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二十八章 柳箐箐想回家

第一千二十八章 柳箐箐想回家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也没有什么,就是你这脚骨头断的厉害,要把它们复位有些困难,我需要近距离推拿揉捏你的双腿。”

叶荣耀说道。

“叶大哥,没事的,你动手吧!”

薛欢欢当然听明白叶荣耀的话的意思,红着脸说道。

其实只要能治好自己的腿,薛欢欢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叶荣耀摸自己腿。

人家叶大哥不是故意要占自己便宜的,是要给自己治脚的。

再说了柳姐姐这么漂亮,跟天仙似得,自己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丑小鸭,叶大哥也不会看上自己。

“嗯,这药效还要半个小时,等半个小时肿也差不消了,我才能帮你正骨归位。”

叶荣耀说道。

像薛欢欢这么严重的骨折,在华夏医院,哪怕是在世界,都没有哪家医院能治疗。

也只能说薛欢欢的运气又很好,因为她遇上了叶荣耀。

西医遇到复杂的粉碎性骨折,只能开刀切开皮肉,露出骨骼之后,再用各种器械将骨头一一归位,这只能对轻微的粉碎性骨折有效果,而且效果未必很理想,还是很容易造成终身残疾。

尤其是像薛欢欢这么严重的,西医哪怕是开刀,也是治不好的,只能截肢。

中医没有那么多设备,也不需要开刀,各种骨折,只能靠着中医的推拿揉捏,将一块块骨头隔着皮肉给归位好。

可是像薛欢欢这么严重的骨折,就是中医,也没有办法治愈,毕竟这么严重的粉碎性骨折,光靠推拿揉捏也不行。

而叶荣耀不一样,不但有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医术,外加有神奇的“念力术”,才有把握把这粉碎性骨折给治好。

所以说薛欢欢很幸运,幸运的来到了叶荣耀这里。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薛欢欢的脚基本上都消肿了。

“给你正骨的时候,会有很疼的,所以我要用银针封住你的一些穴位,让你不会感觉很疼。”

叶荣耀对薛欢欢说道。

有句话说的,骨肉相连,这动骨头的疼就可想而知了,叶荣耀不用银针把薛欢欢的双腿一些穴脉封住的话,等给薛欢欢正骨的时候,她就会疼死。

其实叶荣耀用银针封住薛花欢欢双腿的穴位,其实跟西医的麻醉是一样的,不过效果上比麻醉好。

毕竟使用麻醉药的话,是会有后遗症的。

“嗯。”

薛欢欢点点头说道。

“那个除了欧阳倩倩她们外,大家都出去,不要妨碍我治病。”

叶荣耀对大家说道。

毕竟给薛欢欢接骨,是一个非常细致的事情,人多嘈杂,一旦自己走神了,一块骨头接错的,就非常麻烦。

所以除了自己的学生外,叶荣耀把其他人都赶出去了。

“我开始了。”

叶荣耀对薛欢欢说了声,就打开小包,露出很多银针。

叶荣耀再次抓起薛欢欢的脚,一阵腻滑柔软的感觉传递到叶荣耀的手掌中,让叶荣耀心神微微有些荡漾。

不过叶荣耀很快就态度一正,熟练的捻起银针,快速的将十几根银针刺进了薛欢欢的腿部。

“用没有感觉?”

叶荣耀捏了捏薛欢欢的左腿问道。

“没……没有感觉了。”

薛欢欢摇摇头说道。

“这里呢?”

叶荣耀再捏捏薛欢欢的右腿问道。

“没感觉,一点感觉都没有。”

薛欢欢还是摇摇头说道。

现在薛欢欢完全失去了双腿的感觉了,好像这双腿都不属于自己了。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扬好奇地向叶荣耀问道。

怎么这薛欢欢一下子就失去了双腿的感觉了。

“看到我这十几根银针插的位置没?”

叶荣耀指着自己在薛欢欢大腿上插的那些银针对大家说道。

为了提升自己这些学生的医学水平,只要自己动手治病的话,叶荣耀都会让自己学生在边上学习。

听得再多,没有现场看的效果好。

“看到了。”

张扬她们点点头说道。

“这几个穴脉主要控制腿跟大脑的连续,这银针插在这几个穴脉上,就能有些地截断腿跟大脑的联系,让大脑感应不到大腿。”

“其实跟西医的局部麻醉是一样的效果的,不过副作用比西医的麻醉小很多。”

叶荣耀向自己几个学生解释道。

“这么神奇,老师,什么时候能教我们这针灸啊!”

薛凯琪看着叶荣耀问道。

“等你们把基础都学好了,我就教你们针灸术。”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不说了,要接骨了。”

叶荣耀说了声,就集中精神,因为这种针灸麻痹之术,是有时间效应了,过了一段时间,不把这银针取出来,就会破坏薛欢欢的腿部神经系统!

叶荣耀的手慢慢地从薛欢欢的左边大腿开始,一步步地慢慢地向下滑动,发现碎裂的骨头,就用手轻轻地接起来,如果用手难以接的话,叶荣耀只能使用念力。

还好,薛欢欢的骨头断的还是比较完整,没有非常细小的小块状,不然就很麻烦。

看着叶荣耀在自己的大腿上不断地揉捏着,虽然薛欢欢失去了对自己双腿的知觉,可是心里又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薛欢欢忍不住脸红。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薛欢欢干脆就闭上眼睛了。

当然这些,叶荣耀是不知道的,叶荣耀的两只手十个指头快速灵活地在薛欢欢的大腿上不断做着各种动作。

伴随着这些手法,还有轻微的骨骼摩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