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年轻的副院长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年轻的副院长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readx“是啊,这些年西医越来越猛了,把我们中医的生存空间一点点地挤压掉了,加上现在的年轻人都去学西医了,中医的人才严重不如,这样下去,中医真的危险了……”

说起这中医的处境,王可行也是痛心疾首啊!

王可行也想振兴中医,可是自己清楚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原本王可行是一个中医世家的传人,上一任中医院的院长是他的师兄,他师兄过世前,推荐他做这个中医院的院长。

本来王可行也是雄心满志地想把这中医院弄好,振兴起来。

可是做了这个职位后,王可行才明白自己接的是什么摊子,整个中医院就像养老院,里面塞着一群关系户,这些人就是在中医院里混日子的。

加上中医院不受医院领导的重视,加上病人越来越少,中医院里有本事、有关系的医务人员一个个走了,剩下的不是关系户,就是一些没有什么能力的人。

当然也不可否认,这中医院里也些有能力的医生,只是这些人没有能力和关系,离不开中医院的编制,也变成混日子了。

这个情况王可行也是知道的,也找过医院领导几次了,都不被重视,甚至王可行自己都知道医院有些领导在讨论取缔中医院,把中医院挂到别的院系里。

王可行也很着急啊,可是没有什么硬关系的他,也只能干巴眼。

论起这关系,王可行甚至都不如中医院的其他几位副院长,很多时候,他这个院长说的话,还不如几位副院长说的话有用。

当然这些话,王可行肯定不会跟叶荣耀说的。

“院长你说的是有一定的原因,可是你想过咱们中医院的内部自身的原因吗?”

叶荣耀不客气地说道。

“自身的原因?你说说看?”

王可行顿时敢兴趣了,坐直身子向叶荣耀问道。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我一路上看到我们中医院的医务人员……”

叶荣耀把自己今天看到的情况,跟王可行说了一遍。

“这些我也知道,可是整改起来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

王可行说道。

叶荣耀说的这些情况,王可行作为院长,当然知道了,而且知道的比叶荣耀多的多。

“院长,这样下去可不行,这种风气不杀下去,中医院只会越来越差,最后的结果只能关门。”

叶荣耀严肃地说道。

其实要不是“懒人系统”的强制性任务的话,叶荣耀才懒得操心这样的破事呢。

“这风气想杀下去不容易吧?”

王可行看着叶荣耀说道。

“没有容易不容易的,就看有没有这个决心,王院长你说呢?”1

叶荣耀看着王院长问道。

王可行深深地看了叶荣耀几眼,问道:“如果我把这整顿的工作交给你,你愿意干吗?”

王可行知道自己是没办法整顿这中医院的,别的不说,就中医院的几个副院长自己都拿不定,更不要说下面的的人了。

这些人都关系错综复杂,甚至到医院的方方面面的领导。

不过这个身份神秘的叶荣耀,或许可以做到。

既然这个叶荣耀提出这个问题了,就把这个问题推给他解决好了,自己全力支持他就是的。

对中医院这个风气,王可行自己都忍无可忍了,巴不得来一个强势的人好好整顿一番。

“没问题,但我需要院长你全力支持。”

叶荣耀盯着王可行说道。

自己是这个中医院的副院长,只要院长全力支持自己,叶荣耀就不信整顿不好这个中医院。

“砰!”

王可行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对着叶荣耀说道:“放心,只要是为中医院好,我无条件支持你!”

现在王可行觉得医院院长让这个叶荣耀来当这个副院长太对了,他医术高不高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个气魄,和要把中医院建设好的决心。

王可行清楚现在这中医院就像病入膏肓的病人,必须要用猛药才能救治。

而这个下猛药的人,还必须压得住场面的。

“王院长,让我们为把这中医院建设成全世界一流的中医院一起努力吧!”

叶荣耀握住王可行的手豪气地说道。

“好,建设全世界一流的中医院!”

王可行激动地说道。

这也是王可行从自己师兄手上接过这中医院时候的决心,可是时间慢慢地磨灭了他雄心壮志了。

现在在叶荣耀身上,王可行看到当然的自己,这让他特别地激动。

现在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有一个年轻的人愿意做这个急先锋,王可行也豪情壮志起来了。

老了,都快退休了,王可行觉得自己还可以为自己的理想再拼搏一次。

……

十点十五分,中医院顶层的大礼堂,叶荣耀和王可行坐在主席台上等着中医院的医务人员进场开会。

这次算是叶荣耀第一次来中医院上班,跟所有的中医院人员见面会吧。2

“那位是谁啊?怎么跟咱们院长一样,是少将军衔啊?”

一位进场的女护士小声地向边上的人问道。

“我也不知道,以前没有见过,不过这么年轻的少将,在咱们医院,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说会不会是咱们医院的新来的副院长啊?”

一位消息灵通的女护士说道。

“你哪里来的消息,我们中医还有新副院长?”

顿时好些人都吃惊地看着这位消息灵通的女护士。

“我也只是听我同宿舍人说的,她说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