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一千一十七章 还是得叶荣耀出马

第一千一十七章 还是得叶荣耀出马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我还没有老到连外孙都抱不动!”

王丙真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说道。

毕竟自己才六十多岁,在农村里七十岁的老人还在干地里的重活呢。

自己虽然干不了那个重活,可是这抱一下外孙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爸,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雨燕急忙解释道。

“好了,进去了。”

王丙真说着就抱着孩子走进医院。

“你去挂号!”

王丙真对自己女儿说道。

“爸,你不是院长吗?怎么还挂号啊?”

王雨燕疑惑地问道。

“就是因为我是院长,就更要按规矩办事。”

王丙真说道。

“哦。”

遇上这么一个讲原则的父亲,王雨燕只能乖乖地去排队了。

要知道在港城,赵家人去医院的话,根本就不需要挂号排队的。

不过很快,王雨燕回来了。

“挂到号了?”

赵海见自己妻子这么快就回来了,疑惑地问道。

“没有,人家说了,医院只针对‘老人之家’的老人及其直系家属才能挂号,其他外来人员是不给接待的。”

王雨燕郁闷地说道。

“爸,我们这次来,是跟马教授说好的,应该不用排队了吧!”

赵海说道。

“我给老马打个电话吧!”

现在王丙真想起来,桃源老人之家的医院,确实有这样的规定。

主要是担心外面来的病人太多了,影响老人之家的正常运行。

除了桃源老人之家的老人和其直系家属外,其他人都不允许在这“老人之家”看病。

当然桃源村和岩山村的村民不受这条约限制,只要携带身份证,确定是这两个村子的村民就能挂号。

为这个事情,还有不少来看病的病人家属闹呢。

不过“老人之家”的医院就这么大,医务人员也就这么几位,也不可能作为一家正常的医院,对外营业的。

“我知道了,我给老马打电话吧!”

……

“马教授,我孩子这是什么病啊?”

见马教授跟张老先生一样,紧皱着眉头,王雨燕紧张地问道。

“我打个电话。”

马旭董没有回答王雨燕的话,而是拿起手机给纳兰海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

在这“桃源老人之家”医院,这医术最高的就是自己和纳兰海。

这个纳兰海的中医水平,让马旭董都钦佩。

当然叶荣耀除外,反正在马旭董看来,叶荣耀就是一个变态的存在,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他来的。

“王院长你也再在!”

很快,纳兰海就过来了。

“纳兰海,这孩子不能下地走路,你来瞧瞧!”

马旭董对纳兰海说道。

中医诊病的手段,比西医厉害很多,尤其是在不动用医疗检测设备的情况下,中医的诊病的手段,是西医望尘莫及的。

“好。”

纳兰海也没有谦虚,就坐下来给赵晓东号脉了。

“大夫,我孩子到底什么病啊?”

赵海有些沉不住气了,毕竟这些给自己孩子看病的医生总是皱着眉头。

这让赵海的心悬的很啊!

“从脉象看,你的孩子身体很健康,没有病。”

纳兰海很肯定地说道。

最近跟着导师学习中医基本知识,在中医水平上,纳兰海觉得有了个突飞猛进了,自信自己没有看错。

“这怎么可能呢,要是没有病,我孩子怎么就不能走路呢?”

王雨燕不解地看着纳兰海问道。

以前叶荣耀诊断晓东没有病,王雨燕夫妻根本就不相信。

可是最近看了好些知名的老中医,得出的结论都说自己孩子没有病,可就是解释不了,为什么自己的孩子不能下地走路的原因。

“我看看他的腿!”

说着,纳兰海检查赵小东的小腿了。

“发育很正常,没有问题。”

仔细检查一遍后,纳兰海很肯定地说道。

“你的结论和我一样,这小孩根本没有病,很正常。”

马旭董也肯定地说道。

毕竟行医这么多年,还是医学博士生导师,如果连有病没病都能看错的话,真的不用混了。

“没病,为什么我的孩子不能走路啊?”

王雨燕疑惑地问道。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估计得请我的老师看看了。”

纳兰海摇摇头说道。

在医术上,纳兰海现在最服就是自己的导师,接触的越久,越觉得自己导师在医学领域上真的是深不可测啊!

“那您老师在哪里啊?”

王雨燕急忙问道。

“王院长不是知道吗?”

纳兰海疑惑地问道。

这王院长不是知道自己老师医术高超吗?怎么没有带他们去找自己老师啊!

纳兰海相信,只要自己老师出手,这病绝对能很快地治好。

不明白王院长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来这里看病,而且效果还不行。

“找了。”

王丙真郁闷地说道。

“难道我老师也没有办法?”

纳兰海吃惊地问道。

自己老师医术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呢?

“不是,是我这女儿和女婿不相信你老师能治好我这个外孙的病。”

王丙真无奈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个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说完纳兰海有些不高兴地离开了。

要是早知道他们曾经怀疑过自己老师的医术的话,纳兰海看都不会给他们看了。

敢轻视自己的老师,就是对自己这些学生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