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捡钱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捡钱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叶荣耀转头一看,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材不高,一米七不到,挺着大肚子,一身得体的名牌西装,一看就是有钱人,成功人士的那一类型人。

这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两位穿着黑西服身材魁梧的保镖。

“什么事情?”

叶荣耀疑惑地看着中年男子问道。

“我是神域集团的董事长云少涛,我想邀请你当我的保镖。”

云少涛对叶荣耀说道。

刚才见叶荣耀轻松地把这多武僧给打趴下去,云少涛对叶荣耀的功夫,简直惊为天人呢。

这功夫,绝对是云少涛见过的最厉害的。

这让云少涛动了要招聘叶荣耀做他保镖的想法。

毕竟武功这么厉害的保镖在身边,自己的个人安全就很有保障了。

现在的人,越是有钱越怕死,而且这钱越多,反而越没有安全感。

毕竟现在有钱人被人绑架,被人杀害的事情,时有生。

所以很多有钱人身边都是有保镖的,钱越多的人,养的保镖也越多。

当然这有时候,保镖带太多,有些场合是不让进的,所以有一个武功高强的贴身保镖,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在很多特殊的场合,也能保护自己。

“没兴趣!”

叶荣耀直接摇摇头拒绝地说道。

“年薪百万怎么样?……不够还可以提的。”

见叶荣耀皱起眉头,云少涛以为叶荣耀对待遇不满意,立即说道。

“我说了,我不感兴趣,别烦我!”

叶荣耀不耐烦地说道。

自己怎么说也是个亿万富豪,怎么可能去干这么危险的行当。

要知道给人当保镖,虽然工资高,可是这是提着脑袋干的活,谁也不知道哪天遇上自己老板的仇家寻仇来。

真是有钱挣没钱花了。

“这位先生,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见叶荣耀还是拒绝自己的邀请,云少涛再次诚恳地说道。

云少涛真的很想邀请叶荣耀做自己的保镖。

“老婆,姑姑,我们走。”

叶荣耀不理会这位中年男子,直接拉走柳箐箐和柳小凤走。

“施主,请留步!”

叶荣耀三人还没有走几步,就听到一位老和尚的声音。

叶荣耀回头一看,只见从寺庙里走出一群和尚,为的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和尚,从他穿的袈裟来的,这老和尚应该是这个寺庙的主持。

“怎么,不服气,还要打吗?”

叶荣耀看着这位主持说道。

论起打架,叶荣耀还真的没有怕过谁。

“施主你开玩笑了,以施主的绝世武功,我们哪里是施主的对手啊!”

让其他的和尚把这些受伤倒地的和尚送到后院治疗,“栖隐掸寺”的主持看着叶荣耀微笑地说道。

“那你们还有什么事情。”

叶荣耀皱着眉头问道。

“事情的经过,老衲也基本了解了,老衲是来道歉的。”

“栖隐掸寺”的主持对叶荣耀说道。

“道歉就算了,我都已经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了,以后少练这些花拳绣腿的,多练练真功夫,不要一个个活到钱眼里了。”

叶荣耀教训地说道。

“南无阿弥佗佛,施主说的是。”

“栖隐掸寺”的主持点点头说道。

现在这“栖隐掸寺”的主持也觉得自己从少林寺请来的这帮武僧,都是花架子,这么多人,竟然被眼前这位年轻人轻易地全打趴下。

这脸真的丢大了。

固然一方面是这位施主的功夫厉害,另一方面,不是自己寺庙这帮武僧无能吗?

“栖隐禅寺”主持甚至在想这事情过后,是不是把这些武僧全部换了,换一批真正的高手过来。

“算了,这事情就这样了,真是趁兴而来,拜兴而归。”

叶荣耀心情不好地说道。

原本还想好好游玩这“栖隐禅寺”的,不过现在叶荣耀没有兴趣了。

能有兴趣吗?

没看见这寺庙里这些和尚看叶荣耀的眼神,跟看杀父仇人似得。

加上边上的游客对自己指指点点,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叶荣耀。

在这里待着叶荣耀也难受,浑身不自在啊!

“这位施主,留下吃个斋饭再走吧!”

寺庙主持对叶荣耀说道。

“不用了,吃不惯你们寺庙的饭菜,清汤寡水的,没什么味道。”

叶荣耀摇头说道。

开什么玩笑,自己把这寺庙的一群和尚都打成这样了,哪里敢在这寺庙里吃饭啊!

到不担心这些和尚会在自己的饭菜里下毒,他们还不至于干这种事情。

可在你的饭菜里加点料,还是有可能的,比如在菜里吐口水,抹点鼻涕,都是极有可能的。

关键这些你还吃不出来。

想想,叶荣耀都不会在寺庙里吃饭的。

“那……施主你随意,老衲有些事情先去处理。”

见叶荣耀不愿意留下来吃饭,寺庙主持也不再说什么了!

毕竟自己寺庙这么多武僧被打伤,够他处理了!

至于报警,无论是寺庙的主持,还是其他和尚,都没有这个想法。

技不如人,在家门口一群人被别人打趴下去,还去报警,大家都丢不起那个脸啊!

“荣耀,没有想到你功夫这么厉害!害得我白白担心了!”

在下上的路上,柳小凤不满地对叶荣耀说道。

柳小凤没有想到叶荣耀功夫这么厉害,那么多武僧竟然都没有一个是他一招之敌。

这简直跟看电影似得。

柳小凤越来越觉得自己大侄女的老公实在太神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