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九百八十一章 叛逆的学生

第九百八十一章 叛逆的学生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纳兰海有些忐忑不安地在三号楼303办公室等自己的导师。

不同于一般人,现年已经五十五岁的纳兰海是个刚刚刑满释放的犯人。

原来在二十年前,三十五岁的纳兰海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平日里靠给村里人看病挣钱过日子的。

一次医疗事故,纳兰海把一位村民给治死了,虽然责任不全在纳兰海这里。

可是谁让他是无证行医呢!

虽然说,在上世纪,乡村里的赤脚医生基本上都是没有行医证的。

因为那时候国家缺大量基层医务人员,于是对于这种无证的赤脚医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他们行医的。

可是这里面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出现大的医疗事故。

像纳兰海这样把人给治死了,不管主要责任是不是他,他都脱不了关系。

最后被法院判了三十年的牢,不过纳兰海在狱里表现好,多次给予减刑,加上这次考上了医学博士生的资格。

纳兰海获得特批,提前出狱了。

在这里,不得不说这个纳兰海真是个人才,在监狱里,那么差的条件,硬是通过努力,在监狱里自学,考上了浙南大学医学院博士生的资格。

只是他是个刚刚刑满的罪犯,浙南大学医学院里,没有一个教授愿意收他做学生,最后只能等学院的安排。

其实纳兰海不知道,为了给他安排导师的事情,学院都开了好几次会议了。

大家都不愿意收啊,不但是因为他是刚刚刑满的犯人。

还有是他的年龄,五十五岁了,这都比学院的很大一部分教授的年龄还大。

年轻的教授不愿意要这个年龄比自己大的犯人学生。

年龄大的教授,珍惜自己的名声,更加不要这个犯人做自己的学生。

就这样,给纳兰海安排导师的事情成了僵局了。

最后没有办法了,杨院长一脑子地全部塞给叶荣耀。

原本杨院长还担心叶荣耀会有意见,不同意来的。

谁想到叶荣耀看了资料,竟然把这些问题学生二话不说都收了。

“我说老头,你说我们的导师是不是跟你一样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啊!”

薛凯琪坐在叶荣耀的办公桌上,翘着二郎腿,无聊地对纳兰海问道。

对这个纳兰海,薛凯琪很好奇,一个才五十五岁的老头,怎么未老先衰,这白发苍苍的,看上次跟七十多岁老头似的。

不过对于自己以后有这么一位老头师兄,薛凯琪觉得特别地好玩。

“不知道!”

纳兰海看了一眼这个另类的师妹,有些无语地说道。

就她这身打扮,放在自己进监狱前的年代,肯定是要被当不良少女抓起来的。

原来现在薛凯琪穿着火红色的绒绒衣,套着一条豆绿色的短裙子。

两只穿着劳力鞋的小腿上挂着铃铛,往上可以看,在腹部漏出来的肚脐位置上,镶了颗雪白的珍珠。

一般女孩子的一个耳朵都是挂一个耳环的。

而这个薛凯琪和一般女孩子不一样,她每一个耳朵上挂着五个大小不一的耳环。

鼻子上也挖了一个小洞洞,也挂着一个金黄色的鼻环。

纳兰海以前没有见过这挂在鼻子上的耳环,姑且也只能叫她鼻环了。

最让纳兰海想不明白的是,这丫头竟然在舌头上也弄了一个洞,在舌头上镶了颗紫色的珍珠。

这玩意怎么弄上去的啊?

“我说老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亏你还这么大年龄了,做事怎么就这么不稳重啊,都不提前打听自己老师的情况!”

薛凯琪白了一眼纳兰海说道。

“你怎么就不出打听啊?”

纳兰海无语地看着这一身小太妹打扮的薛凯琪说道。

就她这样子,怎么也来学医啊。

看她这副打扮,哪个病人敢找她看病啊!

其实纳兰海不知道,还真的不是薛凯琪自己愿意来学医的,是她家里人逼她学医的。

原来这打扮的超时髦的薛凯琪出生在中医世家,按照家里的传统,家里的孩子都必须学医。

可是从小叛逆的薛凯琪喜欢艺术,不喜欢医学,被家里逼着在大学读完五年的临床医学,原本以为可以解放了。

可谁知道家里还逼着她读研究生,这下薛凯琪不干了,就这学期短短一个月多时间,她已经把好几位导师给气晕了。

都跑到院长那里告状,死活不带这个“活宝”了。

弄的杨院长也没辙了,都一起打包塞给叶荣耀了。

“我啊,我这么聪明还用去打听吗?看你我就知道我们导师情况了!”

薛凯琪坐在桌子上摇晃这小腿,很臭美地说道。

“什么情况?”

纳兰海好奇地问道。

“肯定是比你还老的老头啊,要不然怎么把你压下去啊,我的老头师兄。”

薛凯琪把口里的口香糖往地上一吐,抬头看着纳兰海说道。

……

“这叶教授的学生怎么都这么奇葩啊,昨天是一个瘸子,今天来个老头和女混混。”

付可可小声地对身边的范小宝说道。

“呵呵,我估计学校肯定把这些没人要的学生都扔给他了!”

范小宝想了想说道。

早上,范小宝还羡慕叶荣耀有两个漂亮的女学生,现在才知道,那只是个“甜头”,后面这几个都是“苦药”。

“活该,让他得意,让他显摆!以为自己是个教授,就了不起了,想在咱们办公室显摆。”

付可可一脸愤怒地说道。

其实是羡慕嫉妒恨,人家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