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网上发帖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网上发帖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现在八点钟都不到,医院都还没有开始上班呢,怎么有人这么早就要见自己啊!

“叫张万三,这个人早上六点钟就在办公室门口等了。”

章华说道。

“你让他进来吧!”

一听是张万三,叶荣耀就明白是什么事情了。

“叶院长,叶大哥,叶神医,您……您救救我,您一定要救救我!”

张万三一走进叶荣耀的办公室,看到坐在办公椅上的叶荣耀,立即激动地跑过去对叶荣耀说道。

原来昨天晚上,张万三听了叶荣耀的话,立即去大医院检查,结果确定自己是这h携带者。

也就是说自己患上艾滋病了。

现在的人谁不知道这艾滋病的危害啊!

一想到自己可能被隔离,周边的人看自己的眼神,如同看到洪水猛兽,没有美女再愿意靠近自己了,还有自己要被家族抛弃……

一个晚上,张万三都在不安中度过,根本就没有睡觉,也不敢回家,怕传染给自己的家人,就在医院里待了一个晚上,一看天亮了,就赶紧开车到解放军总医院,在叶荣耀的办公室外面等。

张万三很想给叶荣耀打电话,可又不敢给叶荣耀打电话,怕影响叶荣耀的休息,就在叶荣耀办公室等着。

从来没有这么着急地等待一个人,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啊。

张万三清楚,现在能救自己的人,也只有叶荣耀了。

现在叶荣耀来了,张万三就看到救星,那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看你着急的。”

看着张万三激动的样子,叶荣耀都有些想笑。

“叶院长,我……我能不着急吗?这病可是要人命的,您一定要救救我啊!求您了!”

张万三一脸哀求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现在确定了?”

叶荣耀笑笑地问道。

“确定了,是艾滋,都是许晓樱那个害人精,害人不浅,我……”

“好了,别说你们那些事情,我没有兴趣,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乱搞!”

叶荣耀打断张万三的话说道。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要是再这样乱搞,下次可能得的不是艾滋病,而是其它什么急性的绝症,等不到自己,他就挂了。

本着大家朋友一场,叶荣耀还是劝一劝,这男人不要经常出去乱搞,一定要注意安全。

“不敢了,再也不敢乱搞了。”

张万三急忙说道。

这次真的把张万三给吓到了,要不是自己认识叶荣耀这位神医,这次自己的人生就完了。

“知道了就好!”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叶院长,您赶紧给我治治吧,我现在都不敢回家,也不敢跟别人接触,怕传染给别人。”

张万三期盼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你就不怕传染给我呢!”

叶荣耀开玩笑地说道。

“您不是医生吗?叶院长,叶大哥,你还是赶紧给我治治啊,我现在心七上八下的,心慌的很。”

张万三现在最不安的就是自己身上的病。

“好,去倒一杯冷水过来。”

叶荣耀对张万三交代道。

“嗯。”

虽然不明白叶荣耀的意思,张万三还是用杯中装了一杯水过来。

叶荣耀拿出一张符咒,把它燃烧后,灰全部落入水杯中。

“把这杯水给喝了!”

叶荣耀对张万三说道。

叶荣耀今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可没有时间给张万三看病,直接使用“祝由术”给张万三治病,免去很多麻烦的治疗步骤。

“哦!”

对于叶荣耀,张万三还是很信任的,没有多问,拿起水杯,一口完全给喝完。

张万三相信叶荣耀不会无缘无故让自己喝这样的水的,肯定是其原因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

见张万三把一杯水全部给喝完,叶荣耀对他说道。

“走?叶大哥,叶院长,求求您,您可要给我治治啊!”

一听叶荣耀让自己走,张万三立即吓得对叶荣耀哀求道。

要是叶荣耀不救自己,自己真的要完蛋了。

走?

那是不可能的,只要叶荣耀不给自己治病,张万三打死不走的。

反正张万三想好了,自己这个病没有治好,自己就赖在叶荣耀这办公室不走了!

没有办法,现在能救自己的,也就只有叶荣耀了。

“你病已经好了!”

叶荣耀笑笑地对张万三说道。

这个“祝由术”神奇的地方就是,有些病只要一张符咒就能治好。

只不过这“祝由术”的符咒非常难画,一勾一撇,一竖一捺都不能出错。

这种特殊的符咒,普通人不要说学了,就是看都能把人给看晕过去。

这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在古代能画出“祝由术”的人,都是修行有术的有道高人。

哪怕这些修行有道的高人,画“祝由术”的符咒,成功率都不到两、三成。

叶荣耀画这个“祝由术”符咒成功率这么高,主要是“懒人系统”直接把这些符咒的烙印烙在叶荣耀的脑海里。

叶荣耀只要按照脑海里的烙印画出来就可以了,这个成功率自然高的离谱。

要知道古往今来,画符咒成功率这么高,在地球上,估计也只有叶荣耀了!

“好了!”

张万三傻愣了下,立即对叶荣耀说道“叶院长,您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心慌慌的,您就救救我吧!”

作为现代人,张万三可是知道艾滋病的可怕。

这可是华夏唯一的一级性病,不说它的传染性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