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做客张缅淮家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做客张缅淮家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张缅淮的家住在京城的故宫后面的一条老街,这条老街上基本上都是四合院。

这种四合院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很不值钱的。

可是现在却是整个京城最贵的房子,这里的最小的四合院出售价格都不会低于亿元。

更何况现在京城这条不起眼的街道,现在可是京城旅游的一个景点,很多游客都愿意掏钱,就为了进四合院看看,了解老京城人的生活。

可以说,现在谁要是在京城有一套四合院的话,真的发财了,都不用上班,光收游客的钱,都能让自己在京城过世优哉游哉的生活了。

只要是把四合院一卖的话,立马就成为亿万富翁。

京城四合院,既合院建筑之一种,所谓合院,就是一个院子四面都建有房屋,四合房屋,中心为院,这就是合院。

有钱的人家摆阔气,可以建设三个或四个合院,亦为前后相连,在合院中植花果树木,以供观赏。

大四合院从外边用墙包围,都做高大的墙壁,不开窗子,表现出一种防御性。

全家人在合院里,院中住的人十分安适,晚上关闭大门,非常安静,适合于以家族为中心的团聚生活。

到白天,院中花草树木,十分美丽,夜里花香,空气清新,晚间家人坐在院中乘凉、休息、聊天、饮茶,全家合乐,家里人在院子里,无论做什么,外人看不见的,这符合华夏人的生活习惯。

只是让叶荣耀没有想到的是,这张缅淮家竟然是一套小四合院,别小看这小四合院,这要卖出去的话,按现在的市价,没有个三、五个亿根本就买不下。

看来这张缅淮家不是一般的有钱啊!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家这个院子是我爷爷时候传下来的,是祖宅,要是现在的话,你就是把我卖了,我都买不起这个四合院。”

见叶荣耀看着自己,张缅淮笑笑地说道。

虽然说张缅淮的工资不低,可是要想在京城买下这么个四合院,几辈子不吃不喝,都买不起这个四合院。

至于把四合院卖了换钱,张缅淮想都没有想过,

在寸土寸金的京城,有这么大的一个四合院,是多么地幸运的事情,这还是祖上传下来的家产。

张缅淮家现在也不缺吃、不缺穿,收入也不错,当然不会犯傻把这四合院给卖了。

“不错了,在京城里,能住上这么大面积的房子的人,可不多哦。”

柳箐箐笑笑地说道。

“还行,都是托了祖上的福。”

张缅淮说着,就用钥匙打开四合院的大门。

“谁?”

开门声惊动了院子里的人,一声年轻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

“凌凌,是我回来了。”

张缅淮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要知道,张缅淮可是被自己老婆给赶出家门的,现在有叶荣耀夫妻在,张缅淮还真的担心自己这位不懂事的妻子会不会在外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

要是那样的话,自己真的就太丢人了。

“你还知道回家,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回家了呢。”

贾凌凌又是生气,又是暗喜地说道。

虽然生气自己老公把自己亲弟弟给开除了,可是生气归生气,把自己老公赶出家门,也是一时的气愤。

真的当自己老公在外面不回家了,贾凌凌心里又不安起来了。

自己老公在外面会不会睡不好啊,吃不好啊!

这么冷的天,没有人给他暖被窝,会不会冻着啊!

还有医院里的那些年轻的女医生和女护士,都是狐狸精,会不会趁虚而入,勾搭自己的老公。

想到这些,贾凌凌心里很不安,这两天都没有睡好觉。

可是贾凌凌又不想主动给自己老公打电话,那样的话,显得自己示弱了。

谁知道这死男人,竟然也不给自己打电话,真的气死人了。

“老婆,来客人了。”

见贾凌凌从屋里出来,张缅淮急忙说道。

“客人,她是谁啊?”

这时候,贾凌凌也注意到叶荣耀他们了,主要是注意到了柳箐箐。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对其它漂亮的女人特别地敏感,尤其是自己男人边上有一个自己陌生的漂亮女人,这心里就会想多了。

更何况眼前这位年轻女子,一看就比自己漂亮很多,这让贾凌凌有些害怕。

害怕这位美女跟自己老公有瓜葛。

因为贾凌凌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跟眼前的这位美女竞争。

她实在是太漂亮了。

甚至贾凌凌作为女人,都有些心动的感觉。

“不要误会,这是我的妻子柳箐箐。”

叶荣耀当然看出来,张缅淮的这位年轻的妻子误会了,就急忙解释道。

看到张缅淮的这位年轻的妻子,叶荣耀不由地有些佩服张缅淮了!

这都快老头的人了,竟然有一位这么年轻的漂亮妻子。

一头披肩的短发,一身时尚服装打扮,给人一种青春女大学生的印象。

只是叶荣耀不知道,这贾凌凌就是在读的女大学生。

“琳琳,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中医院的新院长叶荣耀,这是他的妻子柳箐。”

张缅淮介绍道。

“新院长?”

贾凌凌有些吃惊地看了眼叶荣耀,心里不由地有些嘀咕。

这长的五大三粗,还这么年轻的人,竟然是自己老公的领导。

这也太厉害了吧!

要知道自己老公可是在解放军总医院工作了二十多年,才当上一个副院长。

凭什么他一个这么年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