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张缅淮头疼的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张缅淮头疼的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请进!”

听到敲门声,张缅淮抬起头喊了声。

这几天张缅淮的日子不好过啊,自从把小舅子从中医院的编制里清除出去后,家里的那位小娇妻直接把张缅淮给赶出家门,不让他回家住了。

弄的张缅淮是有家不能回啊!

如果就这样也算了,毕竟张缅淮清楚自己的老婆,最多生气三、五天,自己再说说好话,再想办法给小舅子找个正式的工作,她气也就会消了。

最头疼的是那些被清理的人,关系复杂,就这两天,自己就接到不知道多少电话了,都是来说情的。

甚至有些被清理出去的人,还来自己的办公室闹事,还打电话威胁,弄得张缅淮心情都不好。

“呵呵,老张,没有打扰你办公吧!”

叶荣耀推开门,笑笑地对坐在办公桌上办公的张缅淮问道。

“院长,你这么来了!”

张缅淮吃惊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这可是叶荣耀第一次来自己办公室的。

“没什么事情,就过来看看,你这个办公室不错啊,嗯,这幅字不错。”

叶荣耀打量了下张缅淮的办公室,很快就被一副字给吸引住了。

王国称多士,

贤良复几人?

异才应间出,

爽气必殊伦。

始见张京兆,

宜居汉近臣。

这是华夏古代著名杜甫的诗句,不过叶荣耀并不在意这首诗句,而是对这幅字很吃惊。

这幅字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最末一行写歪了,歪得简直要倾倒,但这样的倾斜并不生硬,反倒更见自由,体现出张缅淮的任情恣性的一面,自成格调。

字体取势险峻,结字造型或倚或正,或重或轻,给人一种“来如雷霆收震怒”之美。

“好书法!”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这幅画,在叶荣耀看了,真的很不错。

对于不懂行的人来说,或许觉得这是一副字一般般,很多人都能写出来。

其实如果就字来说,确实很多字写的不错的人,能写出在一般人看来很漂亮的字。

可是书法这东西,不是说你字写的好看了,你的书法水平就高了。

书法大师和普通人的字的区别,普通人的字没有神韵,给人的感觉,这就是一个字,是死的。

可是书法大师写的字,却不一样,字中带有神韵,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这书法之中。

虽然张缅淮还不是书法大师,可是叶荣耀看他写的字,一点都不比一些自称书法大师的那些人写的字差。

这点真的让叶荣耀有些吃惊,没有想到想张缅淮这样脾气暴躁的人,竟然能写好这么一手好字。

真的是让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啊!

“没什么,写着玩的。”

张缅淮有些得意地说道。

对于自己的书法,张缅淮还是很自得的。

张缅淮有这么好的书法,跟他小时候住的四合院有关系,当时住四合院的有一位书法大家,张缅淮跟那位书法大家学了两年的书法。

再上从小到大,张缅淮一直就没有间断过练习书法,这书法水平,越写越好,都算得上书法家了

这也是张缅淮最得意的地方。

“很不错了,这字已经自成格调,神韵十足,可以称的上大师级别的佳作了。”

叶荣耀肯定地说道。

从这书法水平来说,这张缅淮的书法,比起自己岳父柳云龙的书法,要胜过一筹。

“叶院长,你懂书法?”

张缅淮疑惑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刚才张缅淮听叶荣耀夸自己写的这幅书法好,以为是客道之类的话,可现在一听,觉得叶荣耀好像是懂书法之人,毕竟不懂书法的人,很难说出这么专业的话的。

“略懂一二,略懂一二。”

叶荣耀谦虚地说道。

“呵呵,看来我们是同道中人,有机会叶院长也露一手。”

张缅淮笑笑地说道。

这人就是这样,一旦找到共同的爱好,这关系就能马上拉近起来。

“没问题,到时候大家交流下,对了,张院长听说这几天你都睡办公室?”

叶荣耀看着张缅淮问道。

“最近事情比较多,没有都办公到深夜,就不回去了。”

张缅淮脸微红地说道。

毕竟被老婆赶出来,不让回家睡觉的事情,很丢人,张缅淮当然不会说出来了。

可惜张缅淮不知道,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被老婆赶出家门,不让回家睡觉的事情,中医院里可是传遍了,大部分中医院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

只是他自己自欺欺人,以为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在我看来,工作固然重要,可这家庭更加重要,该回家的时候,就该回家。”

叶荣耀说道。

“等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我就回去。”

张缅淮说道。

自己妻子还在气头上,张缅淮有些不敢回去。

“这这么行呢,工作再忙,晚上也要回去,这样吧,晚上我去你家做客。”

叶荣耀说道。

毕竟自己手下的人,连家庭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哪里有什么心情处理工作啊。

自己作为领导,该关心下手下,要不然别人怎么会为你卖命呢。

“这个”

张缅淮傻眼了。

张缅淮没有想到叶荣耀会提出到他家做客。

自己家的事情,自己知道,现在这家能回吗?

“最近有些方便!”

张缅淮顿了下说道。

自己都进不了家门,哪里能带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