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寻短见的女孩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寻短见的女孩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快一点的话,就是特殊的治疗方式,这个治疗费用就有点高了,不过见效快,一、两天时间,你就能达到你想要的结果。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叶荣耀说道。

“这特殊的治疗需要多少费用?”

张天余问道。

“要五百万!”

叶荣耀说道。

“这特殊治疗方式会不会有副作用啊?”

张天余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绝对没有副作用,比针灸还安全。”

叶荣耀很肯定地说道。

“那就给我特殊治疗方式吧!”

张天余立即说道。

对于身家亿万的张天余来说,五百万对于他来说,还是小意思,比起自己的健康,张天余再多的钱,他都愿意花。

“好,我给你治病的过程,你需要保密。”

叶荣耀郑重地对张天余交代道。

“这个没问题。”

张天余点点头说道。

“这就好。”

说完,叶荣耀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饮水机位置,拿出一个纸杯,倒了一杯清水过来。

在张天余的疑惑的眼神下,叶荣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写着特殊字的黄纸,用打火机点燃,直到黄纸全部烧成灰烬掉入纸杯的水里为止。

在张天余吃惊的眼神下,叶荣耀然若无其事地拿着杯子回到桌边坐下。

“叶院长,这是?”

张天余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你喝了这杯水,你的病就好了。”

叶荣耀说道。

“叶院长,喝了这杯水就能治好我的病?”

张天余吃惊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突然张天余觉得自己好像遇上神棍了。

怎么这么像乡下的神棍给人治病的方式啊!

顿时张天余满脸都是犹豫的表情。

叶荣耀直直地盯着张天余,淡淡地说道:“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喝了它!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选择针灸治疗方式”

这下张天余可就为难了,他当然不想喝这杯水了,但要是拒绝的话,自己这个病就要靠针灸治疗了,这要等个把月时间了。

以前不知道自己这病什么时候能治好,也就算了。

现在知道自己这个病可以一、两天内治愈,张天余真的不想再等一个月了。

只有得过这种病的人,才知道有多么急切地治好自己这个病来的。

迟疑了一会后,张天余终于暗下决心:“怕什么,他总不见得把我毒死吧?喝就喝,就当不小心喝了脏水,最多拉肚子而已!”

张天余在心中暗暗为自己鼓劲,从桌子上拿起纸杯,放到嘴里就这么地喝下去了。

“记得全部喝完。”

叶荣耀提醒道。

很快张天余就把一纸杯的水给喝完了。

“这水好有些苦。”

把一杯水都喝完后,张天余长长地松了口气说道。

见张天余把烧有符咒的水喝下后,叶荣耀说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喝了这杯水,相信很快你就会心想事成的!”

“啊……这就行了?”

张天余惊讶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这病就治好了?

张天余有些不相信啊!

要知道为了治理这个病,张天余没有少去医院治病,哪次治疗,都是要几个疗程,花费个把个月,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

后来听朋友的话,去找老中医看,中医要调理身子,这一调理就是大半年的时间,也没有见有什么起色。

现在就喝这么一杯烧了鬼画符一样的黄纸的水,就声称已经药到病除了,这也未免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是的。”

叶荣耀很肯定地说道。

“可是……”

张天余还是有些不安地说道。

“放心,现在不会收你的钱,等明天你感觉到效果后,再来医院缴费吧。”

叶荣耀打断张天余的话,叶荣耀明白张天余担心什么。

“那我先走了。”

现在张天余也只能选择相信叶荣耀说的是真的了。

“对了,如果你那个地方热的话,你不要惊慌,安静地睡上一个晚上就会好的。”

叶荣耀想了想对张天余交代道。

“好的。”

张天余应了声,就走出诊室。

其实张天余对叶荣耀说已经治好他的病,持怀疑态度。

……

“院长,晚上我请你吃饭!”

下班的时候,章华红着脸对叶荣耀说道。

这一个星期多的接触,章华越来越崇拜自己这位新的院长了,别看这位新院长年轻,可是很有本事。

尤其是那个医术,在章华看来,就是整个解放军总医院都找不到一位医术比他厉害的医术。

还有一点,就是他的霸气。

这是章华最欣赏的一点,在章华看来,男人就要霸气,只有霸气的男人,才称得上“伟男人”。

这也是章华对自己未来的一半的要求。

“不了,我老婆还在家里等我吃饭呢!”

叶荣耀摇摇头,拒绝道。

叶荣耀担心自己这么有魅力,要是章华爱上自己可怎么办。

现在可不是古代,可以三妻四妾来的。

所以叶荣耀现在是尽量不跟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单独出去吃饭、逛街。

“哦。”

章华有些失望地应道。

……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我?”

张玉莹满脸泪水地站在天桥的栏杆外,看着天桥下面的来来去去的车辆自言自语地说道。

大学四年的爱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张玉莹才现那个自称一生一世只爱自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