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五十九章 与时俱进的乞丐

第一千五十九章 与时俱进的乞丐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你们的臭豆腐好了!”

不到两分钟,一份有淡淡臭味的“臭豆腐”端到叶荣耀和柳箐箐的面前。

“老公,这臭豆腐能吃吗?”

柳箐箐看着自己眼前黑呼呼的“臭豆腐”,有些不敢下筷子了。

“那我先吃一块,帮你试试毒!”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对于自己老婆有点轻微的洁癖,叶荣耀还是很清楚的,稍微看起来有些脏的东西,她都不敢动筷子吃。

只是女人天生又是嘴馋,她又特别地想尝尝这非常有名的“臭豆腐”的味道。

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

“嗯!”

柳箐箐点点头,眼睛盯着叶荣耀看。

见叶荣耀把一块黑色的臭豆腐放到嘴里嚼,就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味道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地好吃?”

“还行吧!”

叶荣耀想了想

其实对于这个臭豆腐的味道,叶荣耀真心的有些不满意。

实在是味道一般般,完全靠这调味剂把味道弄上去的。

只是这调味剂的味道,叶荣耀也最多给他打个三分,属于一般般的水平。

不过来摆摊的基本上都是学生家长,没有几个是专业搞这些小吃的。

叶荣耀甚至怀疑这个摊位老板,就是个生手,就是美食节前几天跟街上的小贩学两天手艺。

这些臭豆腐的原料和调味剂估计也是从小贩哪里买的。

甚至这些工具都是跟街上的那些买臭豆腐的租的。

叶荣耀可以肯定的原因是,这臭豆腐的味道基本上跟街道上买的一样。

唯一的不足地方,就是这臭豆腐油炸的火候没有掌握好,炸老了。

叶荣耀吃一口,就吃出来了,这摊主绝对是新手。

对于新手来说,这火候不是一、两天能学会的。

“我吃一口看看!”

柳箐箐忍着恶心咬了一口。

很快柳箐箐皱了皱眉头。

这个味道,跟柳箐箐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以前柳箐箐认识的人,都说这臭豆腐好吃,可是柳箐箐吃了一口,觉得这味道真的一般般啊!

柳箐箐觉得这臭豆腐有些徒有其名。

“不好吃!”

柳箐箐吃了一口就不吃了。

现在柳箐箐的嘴也被家里好吃的饭菜给养刁了。

还真的有些看不上这个味道的臭豆腐。

“这不是正宗的臭豆腐,真正的臭豆腐,那真的是奇臭无比,但味道也真的是人间极品啊!”

叶荣耀解释道。

“臭豆腐”作为非常有名华夏美食,连慈禧太后这样嘴刁的女人,都喜欢吃,还给了个御赐的名字。

这味道当然不会是这样的了,只是现在能吃到最正宗的臭豆腐,实在是太难了!

“那正宗的臭豆腐怎么样啊?”

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绝对的人间美食!”

叶荣耀肯定地说道。

任何食物,香到极致,其实就是臭,就像榴莲一样,给人嗅觉的感觉,就是极臭,可吃起来却是奇香。

“老公……”

柳箐箐含情脉脉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怎么?你想吃正宗的臭豆腐?”

叶荣耀笑笑地看着柳箐箐说道。

都老夫老妻了,叶荣耀一看柳箐箐的表情,就明白她想干嘛。

同事间的话,这种关系叫默契,夫妻间的话,那就是心有灵犀。

“嗯。”

柳箐箐点点头应道。

柳箐箐知道自己老公肯定会做这非常正宗的“臭豆腐”的。

“你可不要后悔哦!”

叶荣耀笑笑地看着柳箐箐说道。

“我为什么后悔啊?”

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呵呵,不后悔就好,走,我们再去别的摊位尝尝!”

叶荣耀站起来说道。

还有好多小吃还没有吃过呢,离目标还很远。

“大哥,给我两个肉夹馍,老婆你要什么馅的?”

叶荣耀对柳箐箐问道。

“你吃什么馅的,我就吃什么馅的。”

柳箐箐说道。

“那就五花肉陷吧,这五花肉很不错,是最上乘的五花肉,而且很新鲜。”

叶荣耀看看案台上的五花肉说道。

五花肉又名方肉、五花三层,位于猪的腹部,猪腹部脂肪组织很多,其中又夹带着肌肉组织,肥瘦间隔,故称“五花肉”。

这部分的瘦肉也最嫩且最多汁。

最好的五花肉以靠近前腿的腹前部分层比例最为完美,脂肪与瘦肉交织,色泽为粉红。

五花肉连皮而烹,肉皮能让汤汁变浓稠让肉光亮,让个中生发不同风味变化。

五花肉一直是一些代表性中菜的最佳主角,如梅菜扣肉、南乳扣肉、东坡肉、回锅肉、鲁肉饭、瓜仔肉、粉蒸肉等等。

从色泽看,这肉夹馍小摊位用的“五花肉”,就是精选靠近前腿的腹前部分,脂肪与瘦肉交织,色泽粉红好看。

“兄弟,你很有眼光,这五花肉可是我特意从新鲜的猪前脚部位刮的,今天这美食节,咱可不指望着挣钱的。”

摊位老板是一位中年男子,他高兴地看了一眼叶荣耀说道。

很多人都知道,这五花肉是猪腹部的肉,是猪身上最好吃的一部分肉,可很少有人能看出来怎么样的五花肉是最好的。

尤其是年轻人,更是看不懂了,没有想到自己眼前这位,竟然能一看看出自己这五花肉的成色,真是难得啊!

“呵呵,看的出来!”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叶荣耀是神厨,当然对这些食料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它的好坏了,当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