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女婿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好女婿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对啊!”

叶荣耀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来,继续再施针。www.pashuw.com

在“天池穴”插好针后,基本上这次治疗算是圆满成功了,再过半个小时取出针,秦老基本上就能够活蹦乱跳了,再吃几天的中草药,所有的病算是全部治愈了。

……

半个小时候,叶荣耀把秦老身上所有的银针都拔了出来。

“好了!”

叶荣耀把银针全部放进盒子后说道。

“你说你现在已经把老爷子给治愈了?”

赵医生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要知道这才多长时间啊,怎么算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这么十几根银针刺下去,就把秦老的病给治好了。

这个话怎么听着,这么让人不敢相信啊。

“是的!”

叶荣耀自信地说道。

没有理会赵医生他们不相信的神情,叶荣耀就走出了手术室。

“荣耀,秦老怎么样了?”

见叶荣耀出来,柳云龙急忙拉着叶荣耀问道。

毕竟这给秦老治病有好处,也有坏处,这要是治好秦老的病,像自己这些秦老的老部下都不亏大叶荣耀的。

可是万一治出一个好歹,这责任也很大。

柳云龙真的为自己女婿捏了一把汗啊!

要不是自己老领导实在病危,柳云龙也不会带叶荣耀过来了。

“一切顺利!”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真的,太好了!”

一听叶荣耀这话,柳云龙明白了,自己这女婿把秦老治好了。

“真的?那我爸真的好了?”

秦老的大儿子也是一位军衔不低的将军,跟家人一直在外面艰难地等医生的治疗姐夫。

刚才叶荣耀用银针插入自己父亲的头部的时候,可把秦风源吓坏了。

这要是医疗方式太渗人了。

要不是二号首长发话,让叶荣耀放手治疗的话,秦风源甚至都要去阻止叶荣耀对自己父亲施针的。

“真的好了。”

叶荣耀点点头说道。

“荣耀,秦老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二号首长过来问道。

“应该快醒过来了!”

叶荣耀说道。

现在秦老的病都治好了,应该会很快醒过来的。

“秦老醒了!”

“秦老醒了!”

有几人通过窗户看到手术室里的秦老醒过来了,立即激动地喊着。www.pashuw.com

“醒了?”

二号首长愣了下,往窗户里一看,还真的秦老醒了。

这叶荣耀还真厉害,就这么两下,就把秦老救醒。

因为秦老病好了,护士把秦老从手术室推了出来。

“爸,你醒了。”

秦风源激动地对自己父亲说道。

“秦老,你醒了。”

“秦老,您现在怎么样了啊。”

“爸,终于醒了,担心死我们了。”

……

见秦老被推进病房,一屋子的人立马就围着,向醒过来的秦老问候起来了,叶荣耀也被这群人直接给挤到外面了。

“安静,安静,秦老刚病愈,需要休息,大家小声点。”

徐克明急忙说道。

这病人刚病愈,可经不起这么吵闹。

这时候,大家立即止住心中的激动,刚才大家太激动了,以至于忘记了这这病人还要安静的环境休息。

“这里是哪啊,我这么在这里啊?你们怎么都来了?”

秦老是昏迷的时候送过来,所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爸,这里是医院啊。”

秦老的大女儿对秦老说道。

“医院,我不是在家里吗?怎么来医院了啊?”

秦老有些疑惑地问道。

秦老现在只记得自己在家里吃晚餐,就在客厅里看电视,后面的,秦老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爸,你在家里突然晕倒了,我们就赶紧把你送医院里来了,你可是把我们都吓着了,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的。”

秦老的大女儿说道。

“我晕倒了,不会吧?我现在感觉自己现在根本不像生病的样子啊,全身很舒坦、全身都有力气,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岁似得。”

秦老奇怪地说道,怎么自己感觉,就是睡了一觉的样子,现在身体感觉比以前好很多啊,胸口也没有平时那么闷了,后背也没有酸痛感了。

难道自己真的病了,医生给自己治病,结果把这些以前怎么也治不好的老毛病都治好了,什么时候京城这些医生,医术变的这么厉害了啊?

秦老有些疑惑。

“秦老,你现在再好好感觉下,是不是还有哪里,还有不舒服的或不对劲的地方啊?”

徐克明问道。

不是徐克明对叶荣耀的医术不信任,而是小心无大错。

“是有点不对劲啊。”

秦老感觉了下说道。

“爸,你还有哪里不对劲啊。”

还没有等其他人开口询问,秦风源紧张地向自己家父亲问道了。

自己家老爷子可千万不要哪里还有不对劲啊,家族现在可不能没有这位“定海神针”啊。

“就是我整个人,感觉比以前舒服多了,以前的老毛病好像都没了,整个人变的很轻松的样子,真是奇怪,怎么就怎么睡一下,什么毛病都好了。”

秦老有些想不通地说道,对于老人,尤其是像秦老这个岁数的老人,对自己的身体的感觉很敏感,只要有稍微的变化,就能感觉的到。

以前都是感觉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身上的毛病也一天比一天多,总觉得自己就要命不久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