明代龚廷贤说过‘病家求医,寄以生死’,说明医务人员与病人这一医德关系是生死所寄,性命攸关的,它涉及千家万户,男女老少,各行各业,管着每个人的生老病死,影响面很广。”

“医德是一个医院的好坏的标准,一个医院,要形成优良的医风、院风,就必须用医德来协调医务人员相互之间的关系,依靠各方面的团结协作,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相互配合,使整个工作有机统一地、有节奏地、有成效地进行。”

“反之,没有医德的医院,是不会长久下去的,我想这一点道理大家都应该明白。”

“如果你的医院的医生没有医德,病人最多来看一次病,下次绝对不会选择你这家医院的,这不是一个病人的事情,它会影响这个病人的家人、朋友、亲戚,亲戚朋友他们也会有亲戚朋友的。”

“有一句话不是说了吗?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姐妹,你们不要小看一个病人,他的关系网,细分出来,真的是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姐妹啊!”

“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是这样的。”

“其实这跟咱们华夏人的习惯有关系,好事情,很容易让人嫉妒,不愿意传播,可是坏事情,大家恨不得到处传播,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明代医生罗链著医书授给他的儿子,但有一天,他儿子喝醉了酒为人治病,罗链发怒对儿子说道:‘奈何以性命为戏?”

“于是他把自己的医书都烧掉,没有再传给他的儿子,这说明古人在培养医学人才中对医德的注重。”

“同样的,还有唐代的名医孙思邈: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冤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

“这是何等高尚的医德,何等让人景仰的修为,在孙思邈所言中,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他视患者如至亲的接诊态度。”

“医学是一门救人的学问,医生是一个救人的职业,如果你不把患者视为至亲,那么你何以会竭尽全力地去进行救治而心底无私呢?”

“其二,我们的收入来源于患者,从这个层面上理解,患者无疑堪称我们医务工作者的衣食父母,与至亲又有多少差别呢?”

“中医的魅力与光辉并不仅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