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十九章 这是什么字?

第一千一十九章 这是什么字?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老师你说的这个治疗方法,我在一本古书里见过,我一直把它当故事看呢。”

张少华想了想后说道。

张少华还记得古书的内容。

清时早溪南埠人张芹舫,自幼习医,善巧思,不拘方书,故常获奇效。

有蓝姓小孩,五岁不能举步行走,由婢女奶妈轮流怀抱,奉若珍宝,虽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他仍面黄肌瘦,不喜进食。

家人天天喂其人参燕窝,也毫无效果,无奈请来张芹舫。

张察其脉象调匀似无病兆,当即断定是由于长期抱在怀里很少接近土气所致。

于是与其父母商定,另找一间静室,除一小童陪同外,不与他人接近。张随即将孩子迁入静室,置于地上和小童嬉戏,并以陈壁土煎汤让其服用,没过多久,小孩诸症皆除。

这不是跟自己老师说的治疗方式一样吗?

“你见过这样的故事?”

叶荣耀有些吃惊地问道。

“二师兄,你快跟我们说说。”

急性子的薛凯琪急忙催促道。

“给大家讲讲吧!”

叶荣耀见马少华看着自己,就笑笑地说道。

其实叶荣耀也很好奇,自己这徒弟看的古书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好,故事是这样的”

马少华把故事内容跟大家说了一遍。

“这情况不是跟这孩子一摸一样吗?”

柳箐箐吃惊地说道。

这马少华说的这个故事的情景,简直就是跟这赵晓东一模一样啊,都是这么大的人了,挑食严重不说,还不会走路。

“对,是一模一样,其实古人就早有治疗这病的方法了,只是随着中医的没落,很多医术和古方子都失传了,以至于很多都被人当成故事了。”

叶荣耀感慨地说道。

随着西医涌入华夏,因为西医简单,易学,很多小病见效快,慢慢地把华夏的传统中医给挤出历史舞台,要不是政府意识到危机了,大力扶持中医的话,华夏的中医也会像很多国家的医术一样,被西医给取代了,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了。

“老师,我这就去弄陈壁土。”

纳兰海说道。

桃源村还有一些老土房,可以弄到陈壁土,如果在城市里就很难了,城市里的房子基本上都是钢筋水泥结构的,根本就找不到了。

甚至再过几十年,在农村也很难再弄到陈壁土了,现在农村建的房子,都是砖墙水泥墙的,哪里有什么陈壁土啊!

“大师兄,我跟你去。”

“我也去。”

欧阳倩倩几个丫头都兴趣满满地说道。

毕竟她们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什么陈壁土,很好奇啊!

“你们都去吧!”

叶荣耀想了想说道。

毕竟在中医的很多土方子里,都离不开陈壁土,其实这从“土方子”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这离不开土啊。

虽然欧阳倩倩这些年轻人不认识这陈壁土,像纳兰海这样的老中医是知道陈壁土的,毕竟那个时候的人,经常用土方子治病,有时候是离不开陈壁土。

“大师兄,那里有一间老房子,我们过去弄吧?”

欧阳倩倩指着前面不远的一间两层楼的破旧已经荒废的房子说道。

“那是水泥房,不会有陈壁土的,陈壁土是要黄土建的土房子。”

纳兰海解释道。

“要泥土建的房子啊,这个可不多啊?”

欧阳倩倩想了想说道。

现在的房子基本上都是钢筋水泥结构,哪里还有什么土房子啊!

“我知道村北有一间快倒塌的土房子,可以去取点。”

纳兰海说道。

“老师,这就是你要的陈壁土。”

欧阳倩倩提着满满一袋的陈壁土,对叶荣耀说道。

“这可是好东西啊,你们都留着,以后你们自己会用到了,尤其这是上百年历史的陈壁土,现在可真的是很难找到了,以后弄不好千金难买一克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那岂不是比黄金还贵?”

薛凯琪吃惊地说道。

“这看你给什么人看病,给穷人看病,你们可以少收些,对于富人治病的话,就价比黄金收。”

叶荣耀说道。

在叶荣耀看来,现在这贫富悬殊这么大,穷人连温饱都成问题,富人已经富到烧钱玩了。

所以叶荣耀对自己学生的教育就是,收费两个标准,对于穷人,少收钱,甚至不收钱,对于富人,就要高收费,用这富人的钱来填补穷人的钱。

毕竟医生也要生活,也要养家糊口,总不能不挣钱吧,少挣穷人钱,多挣富人钱,也是一样的。

有时候,你看一百个穷人的病,不及给一个富人治病挣的钱多。

毕竟你给穷人治病,要收他一百万,他宁可回家等死,也不会治这个病,因为他清楚,自己拿不出这个钱,就算拿的出来,也是欠债累累,最后只会连累自己的子女。

“老师,这不是乱收费吗?”

张扬问道。

“我这叫乱收费,你去医院你看看,那些医生开的药,不管是大病小病,都是要一大堆检查,一大堆药物,其实有效果的药,就一、两种,其它的都是凑钱的。”

“我希望你们以后必要这样,对于普通的老百姓,尽量不要开没有用药,不做没有必要的检查,对于那些富人,我不说,你们懂的。”

叶荣耀对自己几个学生说道。

“老公,你这是仇富,呵呵,不要忘了,你现在也是富人啊!”

柳箐箐笑笑地说道。

“我富人?尼玛的,我还真的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