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五十八章 带着老婆吃美食

第一千五十八章 带着老婆吃美食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赵大哥,给你。”

叶荣耀递了一串羊肉串给赵大伟。

“兄弟,我早就想吃你这羊肉串了,这香味太诱人了,还算你有良心,没有把兄弟给忘了。”

赵大伟接过叶荣耀递过来的羊肉串,开心地说道。

刚才看叶荣耀这羊肉串卖的那么地红火,每一个吃过的人都说好吃,对于吃货赵大伟来说,这嘴也馋的厉害啊!

只是叶荣耀那么忙碌,那么多顾客都排着队买,赵大伟不好意思去坏了规矩啊!

“那是,我怎么会忘记兄弟了,我家住在桃源村,下次有空可以到我家玩。”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桃源村?”

赵大伟听过这个村子,但没有去过。

“对,就是桃源村,你到村里随便问一个人,他都会知道我家的。”

叶荣耀说道。

现在叶荣耀可以说是桃源村的名人了,在桃源村,上到七老八十老头,下至三、四岁的孩子,没有不知道叶荣耀的。

“好,下次我带一家人去你那玩!”

赵大伟点点头说道。

“徐老师,你帮我把这些羊肉串给大家分了吧,让大家也尝尝我的手艺,看还有哪里不足的!”

叶荣耀把手里的交给徐燕的手里说道。

“呵呵,我们早就嘴馋了!”

徐燕一把接过叶荣耀手上的羊肉串,给大家分起来了,大家其实早都想吃吃这让这么多人疯狂的羊肉串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老婆,我们去逛逛吧!”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我们先把这钱拿去捐给希望工程吧!”

柳箐箐拿着装钱的小塑料盒说道。

这些钱都是刚才卖烧烤挣的钱,基本上都是零散的钱,很多还是硬币,柳箐箐拿在手里还有些吃力,毕竟这塑料盒现在有十几斤的样子。

“好,这个我拿吧!”

叶荣耀接过柳箐箐手上的塑料盒说道。

别看着塑料盒里钱不多,可这重量叶荣耀估摸着有十八斤左右。

“嗯!”

柳箐箐开心地挽住叶荣耀的手臂跟着叶荣耀走。

现在柳箐箐非常喜欢挽住叶荣耀的手臂逛街。

这个“希望工程”捐款的地点就在幼儿园的门口,有两位工作人员在那里办理,为了钱财的安全,幼儿园的保安也守在那里。

“我们是来捐款的!”

柳箐箐开心地说道。

做慈善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当然前提是自愿的,那种被强迫或者被分摊的慈善捐款,是很令人心里不爽的。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而是很多,一些企业的老板舍不得从自己口袋掏钱,就组织全厂的员工捐款,当然他也会带头捐款个一、两千块钱,然后不同级别的管理人员都要捐款,然后员工捐款。

最后凑起来的钱,这些企业老板,就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公司的名义捐给希望工程。

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看起来很大,其实大部分的钱都是别人掏的,这些企业老板其实就掏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用员工的钱,给自己和企业挣来名声,也完成政府交代的任务,不得不说一些老板真的太精明了。

“感谢你为慈善事业做贡献,请问你捐多少钱啊?”

一位女工作人员看着柳箐箐问道。

“这个,我还没有数呢。”

柳箐箐这时候才想起来,这些钱自己都还没有点数到底有多少钱。

“应该有两千块钱左右吧!”

叶荣耀大概估计了下,毕竟自己准备了一千多串的羊肉串,除了一些是小孩子用代金卷买的外,其它的都是售价两块钱。

所以这塑料盒里应该有两千块钱左右。

当然具体有多少钱,叶荣耀也不知道,叶荣耀也没有精力去数它。

“那需要点数下钱了。”

说着,女工作人员和另一位男工作人员开始点数起来了。

毕竟这些都是慈善资金,每一分钱都要点数清楚,记录在案。

“一共是两千一百八十六块钱。”

点完后,女工作人员对叶荣耀她们说道。

“好,全部捐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虽然才两千多块钱,可是这是自己夫妻今天早上辛苦挣钱的,都是辛苦钱,捐给“希望工程”,援助那些失学的孩子,是很有意义的。

不论是自己的“箐耀慈善基金会”,还是这个“希望工程”,都是为那么真正困难的人服务的。

“好的。”

说着,女工作人员就给叶荣耀开收据和证明了。

……

把钱捐给“希望工程”后,叶荣耀跟柳箐箐两夫妻开始悠闲地逛起了这美食街了。

至于小梦梦,早就跟她的一帮小朋友们在这美食街上找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了。

现在整条美食街熙熙攘攘的,非常地热闹,或有给力吆喝声,或是招牌明亮,或是飘散出诱人的香味,所以每一个摊位多钱都围着一些吃客们,在嘈杂的声音中,也有很多赞美声,当然也会有些埋怨声。

“牛肉炸碎,牛肉炸碎,最正宗的牛肉炸碎了。”

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用唱戏似的调子,抑扬顿挫的喊着。

“狗不理包子,美味的狗不理包子!”

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吆喝着。

“花糕,最地道的本地花糕,免费品尝了。”

一边,一位头戴方帽的维吾尔大叔喊着。

……

除了道路两侧,在川流的食客中,同样也有打入其内部的小吃名家。

他们一个个扛着草把子游走其间,草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