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巡视病房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巡视病房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没什么,这是我们做医生应该做的,办理出院手续没?”

叶荣耀问道。

“办了,只是他们没有见到你,不愿意走。”

住院部主任李丹无奈地说道。

昨天就让这一家子办理出院手续了,这出院手续办好了,就是不走,一定要见到院长才肯出院。

“早点回去吧,这京城的消费很高,多待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冤枉钱。”

叶荣耀是农村里出生的,知道农民挣点钱非常地不容易。

在京城一天的生活费,都可以抵上农村三天的生活费了。

“嗯,我们今天晚上就回去,叶院长,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哪天你到甘省,一定要到我家坐坐。”

宋得阳激动地对叶荣耀说道。

“好的,有机会我一定去的。”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院长,我们还要去别的病房检查。”

章华提醒道。

“知道了,宋大哥,记得过半年后,带孩子再来中医院复检一次。”

叶荣耀对荣得阳交代了声,就带着医务人员去别的病房检查了。

现在中医院的住院的病人不多,所以基本都是每一个病人安排一个病房的。

“呵呵,我们又见面了?”

走进病房,叶荣耀对坐在病床上的云涛笑笑地说道。

“你是这家医院的医生?”

云涛有些意外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虽然昨天知道叶荣耀可能是医生,可不知道他是这中医院的医生。

“是的,我不但是这里的医生,还是你的主治医生!”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你是我的主治医生?”

云涛有些吃惊,如果他是自己的主治医生的话,他这么年轻,能不能治好自己这腿啊,不会是忽悠自己的吧。

云涛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是的,嗯,你今天没有上课吗?”

叶荣耀注意到昨天见到的那个女大学也在病房里。

“我请几天假,在这里陪他。”

程语嫣说道。

“呵呵,放心,我说能治好他的病,就能治好他的病,放心好了,要是治不好他的病,我们医院分文不取你的钱。”

叶荣耀看出来程语嫣担心什么,就笑笑地对她说道。

“真的,真的能治好。”

云涛惊喜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就是因为抱着能治愈的希望,云涛才来这中医院。

“嗯,纳兰海,你检查下他的情况。”

叶荣耀对云涛点点头后,对自己身边的纳兰海说道。

叶荣耀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中医院的,也不可能天天像这样大早上的在住院部巡房的。

这些工作必须有人来代替,这纳兰海就是叶荣耀的第一人选。

至于欧阳倩倩她们,经验还是差了一点,还需要多待门诊,多接触些不同的病人,不同的疾病。

“是。”

纳兰海应了声,就走到床边检查了下云涛的两腿,再给云涛号了下脉。

“病人犯有类风湿性关节炎,从腿脚的检查情况看,还存在双侧股骨头坏死,估计是常年使用激素治疗的结果。”

纳兰海检查了一遍后,对叶荣耀说道。

“啊……”

云涛不由地惊讶地叫出声来。

要知道这位老医生是第一次给自己检查,就这么摸下自己的腿脚,给自己号一下脉,就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这也太神了吧。

顿时云涛心里升起希望之火。

或许这次自己真的能治愈。

“你的医治方案?”

叶荣耀看着纳兰海问道。

“这‘类风湿性关节炎’外在病邪、内在体虚同时治疗,使用中药帖治疗,虽然时间要长,可能要一年半载的,不过可以取得标本兼治之效果,至于这双侧股骨头坏死,因为坏死的时间比较长,治愈难度很大。”

纳兰海说道。

虽然这“类风湿性关节炎”治愈起来不是很复杂,可是这双侧股骨头坏死真的很麻烦。

长时间地使用激素,把这双侧股骨位置的神经都给破坏了,这要恢复起来,真的很难。

毕竟这涉及到人体最复杂的神经部位。

虽然现在的医学很发达,可是对于人体内的神经的研究,还是处于起步阶段,涉及到神经的疾病,向来是最难治愈的。

“你的治疗方案呢?”

叶荣耀继续问道。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叶荣耀能做的,就是教导纳兰海一些知识,一些病理、病因,以及一些治疗的手段而已,其它的,就是靠他们自己的领悟了。

“使用针灸不断地刺激这双侧股骨位置的神经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方法。”

纳兰海想了想说道。

“不错,使用针灸不断地刺激他的双侧股骨位置的神经确实是一种有效的办法,等会查完病房,我会给他施针,你在边上看着,以后每天你给他施针。”

叶荣耀对纳兰海交代道。

“是。”

纳兰海激动地应道。

已经很久老师没有手把手教自己施展针灸术了,这次又能在老师身边学习这针灸术,纳兰海真的很激动。

“好了,下个病房吧!”

说着叶荣耀就带着人下一个病房。

……

“这怎么回事?”

叶荣耀看着这个病房里竟然有一大群闲人在,顿时脸色阴沉地看着住院部主任李丹问道。

医院里是有规定的,早上九点钟到十点半钟,是主治医生查房的时间,闲杂人员是不能在住院部待着的。

可现在这个病房,叶荣耀虽然还没有进去,光听这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