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纳兰海敬酒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纳兰海敬酒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有同事请吃饭!”

叶荣耀说道。..

“原来这样啊,荣耀,你二叔现在就住在京城了,你有空的话,可以到二叔家坐坐。”

叶天远对叶荣耀说道。

“好的,有时间我就去坐坐。”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当然叶荣耀这话说的是客道话,没什么事情,叶荣耀是不会去这位二叔家的。

主要是叶荣耀有些受不了自己这位二婶那个眼神。

老是觉得自己家里有些钱,就村里的穷亲戚。

也就是因为这个性格,叶荣耀跟这个二叔家的关系不好,基本上就没有走动。

除了叶荣耀结婚和叶荣耀父母去世的时候,这二叔夫妻来过,其它的时候基本上也没有来往了。

尤其是他们搬到京城后,就没有再见过面了。

反正这去年过年,自己这二叔一家人就没有回老家过年。

“妈,他们是谁啊?”

这时一位跟李雪梅站在一起,穿着打扮都挺时髦,年纪大概二十四五的年轻女子箐箐,有些嫉妒地问道。

没有办法,柳箐箐长的这么漂亮,有时候很招一些年轻女子的嫉妒。

“哦,差点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你堂兄叶荣耀,这是你堂嫂柳箐箐。”

李雪梅指着叶荣耀夫妻给那位年轻女子介绍道。

“荣耀箐箐,她是荣伟的媳妇徐秀秀。”

李雪梅指着自己身边的年轻女子对叶荣耀夫妻介绍道。

“你好!”

叶荣耀对年轻女子点点头说道。

自己二婶嘴里的荣伟,叫叶荣伟,是她的大儿子。

小的时候,叶荣耀还见过他,只是长大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估计现在他站在自己面前,叶荣耀都未必能认出来。

这或许是现代人年轻人的悲哀吧,很多亲戚都不认识了。

以前交通不便,人们基本上都生活在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亲戚朋友基本上都在方圆百里之内。

大家里的近,经常有走动,大家还算是熟悉。

可是现在,随着经济的高展,人们也开始离开自己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到外面闯荡,在外面定居,慢慢地也不在走动了。

除了老一辈外,年轻人也基本上不认识了。

“嗯,你们好!”

一听叶荣耀夫妻是自己公公老家的穷亲戚,徐秀秀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微微点了下头说了声,便自顾自地玩起手机了。

这让叶荣耀的二叔有些尴尬。

“二叔二婶,你们晚上在这里吃饭?”

叶荣耀为了避免尴尬,于是问了些废话。

“是啊,还不是为了荣伟这小子的工作事情。”

叶天远叹了声气说道。

“怎么?遇上困难了?”

叶荣耀疑惑地问道。

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的二叔,大家是亲戚,如果需要自己帮助的话,叶荣耀还是会帮助的。

虽然叶荣耀有些不待见叶荣伟这个媳妇,但对叶荣伟没有什么意见。

小时候,叶荣伟还是也叶荣耀的玩伴呢。

只是到叶荣伟读五年纪的时候,被二叔二婶带到县城读书了!

以后也就没有见过几次面了!

“这不是荣伟刚刚从部队里退伍吗?现在要给他找个门路,能有个好的企事业单位能接收……”

叶天远说道。

要不是这几年,服装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叶天远会让自己的儿子跟自己学做生意。

现在这经济环境,还是算了,

还是找个企事业单位,弄个“铁饭碗”非常不错的。

虽然公务员的工资低,可是各项福利待遇都非常的好。

毕竟这每年几百万人挤破脑门去争取万把个“铁饭碗”,有几个是奔着那个工资的,基本上都是奔着福利去的。

“爸,你跟他们说这些干嘛!”

徐秀秀脸色一黑,一脸不高兴地说道。

本来徐秀秀觉得自己是城里人,自己家公公农村里的穷亲戚。

现在倒好,自己公公竟然把自己家里不光彩的事情给说出来了!

自己老公现在退役了,暂时没有单位接收,这也只是暂时的,现在不就是在找关系吗?

干嘛说的好像叶荣伟找不到工作似得,丢不丢人啊!

“是啊,你跟荣耀他们说这些干嘛,他们有帮不了忙!”

李雪梅瞪了一眼叶天远说道。

做母亲的,总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棒的,自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儿子现在找工作都难了。

要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退伍前,在军队里好歹也是个连级军官。

要是在地方的话,早就安排合适的企事业单位工作了。

可是这里是京城,想进京城的一些好点的企事业单位,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毕竟这退伍军官的工作安排是没有什么硬性要求的,而是由地方政府自行按退伍军官的级别,给予相应地安排的。

说到底,这工作安排的好坏,完全靠各自的家庭关系了。

有关系,有门路的,自然给予安排个好的单位,没有关系,没有门路,只能被安排去一些冷门企事业单位。

要知道不同的企事业单位,这工资差不多,可是这福利待遇,可就差老远了。

这做公务员的,谁还不是为了那个福利去的啊!

这还是找了不少人,托了很多的关系,这才请到京城警察局的一位分局局长来吃饭。

虽然来这个蓝天大酒店吃饭,很花钱,可为了自己儿子的工作,再多的钱,李雪梅都得舍得花啊!

“哦,二叔二婶,我们在八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