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系统之乡土懒人 >第九百六十三章 叶荣耀上台表演

第九百六十三章 叶荣耀上台表演

小说:系统之乡土懒人| 作者:乡土宅男| 类别:都市娱乐

“没有!”

“没有看见!”

“刚才还看到呢,好像去打电话了吧!”

“是打电话了,好像有什么急事似得,匆匆地走了!”

都是高二3班学生的家长,大家一起开过几次家长会,彼此都算是认识,所以一提到徐小郎的父亲,好多人还是知道的。

“怎么就走了,都不打声招呼!”

张老师郁闷啊,自己去舞台那边看了下,下下个节目就是自己班级徐小郎同学父亲的节目了,可惜没有看到人,到处找他。

现在竟然走了,这可怎么搞啊!

要知道这节目报上去,都已经确定定稿了,不能临时少了一个节目啊!

最关键的是,这家属的节目,每一个年级都要有一名家长参加,自己班级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个名额的。

现在告诉我这位徐小郎父亲走了。

能不能不要这样不靠谱啊!

张老师郁闷啊!

“我看他脸色不太好,接了个电话,二话不说就匆匆地走了,可能遇上急事了吧!”

一位中年妇女说道。

“这可怎么办啊,下下个节目就是我们班级的家长表演了,徐小郎父亲走了,这如何是好啊?”

张老师头疼啊!

总不能跑去跟校领导说,我们班级这位要表演的家长有事走了,这个节目过了算了。

那样的话,自己可是要被学校的领导批评的,而且还会被人取笑的。

甚至有些人觉得自己班级的学生的家长都是胆小鬼,临阵脱逃了。

这可是关系到班级荣誉的事情,

“要不,我上去,我唱歌还是不错的。”

一位家长自告奋勇地说道。

“我也可以,我读大学的时候,还拿过唱歌比赛的第一名呢!”

“我唱歌也不错的,是专业麦霸,在唱歌,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霸麦的。”

一看张老师为难,立马一帮自认为唱歌非常好的家长纷纷自告奋勇地说道。

现在的人生活条件好了,不但家里有立体音响设备,可以在家里唱歌,而且还经常去唱歌。

所以对于唱歌,个个都很自信。

而且这些人都是四十左右的人了,大家胆子也大,倒不会有什么怯场事情。

“可是徐小郎父亲报的是变魔术啊!”

张老师郁闷地说道。

刚开始觉得这个节目好啊,整个晚会,就这么一个变魔术的节目,学校的领导也很重视

毕竟这晚会有唱歌、跳舞、诗朗诵、小品、相声,就差这个魔术了,加上这个元素,这场晚会就完美无缺了。

为了这个节目,学校领导还把张老师表扬了一顿。

这现在要过去跟学校的领导说,这节目表演不了了,学生家长有急事走了,还不得被学校的领导数落。

“魔术啊?”

“这个有难度,我不会啊!”

“这么专业的节目,我也不会。”

“能不能改成唱歌啊,要是唱歌,我立马可以上场,可这表演魔术,我就歇火了,不会啊!”

“要是跳舞也行,我年轻的时候是县舞蹈队的,会很多舞蹈。”

一听是要表演魔术,大家都傻愣了,这个大家真的是有心无力啊。

大家都不会啊!

“这恐怕不行,这魔术表演学校领导很看重,而是大家也很期待,这突然改唱歌、跳舞了,肯定是不行的。”

张老师摇摇头说道。

自己怎么说遇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家长啊!

现在弄的自己是骑虎难下啊!

“大叔,你不是会魔术吗?”

王萌想起自己大叔在院子里给大家表演过魔术,不由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叶先生,你会魔术?”

张老师现在对“魔术”这两个字很敏感,虽然王萌的声音很轻,可是张老师还是听见了。

立即情绪有些激动地向叶荣耀问道。

现在就差救场的了,要是这位“叶先生”会魔术的话,就太好了,可以救场了。

“那个会一点点。”

叶荣耀郁闷地说道。

自己就这么一点点本事,都被这王萌小丫头给抖出来了。

“太好了,叶先生,这回你一定要帮我救救场啊!”

张老师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一把抓住叶荣耀的手,激动地说道。

没有想到,真的有救场的人出现了。

张老师心里高兴啊!

“好吧!”

人家张老师这么诚心,叶荣耀也不好推辞啊!

毕竟人家张老师人不错,这个忙,叶荣耀发现自己还真的不好意思推脱了。

“太好了,叶先生,我们赶紧去准备吧,这时间很紧啊!”

说着,张老师就拉着叶荣耀往舞台边上的几个大帐篷走去,那里是演员的化妆间和更衣间。

要知道就两个节目了,就要轮到魔术表演了,这时间紧凑的很,可不敢有什么耽误。

节目一个个继续。

学校的晚会已经过半了。

当一个节目结束后,年轻的女主持人报幕道:“下一个节目,由高二3班王萌同学的家长给大家表演魔术,大家掌声欢迎!”

随着掌声,叶荣耀就登台了,衣服也没有换,就这一身衣服,四平八稳地走上舞台,对下面的观众,微微鞠躬。

这样的表演舞台,叶荣耀倒不是很陌生,叶荣耀读初中的时候,登台表演过一次,这次算是人生的第二次吧!

至于紧张,激动,这些倒是没有。

毕竟叶荣耀现在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了,还不至于被一个小小的舞台给吓到。

“怎么他来了?”